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艺术家TOP10拍卖市场报告(2000-2020)



本世纪以来,全球当代艺术市场涨速惊人。Artprice《当代艺术市场20年回顾》报告显示,2000年当代艺术市场仅占当时艺术市场3%的份额,成交额不到9200万美元,但如今已越过20亿美元门槛,增长率高达2,100%。


这一现象与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强势崛起密不可分。中国当代艺术家已然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本报告将视角投向承载着中国艺术市场重要份额的10位中国顶尖当代艺术家(出生于1945年后的艺术家)。从他们的创作风格演变、画廊代理情况、展览及收藏记录,以及全方面的市场表现,多角度剖析这些伴随中国艺术市场一同成长的当代艺术家代表,从艺术家的角度揭秘20年来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金字塔尖”法则。


(下文除特别注明外,均以人民币为货币单位)




主要为50、60后艺术家。他们是市场的中坚力量,拥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在不断探索中形成了成熟的创作风格。同时,他们具备一定数量的作品基数,保障了作品在市场上的流通量。即便是在青年艺术家关注度剧增的当下,也很难动摇50、60后艺术家的市场统治地位。


油画是当代艺术中接受度最高的创作媒介。当代艺术家创作类型多样,油画、雕塑、版画、水彩、综合材料等均有涉猎,然而主要成交额贡献仍来自油画。中国当代艺术家TOP10油画占总成交额的比重均在80%以上,甚至除去陈逸飞与方力钧二人,其余艺术家竟达90%以上。成交量上油画也具有显著优势。除刘野与方力钧,其余艺术家均以油画成交最多。可见,在当代艺术市场规模持续扩大的大前提下,油画将有望代替书画成为中国艺术市场新的风向标。


仅两位当代艺术家挤进“亿元俱乐部”,他们是陈逸飞与曾梵志。自2009年中国艺术市场叫响“亿元时代”后,破亿的中国艺术品层出不穷,但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能达到亿元的仍是少数,以落槌价计仅3件作品过亿,分别为陈逸飞的《玉堂春暖》、曾梵志的《最后的晚餐》和《面具系列1996 NO.6》。


十位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价值发现与中国艺术市场的崛起息息相关。2005年以后,中国艺术市场进入到高速市场化、资本化时期。粗略统计,2004年拍卖公司仅有50家左右,而2005年80个拍卖公司组织了约有800个拍卖专场,整个二级市场规模在当年迅速扩大。与此同时,2005年也被认为是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元年。第一批经过市场考验的中国当代艺术家浮现——“中国当代艺术家TOP10”作品首次破百万成交均发生于2005年与2006年。此后十余年间,他们的作品价格常随着市场起伏,与中国艺术市场同呼吸、共命运。


2020年,多位中国当代明星艺术家刷新个人拍卖新记录。经历过高峰跌落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在调整的阴霾下匍匐前行多年。表面上是市场回归理性后对艺术家市场的考验,实则是买家群体洗牌后所导致的市场变化。2008年的经济危机淘汰了西方热钱,中国藏家和资本接手,随后投机资本撤离,市场调整,新藏家入市……藏家的口味、市场的焦点已发生了多轮变化。当下,随着市场关注重新回归本土,或将预示着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迎来一个新的高峰。



曾梵志是第二代中国当代艺术家中成功的典型代表。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起,曾梵志的创作以其独特的语言风格和敏锐的社会批判,反映中国当代社会深刻的情感体验,受到评论界广泛赞誉,以及中西方市场的持续关注。


他参与了一系列国际和国内重要的艺术展事,包括首届广州双年展(1992)、广州三年展(2002)、威尼斯双年展(2009)等,并在上海美术馆、新加坡美术馆、保加利亚国立美术馆、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荷兰梵高博物馆等知名艺术机构举办了个人展览。其作品被巴黎市立当代美术馆、美国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弗朗西斯科·高弟基金会、新加坡美术馆、日本福冈亚洲美术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等多家知名艺术机构收藏。


曾梵志的市场之路可谓是一帆风顺,众多知名机构和个人推手帮其运作,早早地为进军国际市场打下扎实基础。曾梵志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其毕业作品《协和医院三联画》被艺术评论家栗宪庭看中,将他介绍给香港汉雅轩画廊老板张颂仁;1990年代中期,曾梵志结识了香格纳画廊的老板劳伦斯·何浦林(Lorenz Helbling),这两位成为曾梵志早期最重要的艺术推手和伯乐。2011年,曾梵志迎来新机遇,签约高古轩,成为该画廊代理的首位中国艺术家,为其市场全球化迈出重要一步。2018年豪瑟·沃斯画廊成为其全球代理,进一步加深曾梵志在国际市场中的影响。


作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价格神话,曾梵志是最早破亿的中国当代艺术家。2013年曾梵志“面具系列”作品《最后的晚餐》以1.8亿港元(折合人民币1.42亿元)成交,创造了当时中国当代艺术拍卖的最高成交价。2020年,另一件“面具系列”作品《面具系列1996 NO.6》再次刷新其个人成交纪录,以1.61亿元的成交价成为目前市场最贵的中国当代艺术品,该作品曾在2008年和2017年分别以7635.75万港元(折合人民币6707.7万元)和1.05亿港元(折合人民币9357.28万元)的价格成交,1998年时该作售价仅1.6万美元,22年时间上涨数千倍。


曾梵志个人最贵拍品

《面具系列1996 NO.6》

每件199×179.3cm;整体199×358.6cm

1996年作,油画

RMB 161,000,000

北京永乐,2020夏拍


2007年对于曾梵志作品市场有着重要意义。不仅单件作品拍卖首次突破千万成交,成交量也是截止至2020年来最高的一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当代艺术市场价格整体下挫,曾梵志的作品市场却彰显韧性,稳步走高,于2013年创造价值神话,两件作品成交价过亿。高价之后,其市场进入下行通道,直至2020年,《面具系列1996 NO.6》刷新成交纪录的同时将其年度成交额再度推高。



曾梵志的作品价格区间主要集中在100万-500万人民币,该区间成交的作品数量最多,占比41%;而500万人民币以上的作品也不在少数,占成交量的27%,贡献了75%的总成交额。



曾梵志作品的主要媒介为油画,99%的成交额由油画所贡献。而不到1%的成交额来自于占比18%成交量的版画或其他媒介。可见,低价位区间已很难觅得曾梵志的油画作品。



尽管曾梵志被国际蓝筹画廊高古轩和豪瑟·沃斯画廊代理,但其主要市场仍在中国。香港与中国大陆分别占其拍卖市场成交额的45%和40%,成交量的34%和41%。英国是目前对曾梵志作品接受度最高的海外市场,成交量占比8%。



张晓刚被公认为中国当代艺术“F4”之首。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他运用近现代中国流行艺术的风格表现革命时代的脸谱化肖像,传达出具有时代意义的集体心理记忆与情绪。这种对社会、集体以及家庭、血缘的典型呈现和模拟是一种再演绎,是从艺术、情感以及人生的角度出发的,因而具有强烈的当代意义。


其作品曾参与中国美术馆现代艺术大展(1989)、圣保罗双年展(1994)、威尼斯双年展(1995)、光州双年展(2000)等国内外重要展览。他在芬兰萨拉·希尔顿美术馆、澳洲昆士兰美术馆、捷克鲁道夫美术馆、韩国大邱美术馆、捷克·布拉格市立美术馆、北京今日美术馆、湖北美术馆、武汉合美术馆等多地机构举办过个展。其作品被美国新美术馆、旧金山现代美术馆、纽约MOMA当代艺术馆、英国泰特当代美术馆、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澳洲新南威尔士美术馆、日本福冈美术馆、韩国中央集团等国内外重要机构收藏。


张晓刚拥有深厚的国际市场基础。1992年,张晓刚结识了香港汉雅轩的老板张颂仁。在张颂仁的支持和推动下,他参与了多次国际性画展。在国际媒体的频频曝光下,张晓刚引起了海内外藏家的关注,为其市场奠定了广泛而坚实的基础。从1994年开始,张晓刚的油画作品进入拍卖市场,逐渐在拍卖市场找到了自己的位置。2008年,张晓刚高调签约佩斯画廊,为其国际化道路增加砝码,两者的合作持续至今。


张晓刚2005年单件作品成交价破百万,2006年便已突破千万,目前已有四件超5000万人民币的作品成交。其中,作品《血缘—大家庭2号》于2020年以9803.5万港元(折合人民币8352.58万元)刷新其个人成交新纪录,是离突破亿元门槛最接近的一次。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领军人物,张晓刚作品市场仍有上涨空间。


张晓刚个人最贵拍品

《血缘—大家庭2号》

180 x 230 cm

1996年作,油画

HKD 98,035,000

佳士得香港,2020秋拍


张晓刚作品市场经过多次大起大落,如今进入调整后的稳步上升期。从2006年起,张晓刚的油画市场开始放量上扬,成交额一路飙升,并于2007年达到第一个高点。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其成交额有所回落,2009年跌至谷底。2010年,张晓刚的作品市场率先反弹并快速上扬,2011年迎来第二个市场高点,但随着中国当代艺术整体进入调整期,以及近几年来势汹汹的全球化浪潮,中国当代艺术和张晓刚的市场份额都被逐渐蚕食,重要作品已进入收藏终端,新作也有待接受市场检验,因此市场再次走跌。近几年,随着中国艺术市场的回暖,以及油画板块的关注加深,张晓刚的作品市场出现稳步上涨趋势。此番上升相对2007年以及2011年的迅猛增量,更显理性。



张晓刚的作品价格区间主要集中在10万人民币以下,以及100万-500万人民币,分别占比40%和30%;而对其成交额贡献最大的是500万人民币以上的价格区间,70%的成交额来源于此。



张晓刚低价成交作品以版画为主,占其总成交量的41%,仅次于55%的油画成交量,但成交额贡献不足1%,99%的成交额由油画所贡献。



张晓刚的作品市场具有很强的国际性。27%的成交额与49%的成交量来自海外市场,尤以美国为主,13%的总成交额和14%的总成交量来自于该地区。英国和法国也分别占总成交量的12%与7.84%。



周春芽曾是最年轻的在世艺术家“状元”。他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版画系,而后留学于德国卡塞尔美术学院自由艺术系,期间受到德国新表现主义的影响;回国后,周春芽又受到八大山人、黄宾虹等传统书画的影响。他将截然不同的新表现主义手法、中国传统的笔墨意趣和水墨观念融入作品,笔触、色彩、肌理及画面主题完美结合,表达其个人情感真实体验。其作品既是中西文化不同空间的对比与交融,又是传统与当代艺术时间跨度的矛盾统一。周春芽创作系列多元,无论早期的“藏民”、中期的“石头风景”和“绿狗”或是近期的“桃花”、“园林”,每个系列都受到市场欢迎,一作难求。


其作品曾参加首届广州当代艺术三年展(2002)、蓬皮杜艺术中心“你好,中国?——中国当代艺术展”(2003)、第二届成都双年展(2005)、法国蒙比利埃“第一届中国当代艺术双年展”(2005)等重要展览。龙美术馆、印尼国家美术馆、今日美术馆等为其举办过个展。其作品被龙美术馆、奥地利林茨美术馆、台北汉雅轩等多家国内外机构收藏。


周春芽目前在全球范围没有代理画廊。1989年周春芽回国后,其作品开始被台湾人收藏,九十年代初是台湾艺术市场的鼎盛期,但由于竞争的激烈,台湾画廊已经很难独立代理到本土的艺术家,于是眼光开始转向海外和中国大陆,周春芽便被台湾北庄艺术公司看中。1992年,北庄老板林永山开始代理周春芽,此后的二十余年间,陆续有寒舍空间、罗芙奥和中诚拍卖、大未来林舍和几家国内画廊接力运作。周春芽市场从台湾起步,逐步扩散至香港、内地以及东南亚地区。


周春芽在2020年再度成为市场焦点。其藏族题材绘画系列重要代表作《春天来了》以8625万元的高价刷新个人最高成交记录,比原有拍卖纪录提升了近一倍。此前艺术家最贵作品为1993年创作的《中国风景》,曾在2017年嘉德秋拍中拍出了4427.5万元。


周春芽个人最贵拍品

《春天来了》

163×186.5 cm

1984年作,油画

RMB 86,250,000

中国嘉德,2020春拍


周春芽的作品政治性与社会关联性均不强,因此在中国当代艺术史关键事件中缺席,以至于被当时市场和学术忽略,未在第一波中国当代艺术上涨行情中有显著表现。然而经历十余年的中国艺术市场调整,市场的认同和评判标准发生了很大改变。曾经跟随西方的“观念至上”逐渐被更具文化特征、更重表达能力的个人趣味所取代,周春芽的作品正契合了变化中的审美风向,尽管中间也有跟随市场出现几番波动,但从整体来看,市场价格呈稳定上升态势,尤其近几年周春芽作品释出减少,价格更是一路飙高。



周春芽的作品价格区间主要集中在10万-100万人民币,占比51%;100万-500万人民币次之,占比31%。而对其成交额贡献最大的则是500万人民币以上和100万-500万人民币的价格区间,分别占比44%和41%。可见,100万-500万人民币的作品是周春芽的成交主力。



周春芽作品的主要媒介为油画,96%的成交额和75%的成交量由油画所贡献。雕塑在周春芽的艺术生涯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尽管占比不高,只占3%的成交额和13%的成交量,但却丰富了市场中其作品的类型。值得一提,周春芽的作品成交量是上榜艺术家中最高的,几乎是其他艺术家的2-3倍。



结合周春芽的市场运作轨迹,其买家群体主要集中在中国大陆、港台地区,以及东南亚华人圈。中国大陆是其最主要的成交地区,57%的成交量和66%的成交额贡献源于此。由于国际资本介入少,未来其海外市场还有很大的待挖掘空间。



陈逸飞是中国改革开放后在西方世界最著名的华裔画家之一。艺术家早期在革命题材的创作中就彰显出鲜明的艺术语言和个性,将革命艺术的政治性与古典主义美学的原则完美融合;后期则充分在写实风格中融入了浪漫主义的色彩,将中西方的文化观念和美学趣味有机结合,创造出一系列颇具怀旧气息的油画作品。


陈逸飞的早期红色经典作品参展众多,获得包括建国三十年全国美展油画作品最高奖项(1979)、1977年以来重大题材全国头等奖(1982)、首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1983)等重量级奖项,并被中国美术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华艺术宫、龙美术馆等各大美术馆、博物馆收藏。


上世纪80年代留学美国后,陈逸飞又创作了“水乡风景”、“西洋乐手”等系列新作,其代理哈默画廊(Hammer Gallery)为陈逸飞举行了六次个人画展,陈逸飞也因此迅速成为西方世界中最著名的中国画家,其作品随后在纽约国际画廊、新英格兰现代艺术中心、史密斯艺术博物馆等国际多家重要美术馆展览。1985年,哈默博士购买了陈逸飞的油画《家乡的回忆——双桥》,在访华时将其作为礼物赠送给邓小平。1995年,陈逸飞新签约的玛勃洛画廊(Marlborough Gallery)将陈逸飞作品带进威尼斯双年展,并在1996年和1997年分别在上海博物馆和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了“陈逸飞回顾展”。由此,陈逸飞成为第一个被海外画廊成功包装的中国艺术家,吸引着来自全球的目光。


陈逸飞的高知名度也为其作品市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也成为中国艺术市场发展初期的重要力量。1991年,陈逸飞的《浔阳遗韵》就在香港佳士得以137万港币(折合人民币93.78万元)成交,创下中国油画作品最高纪录。2005年,陈逸飞的逝世所产生的效应带动市场快速上扬,《玉堂春暖》在2006年以1100万元首超千万成交。这件作品在2017年中国嘉德再度上拍,成就1.495亿元的惊人高价,带动陈逸飞作品进入亿元行列。


陈逸飞个人最贵拍品

《玉堂春暖》

169.5×243.5cm

1993年作,油画

RMB 149,500,000

中国嘉德,2017秋拍


陈逸飞作品的井喷行情出现在2005年,仅当年的成交额就超越了1994-2004年的总和。随后几年势如破竹,2010年,“陈逸飞艺术展”在上海美术馆的成功举办更是成为其作品行情的有力助推,多件作品渐次上拍,2011年其市场攀上历史性高点。同年,《山地风》也以8165万元刷新艺术家作品的最高纪录。随后2012至2016年间,艺术家作品市场在持续滑落,直至2017年《玉堂春暖》的破亿高价带动市场关注,2018年多件作品高价成交,成为陈逸飞作品市场的新一轮热潮。



陈逸飞一生作品数量庞大,其作品的创作和流转十分复杂,目前均没有特别清晰的脉络。但从作品价格来看,其作主要集中在100-500万元区间内,这一区间成交量占比过半,成交额占比则为34%。500万元以上的高价作品虽然成交量不高,但区间成交额的比例高达64%,高价精品对陈逸飞的作品市场影响极大。



陈逸飞主要采用油画作为创作材料,无论是创作于35岁之前数量稀少的“红色经典”油画,还是后期“西藏风情”、“海上旧梦”等,以油画作为创作媒介的比例高达99%,此外并未见版画或雕塑作品。



尽管陈逸飞是早期中国艺术家国际化发展的典例,但其主要市场依旧集中在中国,且随着大陆艺术品交易的逐步繁荣,市场重心早早地从香港移到了内地。截至2020年,中国大陆与香港分别占其拍卖市场成交额的82%和15%,成交量的76%和14%。



刘野被媒体称为中国当代艺术“新F4”成员之一。他在“红色的中国当代”潮流之外,坚守对“传统美学”的深刻挖掘,同时运用童话的媒介、油画的技巧、西方大师的艺术语言,突破了西方人对东方传统唯美意象的距离感。他的作品可爱、明亮、卡通,同时具有超现实主义的意味,兼具装饰性和可读性,使其拥有更加广泛的市场。


刘野的作品在多个国际群展中展出,包括柏林汉堡⻋站美术馆“你好世界·重新定义收藏”(2018)、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2015年的世界”(2015)、鹿特丹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聚焦北京:Heus-Summer收藏”(2014)、上海⻰美术馆西岸馆开幕展“开今·借古”(2014)、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艺术万岁”(2017),并有如Prada荣宅在内的多个艺术机构和画廊为其举办个展。刘野的作品被众多公共机构收藏,包括上海⻰美术馆、香港 M+希克收藏、上海美术馆、今日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等。


刘野的作品具备全球化市场基础。1995年,明经第画廊代理了刚留学归国的刘野作品。该画廊的老板吴尔鹿是各大艺术品拍卖场的社会名流,为刘野的国内市场的开拓起到关键性的作用。2001-2010年,刘野开始在全球范围内举办个展,包括英国、香港、日本、美国、瑞士等多个国家及地区,这也意味着刘野的影响力开始辐射至全球。2006年以后,刘野的展览重心开始回归国内,其拍卖市场也向国内转移。2019年,卓纳画廊宣布在全球范围内代理刘野作品,并于2020年在纽约为其举办展览,这将意味着刘野的影响力将在国际市场进一步扩大。多番国内与国际的交错市场推广及运作,使刘野作品在全球范围均拥有较强的流通性。


刘野目前拍卖价最高的20件作品中,有14件集中在2019和2020年成交。其个人最贵成交拍品《烟》便是于2019年在香港苏富比上以5218.2万港元(折合人民币4732.91万元)的价格拍出。该作曾于2006年上拍,当时成交价为370.4万港元(折合人民币385.22万元),13年时间溢价10倍不止。


刘野个人最贵拍品

《烟》

178×356.5cm

2001-2002年作,亚克力画布

HKD 52,182,000

香港苏富比,2019秋拍


西方资本的关注是近两年刘野作品市场价格蹿升的主要原因。继2018年上海Prada荣宅为其举办个人展览之后,紧接着于2019年宣布被画廊巨头卓纳代理——这是卓纳代理的首个且唯一一个中国艺术家。此消息一出,其年度成交额和成交量双双出现显著上升。



刘野的作品价格区间主要集中在10万人民币以下,占比46%;10万-100万人民币、100万-500万人民币,以及500万人民币以上的成交作品数量相对平均。基于近两年刘野暴涨的市场行情,500万人民币以上的作品占据了总成交额的73%,100万-500万人民币价格区间次之,占比23%。



刘野作品的媒介以版画和油画为主,分别占总成交量的45%与44%。高价拍品仍以油画为主,97%的成交额由油画所贡献。刘野市场中流通的作品类型结构和创作内容与奈良美智相似,因此市场常将两者相比较,也对刘野寄予了更高的期待。



中国香港和大陆为刘野作品主要成交地区,虽然刘野在欧洲、美国均有藏家,但相对国内市场,收藏规模较小。香港地区是刘野作品销售的主战地,以40%的总成交量贡献了总成交额的59%,其次是中国大陆地区,占28%的总成交量和33%的总成交额。



岳敏君被誉为中国当代艺术的“F4”之一。早期的作品很大程度上受到超现实主义的影响。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岳敏君的画中开始不断出现以自己的脸为原型——咧嘴傻笑的人,定格的“笑容”俨然变成一幅面具。他以嘲讽的态度质疑现实社会,其招牌式笑脸出现在各种场合,而这些场合恰是当代文化的缩影,其背后探讨的是关于生存状态、历史发展、中西方文化、全球化下的经济与政治等问题。


岳敏君曾多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1993、1999)、上海双年展(2008)等国内外重要展览,并在海内外多次举办个人作品展,包括今日美术馆、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深圳何香凝美术馆、纽约皇后区艺术博物馆等。其作品被法国弗朗索瓦·密特朗文化中心、法国国家当代美术馆、旧金山当代艺术博物馆、美国丹佛美术馆、韩国釜山美术馆、广东美术馆、深圳美术馆等多家重要艺术机构收藏。


岳敏君作为中国当代市场化的领头羊和国际化的先行者,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开始进行市场开拓,举办个展,进行海外推广,期间受到了张颂仁、乌里·希克的提携,参加数量众多的国内外重要展览。这个阶段的铺垫为岳敏君油画市场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然而,由于早期不愉快的画廊合作经历,使岳敏君在之后不愿与画廊签署代理协议,而是选择与多家画廊都保持合作关系。


2008年是岳敏君名利双收的一年。延续了2007年的火爆势头,岳敏君的《轰轰》以4813.8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创造了迄今为止其个人作品的最高拍卖纪录。同时凭借2007年大放异彩的市场表现,岳敏君在2008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2007年度风云人物”,在入选名单上,普京、巴拉克·奥巴马和希拉里·克林顿等名人赫然在列,而岳敏君是唯一一位中国人,也是唯一一位艺术家。


岳敏君个人最贵拍品

《轰轰》

182×250cm

1993年作,油画

HKD 54,087,500

佳士得香港,2008春拍


从2004年起,岳敏君无论是成交额还是成交量都在不断放大,至2007年达到最高点。而2008年受金融危机冲击,艺术品市场进入下滑通道,流拍作品频频出现,岳敏君也难以幸免。由于岳敏君的作品在欧美市场备受追捧,而金融危机对欧美造成的影响更为惨痛,所以岳敏君油画行情的下跌幅度甚至大于整体走势。这一情况在2010-2011年伴随中国艺术市场发力有所改善。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市场泡沫破裂,岳敏君作品行情再次跌落,即便是在近几年成交量有所上升的情况下,也未有高价作品产生。西方藏家抛售、缺乏专业市场运作、作品风格没有突破等原因最终拉垮其市场。



岳敏君的作品价格区间主要集中在10万人民币以下,占比42%;10万-100万人民币和100万-500万人民币价格区间的作品各占总成交量的25%。早期频频拍出的高价是如今岳敏君仍能跻身当代艺术市场翘楚的基础。500万人民币以上的作品占据了总成交额的60%,100万-500万人民币价格区间也占到总成交额的32%。



岳敏君作品的媒介以油画和版画为主,分别占总成交量的46%与41%。油画仍然是艺术家成交额的占比大头,94%的成交额由该类型贡献。然而,随着近几年潮流艺术的走热,带动了岳敏君的版画作品,尽管目前版画仅占其总成交额的1%,却有上升可能。



岳敏君的作品具备一定的海外市场基础,符号化极强的中国当代艺术更容易受到海外藏家的青睐。因此,岳敏君作品的市场分布十分广泛。香港在总成交量上占比最高,达34%;中国大陆、美国、英国、法国分别占总成交量的20%、16%、10%和5.15%,还不包括15%其他地区的成交。成交额贡献最多的则是中国大陆地区,达35%;香港和美国分别占总成交额的18%和15%。



刘炜作为中国最受瞩目当代艺术家之一,被誉为是中国当代最具才情的玩世现实主义艺术家。自由和才情是这位天才画家的主要艺术特征。长久以来,刘炜一直以其标志性的笔触和构图颠覆观者对绘画的审美习惯,从而赋予其作品一种难以言表和非同寻常的美感。


九十年代初,刘炜就开始频频亮相于包括威尼斯双年展(1993、1995)、圣保罗双年展(1994)在内的国际重要展览。刘炜个展不多,2018年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为其举办个展“图像180”,吸引了圈内众多知名人士到场。泰康保险集团、迪狄尔•赫斯(Didier Hirsch)、余德耀等是其作品的忠实藏家。


虽然刘炜是最早蜚声海外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之一,但因为其性格的疏离,缺乏市场运作和大量藏家的支持,刘炜作品的早期市场的表现显得相对低迷。2009年,台湾大未来林舍画廊介入刘炜的市场运作,与其开始代理合作关系。


“革命家庭”是刘炜早期创作的代表系列,有着特定的历史含义和学术高度。其系列下的作品《革命家庭系列:晚宴》曾在2012年以1746万港元(折合人民币1428.23万元)成交,刷新艺术家当时的个人拍卖纪录。2016年,该系列下尺幅最大的《革命家庭系列》(三联作)以3884万港元(折合人民币3258.68万元)再度刷新其拍卖纪录,一直保持至今。


刘炜个人最贵拍品

《革命家庭系列》(三联作)

172×381cm

1994年作,油画

HKD 38,840,000

香港苏富比,2016春拍


在2006-2008年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第一个高峰期里,与中国当代艺术集体狂飙突进的态势不同,刘炜作品市场虽因上拍量激增而有所上扬,但幅度较小,低于同辈重要艺术家的整体水平,是被市场低估的表现。直到2011年,刘炜作品市场才开始“井喷”,使其跻身“千万元”俱乐部。乐观的市场环境促使更多刘炜早期重要作品从海外回流国内,2011-2014年,其作品市场一直居高不下。而2014年之后,香港当代艺术市场的环境发生显著改变,日韩、东南亚艺术异军突起,加之西方当代艺术的持续涌入,使历经调整的中国当代艺术日渐式微,刘炜成交表现也随之回落。或许是在2015年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上马云专程看其作品但缘故,2016年刘炜成交额再次大幅度回升。但由于刘炜与其他当代明星艺术家相比缺乏市场运作,题材接受度也有限,作品产量不高,藏家群体局限且忠实,导致了其市场规模不大但价格相对稳定,正如近几年其作品市场走势。



刘炜的作品价格区间主要集中在10万-100万人民币,占比58%;100万-500万人民币价格区间的作品次之,占总成交量的24%。500万人民币以上的作品对成交额的贡献占比54%。可见,刘炜的低价作品很少,主要集中在中游价格,价格稳定,还存在上涨空间。



刘炜作品的主要媒介以油画为主,分别占总成交量的64%与总成交额的94%。刘炜具有极强的创造力和实验精神,勇于尝试各种材料及技法,其36%的成交量是来自包括铅笔、水笔、蜡笔、钢笔、墨汁、油彩、水彩、蜡等各种材料的综合绘画作品。



刘炜的作品市场主要集中在中国。中国大陆和香港分别是其成交量和成交额的最主要贡献地区。成交额上,香港占53%,大陆占42%;成交量上,大陆占59%,香港占31%。



作为“新生代”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刘小东在中国油画界独树一帜。刘小东用真实的笔触揭露了大时代中小人物群体的共性意识,他用现实的表现手法关注生活的本质,以观念性的描述揭示了中国社会的“市井文化”,将个体的真实与时代的荒谬紧密衔接,赋予了笔下人物鲜明的时代印记。


刘小东在世界各地举办和参与了大量展览,重要个展包括在北京中央美院美术馆、美国旧金山LIMN画廊举办的“刘小东1990-2000年”10年回顾展(2000),在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Asian Art Museum)举办的“三峡项目:刘小东绘画展”(2006),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刘小东:金城小子”(2010),奥地利格拉茨美术馆“刘小东:绘画的过程”(2012)等;他也多次参加世界级的双年展,包括威尼斯双年展(1997),悉尼双年展(2006)等。艺术家的作品被众多知名艺术机构收藏,包括美国波士顿美术馆、新加坡美术馆、中国上海美术馆、中国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美国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中国美术馆、瑞士尤伦斯基金会、日本福冈美术馆。


刘小东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在该校获得硕士学位后,长期任教至今。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得益于陈丹青的赏识,刘小东早在27岁便被知名藏家吴尔鹿购藏。同年,由他本人策划的“刘小东油画展”(1990)使其“一展成名”。画廊方面,台湾诚品画廊很早就与艺术家合作,2003年至今为其策划了多次个展。2012年,伦敦里森画廊宣布代理刘小东,推动其国际影响力进一步扩张。


刘小东的作品市场在2005年获得了快速的增长,当年共有八件作品过百万成交。2006 年,《三峡新移民》以2200万元成交,以破千万的价格成为刘小东作品的最高成交价,同时也摘得当时全球中国当代艺术拍品的桂冠。2020年,《战地写生——新十八罗汉像》在北京永乐上拍,最终以8050万元打破艺术家个人纪录。该作曾于2008年上拍,当年成交价仅6192.75万港元(折合人民币5573万元)。


刘小东个人最贵拍品

《战地写生-新十八罗汉像》

200×100cm×18

2004年作,油画

RMB 80,500,000

北京永乐,2020秋拍


刘小东的作品市场的高峰在2008、2010年,2009年的低谷之后市场快速回弹,再攀高点。但随后市场泡沫消退,刘小东的作品市场趋于稳定。相比榜单中其他艺术家,刘小东作品的成交量较低且波动不大。也正因如此,这一市场的成交额常被高价作品带动,如2014年的《违章》、2019年的《电脑领袖》及2020年的《战地写生——新十八罗汉像》。当年若有高价佳作现世,年度成交额就能实现明显的增长。



刘小东的作品主要集中在10-100万元区间,区间成交量占比44%;100-500万元区间次之,成交量占比39%。此外,虽然500万元以上的高价作品在数量上仅占16%,但对市场影响极大,在成交额上不容小觑,占累计成交额的比例达72%。



刘小东的主要创作媒介是油画。刘小东从卢西安·弗洛伊德(Lucian Freud)绘画中吸取养分,将目光聚焦于日常生活与熟悉人物,通过具象油画的形式描绘人与现实。在所有流通的作品中,无论是成交额还是成交量,油画的占比都将近100%。



尽管刘小东是最早国际化的中国艺术家之一,也与不少国际大牌画廊常年保持着合作关系,但其作品二级市场依旧集中在中国大陆,地区成交额占比达82%,成交量上则占71%。香港地区次之,地区成交额占比16%,成交量占比22%。



罗中立是中国当代艺术发展过程中的重要画家,为中国当代油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乡土写实主义时期,罗中立主要以社会底层的农民为描绘对象。随后艺术家专注对农民内在精神的挖掘 ,并逐渐转向原始表现主义。其作品充分体现了艺术家对当代社会现状的思考、对文化价值的批判,展现出超脱的社会民族感。


罗中立的作品《父亲》获“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一等奖(1981)、人民日报金奖(1981),这件颇具时代特征的巨幅油画作品广受关注,被收入国家教材,被认为是中国当代美术史的里程碑。包括《父亲》在内,罗中立多件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中国台湾山美术馆、美国哈佛大学、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立美术馆、新加坡美术馆、比利时国家历史博物馆等海内外艺术机构及私人广泛收藏。


罗中立艺术生涯的早期正值十年文革,高考恢复后考入了四川美术学院。在1982年毕业后留校长期任教,于1998年就任四川美术学院院长。2009年,罗中立受聘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当代艺术院院长,此外也有不少重要的学术兼职,推动我国文化事业繁荣发展。


在二级市场中,罗中立的作品高价频出。其作在2005年迈入百万大关,当年多件作品过百万成交;2007年,《过河》以1760万元破千万成交,同时成为罗中立个人的最高纪录。2013年,《春蚕》以3883万元成交,打破个人拍卖纪录;同名作品在2017年中国嘉德上拍时,以4945万元推动作品单价再攀高点。


罗中立个人最贵拍品

《春蚕》

216×140cm

1982年作,油画

RMB 49,450,000

中国嘉德,2017春拍


罗中立作品市场在2006年开始崛起,虽经金融危机有所波折,但这一上行趋势保持至2013年,并在当年攀升至历史性高点。此后随着大盘的调整、市场口味的变化,除 2017年《春蚕》的高价带动市场回温,近年来市场表现较为低迷。



罗中立的作品价格主要集中在10-100万元区间,这一区间成交量占比达51%,100-500万元区间则以31%的成交量次之。成交额上看,罗中立的高价作品并未明显拉开差距,500万元以上高价作品在成交额上仅占四分之一。



罗中立的主要创作媒介是油画,油画作品在成交额上占比约98%。罗中立油画作品充分体现他中西融汇,却又立足本土、情系农桑的艺术特点。艺术家早期经历了西方艺术史系统的洗礼,却在长期创作中根植中国文化,将目光聚焦在农民、农村,创造出有别于西方的、富有中国民族特色的油画作品。



罗中立的创作题材、绘画风格使其作品在本土备受欢迎。因此,他主要的作品市场集中在中国大陆,地区成交额占比高达82%,成交量占比达84%;香港地区的成交额次之,仅占成交额的15%、成交量的9%。



同列“当代艺术F4”,方力钧是中国后89新艺术潮流最重要的代表。他将人物肖像符号化,以“光头”形象为代表,结合泼皮、调侃的绘画艺术形式,被知名艺术评论家栗宪庭评为“玩世现实主义”。他的创作常在平视、仰视和向心式的构图中转换,以此来表达其绘画作品背后的平凡社会“小人物”的无奈心理。


方力钧至今已在东西方的重要美术馆举办过将近40次个展,参加过威尼斯双年展(1993、1997、2009、2013)、圣保罗双年展(1994、2011)等重量级双年展;作品被纽约现代美术馆、蓬比杜国家艺术中心、澳大利亚国立美术馆、旧金山现代美术馆、路德维希·科布伦茨美术馆、CP基金会、福冈亚洲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广东美术馆、民生现代美术馆、何香凝美术馆,以及其他重要收藏机构和个人收藏。


方力钧1989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1992年,他的作品展首次亮相于北京郊区一座经庙宇改建的博物馆中,从此进入大众视野;同年,在澳大利亚举办的“中国新艺术展”帮助艺术家吸引到了第一批国际藏家。由于作品中典型的泼皮幽默语符契合了西方世界对中国的观感或想象,方力钧作品《打哈欠的人》在1993年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使其获得了更广泛的关注。此后,方力钧作为中国艺术家的代表之一广受国内外艺术市场的关注,展览在全球遍地开花。画廊方面,方力钧曾公开表示不与任何画廊签约,但是曾与包括阿拉里奥画廊、空白空间等在内的多家画廊保持着合作关系。


方力钧的作品早在千禧年初便已出现在了拍卖场上。2005年,《2003.4.23》作为展出和出版次数最多的作品之一,在当年香港苏富比拍出了144万港元(折合人民币152.64万元),成为艺术家首件破百万的作品。2007年,《1997.1》以1030.4万元破千万成交,同时一举成为方力钧作品的最高记录。而艺术家作品的最高纪录则由《系列二(之四)》在2014年年创下,该作当年在香港苏富比拍出了5948万港元(折合人民币4704.87万元)的天价。


方力钧个人最贵拍品

《系列二(之四)》

200×200cm

1992年作,油画

HKD 59,480,000

香港苏富比,2014秋拍


艺术家的作品市场在2006年快速崛起。自2005年首次破百万后,2006年共有十件作品过百万成交,当年最高价甚至高达418万元。此后的2007年则迎来了市场的爆发,多件作品过五百万成交。随后,不同与其他几位艺术家,2011年及其后几年中的市场泡沫的出现和消退并未给方力钧的作品市场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几年中这一市场表现得极为稳定,不少成交价位居前列的千万级作品都集中在2010-2014年涌现。然而,近年来方力钧的作品市场显得后力不济,不仅未有顶尖作品现身,使得最高纪录仍保留在2014年。艺术家市场更是缺乏足够的关注和运作,导致流通量下行、成交表现不佳。



方力钧的作品并没有集中在特定的价格区间内。作品价格分别在10万元以下、10-100万元及1000-500万元区间在成交量上分别占比29%、35%和28%,比例分配较为均匀。对于500万元以上的高价作品,同样呈现出“量小价高”的特点:成交量上占比仅8%,却占据了过半的成交额。



从作品类型上看,方力钧的主要创作媒介依旧为油画,但版画专业出身的他也创作了不少版画作品。方力钧的版画追求完整的独幅创作,尺幅巨大,展现出较强的视觉冲击力,因此也有不少百万级别的作品,其中的最高价是以694.4万元成交的《2003.2.1》。然而从统计来看,虽然版画作品的成交量略高于油画,但油画在成交表现上更突出,成交额上占比近88%。



方力钧的作品市场主要在中国大陆和香港,两地在成交额上分别占比48%和34%,成交量上分别占47%和28%。此外,得益于海外媒体长期的关注,方力钧在海外市场,尤其是美国比较受欢迎:在美国成交的作品成交量占比超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