春拍巡礼丨孑然独立的现代女性,毕加索绘情人吉洛肖像亮相亚洲拍卖

时值毕加索逝世50周年,苏富比将首次于亚洲拍卖市场带来毕加索笔下那位敢爱敢恨的女人——弗朗索瓦·吉洛(Françoise Gilot)的肖像画,这也是毕加索唯一一件于亚洲市场上拍的40年代的油画作品。《坐椅女子》将亮相于4月5日的苏富比香港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估价待询。


坐椅女子.png
毕加索《坐椅女子》油画画布1948年作,92 x 73公分估价待询© 2023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01
孑然独立的现代女性,拒绝做毕加索的依附者

毕加索与吉洛.png
1948年8月,毕加索与弗郎索瓦·吉洛,以及他的侄儿 摄影:Robert Capa

《坐椅女子》的主角吉洛无疑是特别的:与毕加索这位“风流才子”的众多妻子和情人不同,她从来不是毕加索的依附者。很多时候毕加索也只不过是她人生之中的“绿叶”,只有她自己才是自己故事里的主角。

吉洛的父亲是一名商人和农学家,母亲是一位水彩画家。自小,吉洛就受到良好的艺术教育。青年的她学业有成,17岁获索邦大学哲学学士学位,18岁获得剑桥大学英语文学学位。因为钟情艺术,她放弃了法律专业,正式进入艺术领域,并在22岁那年在巴黎首次展出自己的绘画作品。

也是在这一年的春天,吉洛在一家餐馆里遇到了比她年长40岁的毕加索。此后,毕加索和吉洛互生情愫,堕入爱河。两人关系一直维持到1953年为止,由吉洛的主动离开宣告结束。

《坐椅女子》完成于1948年的圣诞节,即两人恋爱的甜蜜期。此时的吉洛正怀着毕加索的孩子,毕加索也对吉洛疼爱有加——画中吉洛身穿的红色刺绣外套正是毕加索从波兰带回的礼物。这一时期,毕加索笔下的吉洛是色彩斑斓、欢乐明快的形象。

画面中,吉洛坐在犹如王座的扶手椅上,姿态迷人又如此理所当然。女主角和家具组成的丰富构图,创造出犹如文艺复兴时期女王的形象,刻画出了吉洛作为独立女性那份巍然自信的情态。

坐椅女子2.png
毕加索《坐椅女子》

相比毕加索为其他情人画的肖像,吉洛的肖像少之又少。她很早看透了一切,她明白毕加索在创作女人肖像时,只不过是在记录他自己的“生活日记”。就如毕加索曾说过“我的生命只关注一件事:我的作品。所有别的都要为绘画而牺牲,包括我自己。”

吉洛没有沦陷于毕加索所画的“爱情圈套”,她认为:“对于毕加索而言,给女人画像就是一种诱惑她的方式。当毕加索一旦歇手不画她们了,她们的一切也就完了。”因此她拒绝通过频繁地出现在毕加索的画作中来获取认同,她也不想成为他画作里的某个“阶段”或者“系列”。

两人在法国.png
弗郎索瓦·吉洛和毕加索在法国瓦洛里
Robert Doisneau/Gamma-Rapho/Getty Images

她欣赏毕加索的才华,却从不屈服于他的强势。在她果决离开这段感情后,毕加索恶意捣乱——施加压力把吉洛的画从画廊撤掉,不让沙龙邀请她参加画展。即便在这样恶劣的境遇下,吉洛也没有妥协,仍然坚持创作,并在美国找到了新的人生,开启了艺术生涯新篇章

1970年吉洛移居美国,创作技巧进一步演化提升,她开始涉猎不同的创意领域,包括绘画、版画及写作,并探究抽象与具象之间的创意张力。同年,吉洛的作品于纽约南安普顿艺术博物馆展出,其后亦举行多场博物馆展览。她于1990年获法国文化部颁授法国荣誉军团骑士勋章,再于2009年获法国政府颁授法国荣誉军团军官勋章。

现如今,吉洛已102岁高龄,她的一生创作不辍,作品被全球各地著名博物馆珍藏,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特拉维夫艺术博物馆及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等。除了艺术家的身份以外,她也是评论家和畅销书作家。

即便摘掉毕加索的光环,吉洛仍然活得精彩漂亮。独立的自我追求和与众不同的性情,造就了这位女主角千姿百态的一生。

庆典.png
“毕加索庆典:全新视角的系列”展览现场。PHOTO: MUSÉE NATIONAL PICASSO-PARIS, VOYEZ-VOUS (VINCIANE LEBRUN) AND SUCCESSION PICASSO 2023

值得一提的是,为纪念毕加索逝世50周年,上周巴黎的毕加索博物馆揭幕了一场名为“毕加索庆典:全新视角的系列”(Picasso Celebration: The collection in a new light)的大型回顾展,展期近半年。展览其中一个角度是通过注视毕加索作品里女性本身千姿百态的模样,辩证地审视过去和当下,进一步体悟和深思女性在当代世界中的生命价值和存在状态。此番拍品《坐椅女子》与之不谋而合。

据苏富比亚洲区现代艺术部主管郭东杰所说,该作与本季即将上拍的毕加索另一幅作品《抱婴男子》、马克·夏加尔的《捧花新娘》,以及两件费尔南·雷捷的作品,来自同一私人珍藏。

抱婴男子.png
毕加索《抱婴男子》


02
毕加索50周年忌辰,购藏热度逆市上升

去年至今年初,亚洲的现代艺术拍卖市场大环境可以用“冷清”一词形容,一些重要的现代大师拍品也无法摆脱撤拍、流拍的命运。

本季苏富比对于亚洲市场,抱持审慎而乐观的态度,郭东杰提到,在3月的伦敦苏富比拍卖中,亚洲藏家表现活跃,并投得芭芭拉·克鲁格、安迪·沃霍尔、格哈德·里希特等重要艺术家作品;他指出,当时在毕加索作品的竞投者中,亚洲藏家是全场第二高出价者。

时逢艺术家50周年忌辰,毕加索作品购藏热度表现出上升的势头。Artpro数据显示,近30天内已有94件毕加索作品登上拍场,囊括了油画、版画、雕塑、陶瓷等多元品类。在刚刚结束的2023年伦敦春拍中,共有6件毕加索油画作品上拍,悉数成交,创造了4870万英镑的总成交额(合人民币近4亿元)——可谓继2018年以来伦敦市场的又一个毕加索作品购藏的高峰。而这仅仅是伦敦的答卷,成交单价普遍更高的纽约春拍尚未举槌。

油画作品一览.jpg

毕加索凭借足够“多而贵”的作品,常年稳坐艺术市场“销冠”之位——Artprice收录的毕加索拍卖纪录共计近8.5万条(含同一件作品的重复交易),成交价在人民币亿元以上的超过100件。根据苏富比梅摩指数,毕加索作品平均年复合收益率为7.4%,84.7%作品在重复交易中升值。

他被广泛誉为国际艺术市场的“蓝筹股”,以历史数据来看,即便在逆势之下,仍然能表现出强劲的市场韧性。根据艺博会欧洲古董和艺术博览会(TEFAF)发布的《全球艺术品市场报告》,受金融危机冲击,2009年全球艺术品的总销售额进入低谷,为283亿欧元。

当时毕加索便是金融危机后艺术市场反弹的“领头羊”,2010年率先吹响销售复苏号角,在市场尚未走出低迷情绪之下,仍然有至少7位藏家竞争毕加索的《裸体、绿叶和半身像》,并最终创造了高达1.065亿美元的成交价,即当时全球最贵的艺术品纪录

裸体绿叶.png
毕加索《裸体、绿叶和半身像》,1932


03
毕加索亚洲市场概览

从过往拍卖情况来看,毕加索作品的市场主要在欧美,亚洲仅仅只是冰山一角。日本市场在时间上领先,上世纪80年代就曾掀起购藏热潮,但90年代因经济危机大量出售,其中大部分作品被西方机构和私人藏家收入囊中;中国大陆及港澳台、韩国随后,最近十年需求逐步增长

谈及亚洲藏家与西方藏家对毕加索作品的品味差异,郭东杰告诉我们:欧美传统藏家较为喜爱毕加索早期的作品,尤其是一、二次世界大战以前的作品,他们对1900年前后学术性强、特別稀有的作品尤感兴趣,如蓝色时期、玫瑰时期、立体主义时期。而亚洲藏家似乎更偏爱二次世界大战左右以及战后时期的毕加索作品。这可能是因为毕加索较晚年时期亚洲艺术家交集比较多的关系此外,就流通量而言,毕加索后来的创作阶段作品更容易被找到和看到。因此,会使亚洲藏家容易产生熟悉感

盘发髻女子.png
毕加索《盘发髻女子坐像》,1948

聚焦中国大陆,2013王健282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72亿元)在纽约买下毕加索《两个小孩》拍卖市场中,毕加索与此次拍品同年(即1948年)创作的作品并不多见其中最典型的一件,也是成交价最高的一件——《盘发髻女子坐像》是由王中军2015年在纽约苏富比上以299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6亿元)拍得。

两个小孩.png
毕加索《两个小孩》,1950

而后,毕加索在中国的公众影响力也进一步蔓延。以北京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的毕加索大展为例,80天的展期共吸引了33万人次观众到来;超过2000家媒体对展览进行报道,触达率超过6.3亿;微博话题#毕加索大展#的阅读量超过3.9亿,并有180万以上的相关讨论;与展览同期开启的UCCA天猫旗舰店12小时成交额破百万,刷新了天猫文创类目多个历史新高


天才的诞生.png
“毕加索——一位天才的诞生”展览现场,图片来源:UCCA尤伦斯艺术中心

曾有国际媒体以此为展开报在中国,毕加索就是艺术市场里的爱马仕展览、原作拍卖和艺术周边的热度,足以见得亚洲观众和消费者对毕加索的痴迷迄今为止,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共计有28件毕加索油画作品上拍,其中超50%2021年以后上拍。可见,毕加索在中国艺术市场的征途,似乎还只是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