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首尔?亚洲艺术市场新格局

图片


韩国艺术市场正以惊人速度成长,吸引众多国际蓝筹艺术机构纷至沓来。近年已有贝浩登画廊、佩斯画廊、立木画廊、国王画廊、Various Small Fires及Thaddaeus Ropac等先后在首尔开设分馆,今年还将有格莱斯顿画廊、Peres Projects和Esther Schipper陆续揭幕于首尔的新空间。

图片
贝浩登首尔画廊空间,图片来源:贝浩登

值得一提,第一批在首尔开设空间的佩斯画廊和立木画廊在经过五六年的市场考察后,决定扩张画廊空间——佩斯画廊一口气把空间升级到原先的9倍大,升级后的展厅面积近800平方米;而立木画廊扩建的全新空间总面积约240平方米。两家画廊都显示出对当地的艺术市场的信心满载,也从侧面反映出这五年来韩国艺术市场的繁荣与潜能。

图片
佩斯画廊首尔新空间将占据首尔汉南洞Le Beige大楼的第二及第三层,图片来源:佩斯画廊

不仅是国际画廊的到来,著名艺博会品牌弗里兹艺术博览会(Frieze)也将首个亚洲举办地放在了首尔,这意味着韩国艺术市场的国际地位与格局将再上一层。首尔弗里兹艺术博览会的举办中断了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在亚洲艺博会市场的寡头优势,使香港巴塞尔不得不面对这个强劲的对手。而香港一直以来作为亚洲艺术市场的中心,在一定程度上也将受到首尔艺术市场崛起所带来的分噬影响

图片
现代画廊执行董事Patrick Lee为2022年首届首尔弗里兹艺术博览会总监,图片来源:Frieze


火热的市场和强劲的购买力

韩国艺术市场曾在2000年初盛极一时,然后受到金融危机影响,市场跌落谷底,直至2018年开始回暖。在全球疫情背景下,韩国艺术市场展现出逆势增长的态势。据Artprice发布的《2021年度艺术市场报告》,韩国拍卖市场2021年的总成交额创下新高,跻身全球市场前十,凭借不足2700件的总成交量完成了2.37亿美元的总成交额,占全球艺术品市场总额的1.4%,逆袭了老牌艺术市场意大利和日本,被视为全球艺术市场新贵。回看2013年的数据,韩国艺术品拍卖总额仅2350万美元,占全球比重的0.2%,在国际市场上的排名在第20位。它以不足十年的时间实现了在拍卖市场的跃进。

图片
2021年全球艺术市场总成交额地理分布,韩国以2.37亿美元位居第六,图片来源:Artprice

一级市场方面,去年5月举行的“艺术釜山”销售额达350亿韩元,约2亿人民币;而在同年10月举行的韩国国内最大艺术博览会“KIAF SEOUL”更是创下了650亿韩元的历史最高销售额,仅首日便轻松售出350亿韩元。KIAF SEOUL的参展画廊数量高达170家,据时尚芭莎艺术报道,该数字超过同年中国国内任意一场艺博会。同时,KIAF SEOUL的参观人数还也比疫情前增长了7%,足以证明韩国一级市场的活跃与潜力。

图片
2021年首尔KIAF开幕日。照片由 KIAF 首尔运营委员会拍摄。由 KIAF 首尔提供。

立木画廊的联合创始人乐睿昕(Rachel Lehmann)曾透露,立木画廊于首尔开设的分部在疫情前业绩就已占到立木画廊总收入的20%至25%。立木画廊在全球拥有五个展示空间,除首尔空间外,其余均选址主流艺术市场,包括纽约、伦敦和香港。而作为“新兴”艺术市场的首尔仅凭借一己之力就为画廊带来了逾五分之一的收入,足以使画廊对这片土壤的未来发展寄以厚望。此次再度扩张展现出立木画廊对占领韩国市场势在必得的决心。

图片
立木画廊首尔空间,图片来源:立木画廊

同样在此节点扩张空间的佩斯画廊,其首尔总监李英朱(Youngjoo Lee)也表达过,画廊每年的销售额维持着一定水准。还表示总公司看好韩国的成长潜力,包括藏家的眼光市场成长速度等。

除了这两家画廊,此番进军韩国市场的其他国际画廊不少都曾参与过韩国当地的艺博会,对韩国艺术市场有一定的熟悉度和判断,仍然选择在首尔开设空间,可见它们对韩国未来艺术市场的发展充满了信心和想象。

图片
佩斯首尔扩张新空间举办“光与空间运动”代表艺术家群展,摄影:studio_kdkkdk,图片来源:佩斯画廊


蛰伏30年被忽视的韩国市场

佩斯画廊合伙人兼亚洲总裁冷林表示,“韩国市场其实一直很繁荣。只是在疫情期间,尤其在欧美市场遭遇全面下滑的情况下,韩国市场这种繁荣显得更加不可思议。”

疫情前,亚洲一直以香港市场为中心,但实则香港汇聚了来自亚洲多国的藏家,包括韩国、日本、新加坡等。疫情的发生使香港这个码头陷入较为孤立的状态,交易量被分散到了亚洲各个地区,从而促进了区域艺术市场的繁荣,也在一定程度上助燃了2021年韩国市场的火热景象。

韩国藏家密度位居亚洲榜首。许多在韩国开设画廊或有过交易的艺术品经纪人都有着共同的体会——韩国虽然人口基数小,但是其人口对当代艺术以及作品收藏感兴趣的比例非常高。国王画廊(König Galerie)画廊主约翰·柯尼希(Johann König)就在说明选择韩国市场的理由时提到,韩国藏家的当代艺术收藏水准是亚洲数一数二,持续尝试多元美学的艺术家也多如繁星。

图片
三星美术馆,图片来源:网络

韩国本土Kukje画廊创始人李贤淑也谈及,韩国藏家是一群求知欲旺盛的人,对艺术市场以及艺术史充满学习热忱。“这种求知的开放心态使韩国藏家得以快速了解全球艺坛不断变化的趋势,并能很快认识过去并不熟悉的艺术家、艺术品及其价值。”李贤淑认为,正是在有这样特点的一群藏家影响推动下,国际画廊才有可能在将那些最重要或是最具潜力的海外艺术家率先介绍到韩国的过程中,持续扮演重要角色。近年来,国际画廊陆续推荐过去鲜见于韩国艺坛的艺术家,他们的创作类型与风格形成跨度极大的一片风景。

图片
Kukje Gallery K3,韩国首尔,图片来源:Kukje 画廊

图片
艺术家尚-米歇尔·欧托尼耶(Jean-Michel Othoniel)“Black Lotus”展览现场,Kukje Gallery K3,图片来源:Kukje 画廊

韩国藏家的艺术品味与眼光的养成并非是一朝一夕形成。韩国的艺术市场历史比中国早了几乎20年。其本土画廊业的勃兴始于上世纪70年代,各具特色的画廊渐次出现,经营理念、经营门类迥异的画廊纷纷设立,至1975年,随着国内经济的腾飞,韩国艺术品市场步入繁荣发展时期。

国际艺术市场对韩国的关注始于上世纪80年代——首批韩国画廊亮相于1984年的巴黎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以及两年后的1986年,韩国艺术家首次登上威尼斯双年展的舞台。

图片
另一方面,韩国的企业收藏也有着悠久的历史,私人美术馆的数量位居世界前列,三星美术馆、乐天美术馆、爱茉莉太平洋美术馆及现代信用卡艺术空间等许多优秀的企业美术馆在韩国公众艺术普及的道路上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图片
爱茉莉太平洋美术馆原名“太平洋博物馆”,成立于1979年,2009年改名为“爱茉莉太平洋美术馆”,图片来源:爱茉莉太平洋美术馆


扩张性财政政策与“文化立国”战略

韩国市场之所以能吸引到众多国际画廊,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在于它的税收政策。首尔提供了与中国香港同等的财政优惠——没有进口税、增值税或转让税,以及对低于6000万韩元(约合5万美元)的作品免征销售税,为艺术经纪人和藏家都提供了极具吸引力的商业环境。

图片
2021年首尔KIAF现场,图片来源:KIAF

除了吸引本身的艺术品消费受众外,低税率政策还刺激了以投资为目的的新藏家入场。比起不动产需缴纳取得税、财产税、增值税、让渡所得税,投资股市所面临的证券交易税与金融投资所得税,投资艺术品是相当“低成本”的选项——只需在转手让渡时缴纳约2.2至4.4%的所得税,还享有六千万韩元的免税额,若该作品为韩籍在世艺术家则直接免税。在韩国政府持续针对房市与股市进行加强课税的当下,投资艺术品已成为许多富有的韩国人资产管理的一种手段。同时也推动了韩国许多企业建立艺术品收藏,甚至创办美术馆。

图片
首尔乐天美术馆展览现场,图片来源:乐天美术馆

韩国对艺术品税率的宽松政策与其国家发展理念息息相关。从韩国自身发展的历史来看,1948年朝鲜半岛进入南北分制的冷战格局后,半岛南部的韩国即全面接受了美国的价值体系,建立、建设并发展了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为文化、文学、艺术领域的市场化发展创造了条件。亚洲金融危机过后,为提振经济走出危机,韩国政府于1998年正式提出了“文化立国”的战略目标,将文化产业确立为21世纪国家经济的战略性支柱产业,政府不但出台大量推动文化产业发展的政策措施,而且设立了多种专项基金来扶持文化产业发展,如文艺振兴基金、文化产业振兴基金、信息化促进基金、电影振兴基金、出版基金等。此外,由于韩国本身体量小,所以更迫切希望参与到国际经济大循环中,通过文化艺术交流带动韩国的经济发展,因此它对外来文化的态度也更加开放

图片
国王画廊,首尔,摄影:Chunho An,图片来源:王画廊

一系列的税收优惠加产业扶持政策足以吸引海外艺术机构来韩国进行布局。洛杉矶先锋画廊Various Small Fires画廊主Esther Varet Kim就在看待众多蓝筹画廊进驻韩国市场这一问题时表态,聪明的人不会仅仅把亚洲看作笼统的一整块。“对于亚洲人来说,首尔已经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文化中心。马来西亚人去首尔就像去巴黎旅行一样。”艺术与旅游、购物、美食相互依存,成为旅游者到韩国的一站式打卡方式。换句话说,这里的艺术机构在稳固本土藏家的同时还能触及到本国之外的客源

图片
Various SmallFires首尔空间,图片来源:VSF


富裕人群与年轻买家是主要增长力

据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发表的《2022年艺术市场报告》,疫情下亿万富翁不减反增,2021年韩国亿万富翁的财富增长了46%,是所有地区中财富增速排名第二的国家。

图片
2021年不同地域的财富变化,图片来源:artbasel

然而受近来的全球加息潮影响,韩国亿万富翁的财富随之大幅缩水。据今年4月福布斯发布的《2022韩国富豪榜》,50位上榜者总财富达到1300亿美元,约8500亿人民币,同比减少260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没有人身价超过100亿美元,这是近十年来首次出现这种情况。在美联储持续加息的压力下,韩元兑美元汇率已跌破1300防线,为13年来首次韩国经济对外依存度很高,因此,购买艺术品以抵御资产贬值的作用更加显著,尤其是购买以美元结算的西方艺术品——西方艺术市场具有相对完善的价值评估体系,这也是许多韩国藏家除本国艺术家作品外,会大量购入西方蓝筹作品的重要原因之一

图片
韩元兑美元汇率已跌破1300防线,截自CCTV-2

韩国《先驱商业》报(Korea Herald Business)分析了韩国两大拍卖公司首尔拍卖(Seoul Auction)及K拍卖(K-Auction)在2020至2021年间实际交易顾客资料,发现30至40岁的X世代(1970至1980年生)藏家数量明显增多,主导着韩国艺术市场。这一部分客群增加的原因在于资产保值与税收优惠,印证了韩国富人对艺术品纳入资产配置的需求和渴望。

图片
Thaddaeus Ropac画廊首尔空间首展“乔治·巴塞利兹”个展展览现场,图片来源:Thaddaeus Ropac

为了更便于接触这类客户,落户于首尔的国际画廊都有着相同的选址标准——美术馆、奢侈品店和精品公寓云集的高档社区内。富艺斯、Thaddaeus Ropac画廊、Various Small Fires、佩斯画廊,以及扩建后的立木画廊一致选址于首尔文化新区、高级别墅和公寓密集的汉南洞,这里是很多韩星名流的私宅所在地;佳士得和贝浩登画廊位于首尔著名的富人区三清洞,Kukje画廊、阿拉里奥画廊、现代画廊等本土领军画廊的空间也都落址于此;国王画廊、格莱斯顿画廊,以及首尔弗里兹艺术博览会选址在江南区,这里是首尔最重要的商业地区,以“时尚”和“富有”闻名,路易威登和爱马仕的艺术空间也都设立在此。

图片
权志龙于汉南洞的家,图片来源:Instagram@xxxibgdrgn

图片
爱马仕位于首尔江南区的艺术空间,图片来源:yohomars

此外,《先驱商业》报还意外发现20岁左右的Z世代(2000至2010年生)之间的奢侈品消费习惯正在发生转变,从“买手袋”变为“买油画”。韩国线上艺术品投资拍卖平台Sotwo的数据显示,单价1000万韩元(约5.1万人民币)以上的作品,有40%的购买者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

年轻一代的韩国藏家已成为不可忽视的市场新晋力量。他们保持着对全球艺术趋势的敏感度;他们没有语言障碍,许多有着海外留学背景;他们十分果敢,会通过电子邮件、Instagram或是Artsy直接联系海外画廊……在李贤淑看来,这些尚处弱冠与而立之年的年轻藏家都已发展出自己的艺术品味与标准,并不一定会追随蓝筹艺术家的市场热潮。这一现象引动了许多年轻艺术家的大量曝光机会、并成为艺术市场上的新兴力量

图片
立木画廊首尔新空间将由艺术家拉里·皮特曼的个展揭开序幕,图片来源:立木画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