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春拍强势来袭,三大板块顶尖拍品先睹为快


因疫情搁置的嘉德春拍宣布将于8月15日至19日在中国嘉德艺术中心举行,预展期定为8月11日至14日。


去年嘉德春拍,37个专场累计成交额达18.3亿元。1件拍品过亿成交,24件成交过千万,7个白手套专场,15项成交纪录,可谓是频传报捷,异彩纷呈。


此次春拍专场数量相比去年有所下降,为34场,拍品数量也大大缩减,日场和夜场的总拍品数较往年减少了近100件。在疫情之下,嘉德贯彻缩量增质的策略,并降低拍品的估价和购买门槛,以期能让更多买家参与进来。


但仍不乏一些令人兴奋的的精品出现。以下我们整理了油画及当代艺术、中国书画、古董瓷杂三大板块估价TOP10作品,都有哪些精品能上榜?



油画及当代艺术

刘野 《小海军》(2000年)

布面 油画

105×91cm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LOT 1524

估价:RMB 25,000,000-35,000,000


《小海军》是刘野面对现代化与消费主义快速兴起的社会现实和社会转型期的诸多矛盾现象的情感回应,是他创作孩提时代的想象世界与图像的开始融入了其作为艺术家的深刻思考和敏锐观察。


本作曾在2016年出现于嘉德拍卖,但不幸流拍。而近年来,随着刘野市场认可度的提升,尤其是去年卓纳画廊宣布代理刘野,且其大尺幅作品《烟》和《让我留在黑暗里》在两年内分别以5218.2万港币(折合人民币4755.7万元)和4534.8万港币(折合人民币为4098.4万元)的高价位居其成交价榜单的第一、第二位,其作品的估价也水涨船高。本作在今年再度上拍,估价较2016年翻了一番。


周春芽《春天来了》(1984年)

布面 油画

163×186.5cm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LOT 1514

估价:RMB 15,000,000-25,000,000


本次嘉德春拍带来周春芽不同时期的精彩作品,包括“藏族系列”的《春天来了》(1984),“山石系列”的《雅安》(1995),“桃花系列”的《桃花红人》(2008)等,力求全面呈现周春芽艺术创作之路的发展与变化,及其绘画在当代语境下的重要意义。


其中,估价最高的是周春芽藏族题材绘画系列重要代表作《春天来了》,这也是本作首次现身拍场,估价在1500万-2500万人民币之间。


在《春天来了》中,艺术家采用色彩鲜明强烈的后印象主义手法,以浓艳的色彩和粗犷的线条表现藏族人淳朴豪放的形象和他们色彩丰富的服装,传递出一种浓郁和强烈的藏族风情。


靳尚谊《画家詹建俊》(1994年)

布面 油画

120×115cm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LOT 1509

估价:RMB 12,000,000-18,000,000


作为中国新古典主义写实油画的开宗立派者,靳尚谊典雅细腻的肖像语言在80年代已十分成熟,而后亦探索不止,求变求新。本作绘于靳尚谊艺术创作再登高峰的90年代,作品承继艺术家一贯严谨的造型笔法,又于自身婉约含蓄的艺术语言之中加之以苏联油画强烈坚硬风格的新尝试,成为新古典主义写实肖像的又一里程碑之作。


作品纳人入画又由画喻人,含蓄而精准地表达人物神韵,见证了靳尚谊和詹建俊两位中国当代著名油画家的半生友谊。《画家詹建俊》尺幅达120×115cm,是市场中罕见的艺术 家大尺幅肖像创作,此尺幅在其单一人物肖像画中位列第五。


靳尚谊创作生涯的诸多作品已回馈人民并进入国家级美术馆作为永久收藏,尚可流通的大尺幅画作尤为稀少,今春首次亮相于市场之中,极为难得。


刘炜《你吸烟吗?》(1998年)

布面 油画

122×139.5cm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LOT 1522

估价:RMB 8,000,000-12,000,000


在创作于90年代后期的《抽烟》系列作品中,刘炜一改早期创作风格,转为表现主义的创作手法,其标志性的腐糜美学语言开始形成,被栗宪庭评价为“溃烂之处,艳若桃李”。


此次上拍的《你吸烟吗?》作于1998年,正是该系列中的重要代表作。作品中刘炜以近乎溃疡般和粘乎乎的繁琐、细碎的笔触描绘了一个怪诞的形象以及膨胀的肉体。这是刘炜刻意描绘的腐糜美 学,要呈现溃烂之美势,必得消融皮肉之间的分野。


刘炜通过独特的用笔将当代人的生存感觉描绘在画布上,画中人物松散平凡的形象,隐喻着急速转变的中国消费社会精神堕落幻灭的情绪。


尚扬《楚人竞渡图》(1984年)

布面 油画

106.5×188cm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LOT 1511

估价:RMB 8,000,000-12,000,000


《楚人竞渡图》作于1984年, 是尚扬“表现与抒情时期”的作品,也是其探索形式语言变化期的重要创作。不仅奠定了尚扬在中国艺术界的地位,而且成为他整个艺术的出发点。画面上偏暖的土黄和褐黄延续了他这一时期“尚扬黄”的主色调,同时以朴实的手法及凝重的色彩描绘了楚人竞渡的场面。


借着这一整体形象,在一个更为宽广的历史空间中,尚扬鲜明地表达了其背后所承载的民族精神。联系2020年初这场由武汉爆发的疫情,让观者再一次见证了楚人坚强不屈的灵魂以及奋勇拼搏的精神。尚扬的 《楚人竞渡图》无疑是对这种精神表达的最佳诠释,该作品在艺术观念与形式语言层面实现了内在的同一性,其对当下所具有的 重要意义不言而喻。


刘炜《无题》(2002年)

布面 油画

300×150cm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LOT 1523

估价:RMB 6,000,000-10,000,000


本次嘉德春拍共上拍刘炜两个阶段的代表作品,在之前介绍过的《你抽烟吗?》之外,另一件上拍的正是这件《无题》。2000年之后,艺术家的创作逐渐转移到风景上,用抽象的形象来释放内心的情感。作为刘炜这一阶段的成熟之作,《无题》延续了刘炜惯常的复杂语汇与细腻肌理,灰色的颜料铺满画面的上半部分,似乎构建出了远方的地平线又或是天空。


刘炜通过特殊的笔触,流淌着的颜料,以及突然留出的画面空白,仿佛在提示观者,这不是在描绘现实中的风景,而是一个信手拈来的内心世界。


吴大羽《夜曲》

布面 油画

45.5×32.5cm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LOT 1501

估价:RMB 5,000,000-7,000,000


吴大羽是中国艺术现代化探索道路上的开拓者与启蒙者。经历数十年不被理解的艰苦探索后,吴大羽在80年代迎来了自己创作的高峰,将东西方艺术观念与绘画语言解构、融合与重构,构建出一个跨越两种文化的艺术世界,《夜曲》便是其中的经典之作。


本作曾于2005年在佳士得香港专场"中国绘画的新纪元— 国巨基金会藏品" 中亮相,最终以66万港元(折合人民币69.96万元)成交;之后,于2014年在嘉德香港再度上拍,最终成交价为575万港元(折合人民币454.25万元),年化收益高达9.84%。本次上拍或将成为吴大羽作品的市场表现走高的又一明证。


刘小东《春懒人嫌》(1993年)

布面 油画

157×172cm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LOT 1519

估价:RMB 4,800,000-5,800,000


作为“新生代”的领军人物,刘小东以其独特的视角,最先对于他这一代人的整体精神状态和现实处境作出了准确的描绘,从而奠定了他在 “新生代”群体中代表性画家的地位。


《春懒人闲》是刘小东90年代极其重要的代表作,也是尤伦斯夫妇收藏的第一张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见证了他们二人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初心。


刘小东能抓住生活中的真实感受进行艺术创作,从一个非常落实、具体的人物或事件的起点投射出一定的情绪性和观念性,以一种“近距离”的视角将他们的种种生活情状以及现实处境运用写实的手法呈现在画布上, 提示人们对现实的关注,构成了当代社会的生存风景。


刘野《雪中安徒生》(2005年)

布面 油画 丙烯

80×80cm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LOT 1525

估价:RMB 4,200,000-5,200,000


《雪中安徒生》及其开启的童话系列,是刘野艺术生涯中承上启下的重要系列。与此件作品同期创作的《美人鱼》、《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月的雪》、《让我留在黑暗里》等,均为超高水准的精品之作,使得“童话系列”成为刘野多个创作题材中最受市场追捧的目标。


本作中,安徒生被画家进行了图像化的唯美处理,提炼、转化成为 “刘野式”的纯净、童话表达。“安徒生”既是妇孺皆知的童话巨匠,也是刘野童年生活的一个符号,而“安徒生”也已经成为刘野童话系列中的重要符号。


这个看似带有忧郁的冷调画作,也因此寄寓了超越表象的沉稳力量,这种微妙的气质一直延续在刘野之后的创作中,流露出其从童年开始一直未逝去的童梦情缘。


袁运生《寞》(1996年)

油蜡 色彩 蛋 墨 麻

240×240cm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LOT 1510

估价:RMB 3,800,000-4,800,000


《寞》是袁运生重要艺术节点上的代表作,其中不仅有14年美国生活中对西方艺术的接纳和学习,也呈现出了其有别于西方文化体系的鲜明东方主体性。对生命力量的歌颂和对终极追求的探寻,显示出着袁运生继机场壁画后一以贯之的思索,成为其回国后进入再生、发展、总结的艺术生涯中的绝佳代表。


该作在袁运生回国后的几次大展和出版中,都有举足轻重的分量:作为袁运生个人 画集《中国名画家精品集— 袁运生》和《走向文明的自觉— 20 世纪中国美术名家:袁运生》的封面作品和在中国美术馆的个展 《走向文明的自觉— 袁运生艺术展》中的主视觉作品,堪称袁运生回国近30年来最值得研究和最具代表意义的作品。


中国书画


潘天寿《江天新霁》(1959年)

镜心设色纸本

72×241cm

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LOT0753

估价:RMB55,000,000-65,000,000


《江天新霁》属于潘天寿巨幅花鸟式山水,这类题材在潘天寿的绘画生涯中,直到20世纪50年代中期之后,逐渐形成定式,即在庞大的石块、山体上安置禽鸟,这种图示突破了八大山人和任伯年的花鸟画程式,同时又把山水画的体量之美移入画面,从而构成了潘天寿独一无二的个人面貌。


《江天新霁》作于1959年,纵72厘米,横241厘米,是潘天寿大幅作品的代表作之一,也是目前市场中所见尺寸最大作品之一。曾于2004年和2011年两度现身拍场,分别以748万人民币和4715万人民币的价格成交,7年时间翻了5倍有余。相隔9年,潘天寿的《江天新霁》再次上拍,拍卖行给出的估价并不算太高,或许是希望让更多对潘天寿画作感兴趣的藏家参与进来。


董其昌《书画合璧山水小景》(1613年)

册页水墨纸本

29.5×22.5cm×20

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LOT0780

估价:RMB35,000,000-45,000,000


董其昌《书画合璧山水小景》,此册作于明万历四十一年,董其昌时值五十九岁。正是他被排挤出京,闲居江南,研精艺事,已趋大成之时。此册十开,造境似云林,构图简炼而意境空阔;山石则以长披麻淡皴枯擦,松秀润淹。淡墨轻岚,一派江南,情景宛然。此册曾经张孝思、笪重光、允祉(康熙三子)、查莹、卓秉恬、李玉棻、孙梴(孙毓汶之子)递藏,流传有绪,鉴藏印甚多,并附有“董其昌书画真迹”的签条。


然而,此作之后的流转就如董其昌的经历一般,并非一帆风顺。据《中国古代书画图目》可知,此册曾入藏故宫博物院后退还;2016年又曾于嘉德上拍,遭遇流拍。此番,历时4年再度登上拍卖舞台,降低估价后的《书画合璧山水小景》是否会像董其昌的画技一般被赏识?


《明人尺牍》(暂无)

册页水墨纸本

尺寸不一;24×28.5cm;24.8×11.2cm;24.8×32cm;23.2×39.9cm

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LOT0773

估价:RMB35,000,000-45,000,000


《明人尺牍》此册集明代名臣、学者、诗人、书画家杨荣、李东阳、徐有贞、李应祯、吴宽、祝允明、文徵明、陆深、王宠、董其昌、黄道周、倪元璐等计六十八家,书翰信札近百通,内容涉及政事、艺文、友朋酬答,生活琐事等社会百态,是研究明代历史、书法及文人生活状态的重要资料。

此集大部分为乾嘉时著名学者钱载旧藏,并作详尽考订,是解读这些书札的桥梁与通途。


唐寅《虚亭岸帻图》(暂无)

手卷设色绢本

31.5×231.3cm

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LOT0781

估价:RMB25,000,000-30,000,000


在中国画史上,山水人物画是一个独特的类别。顾名思义,就是在通幅的山水中置入人物形象与活动场景,或托古,或言事,或寄情。与广阔的山水背景相比,画中人物体量虽小,但却多是画意凝聚的栖心所在。这一类型的画作,在南宋和明代尤多。这件唐寅的《虚亭岸帻图》可归于此列。


本卷有近代海上画家符铸题签条:“唐六如居士虚亭岸帻图,素石山房珍藏,铁年题。”画中这位高士正是稳坐虚亭、岸帻不羁的画意中心。“虚亭”之意,表面上指独踞高台、八面凌风的建筑形态,令人想到宋人写景谈理的诗和倪瓒高冷疏淡的画,而究其深处,“虚”恰恰蕴含着中国传统美学思想。


据此画中诸多藏印而知,此卷经安国、何良俊、裴伯谦、徐小圃、丁念先递藏。并经过多次出版、展览,是唐寅流传有序的佳件。


钱维城《春日回舟津门图》(暂无)

立轴设色纸本

166×114cm

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LOT0776

估价:RMB16,000,000-26,000,000


钱维城的山水画创作成就颇高。张庚在《国朝画征续录》中评述钱维城说,“其山水气象沉厚,得力于董邦达。”而据胡敬《国朝院画录》记载,钱维城“自幼喜画,初从族祖母陈书学画,作写意折枝花果。后转学山水,经董邦达指授,遂变画法。以干笔勾勒,重视烘染,于是笔墨浑然一体。又能作界画,名盛于世。供奉内廷,为画苑领袖。”


《春日回舟津门图》为乾隆帝命题之作,绘天津至北京段运河堤岸的黄昏景色。1767年仲春,乾隆帝巡察天津,深感康熙帝当年对河务的关注和亲力亲为的功绩,并为自己久未督察深感愧疚。其间多有自作诗记事抒情,“暮色暖熹微”就是其中之一,并命钱维城作图以记。在接到皇帝任务后,钱维城在黄昏的短时间内便完成了此画,他将文人画的笔墨及现实的景致完美融合,创作出的作品严整中显现秀逸、洒脱,十分难能可贵。


钱维城《花卉册》(暂无)

册页设色纸本

27.5×37cm×12

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LOT0775

估价:RMB15,000,000-25,000,000


《花卉册》十二开是其典型的花卉作品,分绘桃花、梅花、茶花、杜鹃等十二种折枝花卉,造形逼真,设色艳丽,每开均有乾隆御题七绝一首,颇有灿烂富贵的庙堂气象。并著录于《石渠宝笈三编》。


其以折枝花卉及蔬果花卉为擅,构图特点突出,少有鸿篇巨制。技法方面以恽派的没骨法为主,只是整体风格是在严谨中求生气,富贵中隐含野逸,用笔清秀、刻画细腻、赋色典雅,表现出雍容富贵的气质和格调。


郑燮《竹石兰蕙图》(1756年)

立轴水墨纸本

186.5×97cm

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LOT0783

估价:RMB15,000,000-20,000,000


在郑板桥存世的作品中,竹石兰题材一直是其最喜爱的题材。郑板桥画作存世量较大,其中以兰竹石为主要题材的也有不少,却鲜有如《竹石兰蕙图》尺寸之大。


郑板桥擅画小画,不擅大画,此幅《竹石兰蕙图》尺寸之大较为罕见,是为刘青藜母亲八十大寿所作。此时正值艺术家创作成熟期,用笔老辣多变,画面疏朗而意境幽远。


该画曾于2016年上拍,当时估价在2200万至3200万人民币间,最终成交价为2530万人民币。此次嘉德给出了一个非常保守的估价,给予更大的竞价空间。


张大千《天风海水》(1947年)

镜心设色纸本

92×47.2cm

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LOT0735

估价:RMB12,000,000-18,000,000


《天风海水》是本次嘉德春拍中张大千估价最高的一件画作。画面上,松涛浪涌之中,一位高仕席地而坐抚琴,颇有魏晋之风。高仕有童仆相伴于侧,以豹皮为毯,衣着十分华彩。作品创作于1947年,正值张大千传统水墨创作的巅峰时期。当时张大千以重金购得不少古代名家力作,对元代钱选的《天风海水》尤其爱不释手。这幅《天风海水》就是张大千临摹钱选的作品,如今钱选原作已下落不明,而张大千的作品却可以勾起观众对古画风韵的遐思。


这件《天风海水》距离上次公开亮相已有73年之久。1947年5月,上海成都路中国画苑举行“张大千近作展”,这一展览集中了张大千到达上海后的数十件精品佳制,当时张大千结束了在敦煌近三年的旅居,经过临摹敦煌壁画、寻找更古老的绘画传统,其绘画造诣实现了飞跃,令世人耳目一新。展览在当时的上海滩引发巨大轰动,其中售价最高的《江堤晚景》以旧币800万售出,时隔70年现身于2017年嘉德拍卖场上,以1.32亿人民币成交。因此,此次《天风海水》的成交表现也十分令人期待。


张大千《瑞奥道中》(1965年)

镜心设色纸本

95.0×60.5cm

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LOT0739

估价:RMB12,000,000-15,000,000


张大千一生好游历,自1956年应卢浮宫博物馆萨尔馆长之邀赴巴黎办展,首次游历欧洲,此后的十余年中,几乎每年都会有欧洲之行。在张大千泼墨泼彩的鼎盛时期,他先后在法国、瑞士、德国、英国、比利时等欧洲各国举办个展。


1965年8月,张大千应邀至英国,在伦敦格拉斯文化画廊举行“张大千伦敦画展”,这是张大千第一次到伦敦,也是他在英国的首次个展。这次展览大获成功,在英伦三岛引起热烈反响并获得高度评价。在张大千的首次伦敦个展中,有一组四件以“瑞奥道中”为主题,描绘瑞士、奥地利两地毗邻处的宏伟景象。本幅《瑞奥道中》是张大千伦敦个展“瑞奥道中”系列的第四幅。


张大千的泼墨泼彩山水,多以明丽的风光为主,如《爱痕湖》等,而本件《瑞奥道中》色调却比较深沉,当是描绘山雨欲来之意。在另外一幅《瑞奥道中》,大千曾题诗云:“阵云压天四山黑,中有蛰龙藏不得。欲雨未雨风欲来,霹雳一声崖谷裂。”用于此作,亦是十分贴切的。这类受西方抽象绘画影响的泼墨作品也深受西方藏家的喜爱。


齐白石《英雄独立》(暂无)

立轴 水墨纸本

170.5×45.5cm

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LOT 0695

估价:RMB 8,800,000-12,800,000


《英雄独立》是陈大羽拜师齐白石之后,齐白石所赠。这幅《英雄独立》画面真率朴厚,以粗笔淡墨画松干,重墨画羽毛、目睛、爪和松针,层次分明,笔墨厚重,是白石老人晚年典型的风貌。


松鹰是齐白石最喜欢画的题材之一,也是他的代表性画题,也向为藏家所重。晚年齐白石长居于北京,用家乡特有的马尾松来寄托思乡之情,也是其晚年创作的内在动机。


齐白石喜欢画鹰,且多画立于松树上的雄鹰。作为猛禽,鹰体现着一种刚健有力之美。把鹰与松画在一起,不仅是因为鹰常落松枝,也因为松本身具有一种挺拔不凋、不懼风雨的品质。


古董及瓷杂


明 紫檀、黄花梨九成宫大座屏

141×59×194cm

积微成著——积成堂古典家具专场·LOT3638

估价:RMB 10,000,000-20,000,000


明紫檀、黄花梨九成宫制式的大座屏,是目前传世实例中仅见的孤品,也是《积微成著——积成堂家具》专场的重头戏。积成堂家具收藏的主体,建成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其间得到京城古典家具界专家张德祥、马未都、梁广平等诸先生的指教和助力。在这个意义上,积成堂的家具收藏其实是凝聚了当下这一代精英的审美和智慧。


自从古斯塔夫·艾克、安思远、王世襄等诸位学者专家研究明式家具以来,出现了一系列著录、画册等出版物,但从未见过这种九宫格制式的座屏。据已知的公、私收藏中亦未出现过该制式的座屏。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此件明代的紫檀、黄花梨九成宫大座屏,是目前传世实例中仅见的孤品,其价格自然可期。


清康熙 青花团花锯齿纹摇铃尊

高23.5cm

墨香居藏盛世御窑精粹·LOT2705

估价:RMB 8,000,000-10,000,000


康熙御窑瓷器历来受藏家青睐,并在拍场上屡创天价。早在十年前的2011年嘉德春拍上,一对清康熙青花釉里红摇铃尊就以2415万人民币的高价成交,当时引起了业内不小的震动。


康熙摇铃尊素为瓷中贵胄,众多重要博物馆、知名藏家均有同类器收藏。其装饰工艺有两种。一种为青花,北京故宫博物院清宫旧藏中有一只,其造型、尺寸及装饰皆与即将上拍的清康熙青花团花锯齿纹摇铃尊相同,香港天民楼亦有一只,仅款识有别;另一种为青花釉里红,上海博物馆、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著名藏家胡惠春、 巴尔(A.W. Baur)等均有藏之。


此次上拍的清康熙青花团花锯齿纹摇铃尊系出名门,流传有序。尊底旧签显示,其曾为美国马里兰州知名藏家Frederick J.和Antoinette H. Van Slyke夫妇及 J. P. Argenti珍藏。此尊曾于2012年于嘉德北京以1012万人民币成交,并收录于《嘉德二十年精品录·陶瓷卷》中,其分量不言而喻。


唐 “大唐雷氏斫”仲尼式古琴

通长122cm;肩宽19cm;尾宽14cm

丝桐金声——名家藏珍古琴萃选·LOT3695

估价:RMB 6,500,000-8,500,000


无论从历史文物,还是从乐器的角度来说,这件“大唐雷氏斫”仲尼式古琴都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斫匠秘诀》曾引雷氏语:“选良材,用意深,五百年,有正音”,可想见雷氏对古琴选材之重视。


雷氏制琴传统世代相传,延至唐末,达百余年之久。雷氏琴不仅为时贤所重,又为其后的宋儒珍赏,日益稀少的唐琴愈被世人珍重,跻身古董、古籍、书画收藏之列。


同时,此琴流传有序,背后的人文故事更是为人所传颂。它陪伴、见证了一代沪上琴人。此琴经教育家、上海音乐学院教授刘景韶先生珍藏十几年,广陵派第十一代传人梅曰强先生、南京艺术学院程午加教授、名画家张正吟先生等均抚奏过此琴。


宋 “龙云虎风”仲尼式古琴

通长121cm;肩宽21cm;尾宽15cm

丝桐金声——名家藏珍古琴萃选·LOT3696

估价:RMB 6,000,000-8,000,000


此琴为津门重器,由著名书法家、篆刻家华非先生珍藏六十余年,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华先生以一幅黄宾虹精品和刘奎龄佳作换得,原是华先生好友天津名门辛一夫先生家中几代传承旧藏。


辛一夫先生出生于书香世家,家境殷实,颇富收藏。其曾祖父辛家彦为同治甲戌年的翰林,也曾做过同治皇帝的老师;曾祖父的弟弟辛樾是当时的著名画家;祖父辛树人曾与张伯苓一道参与开办南开大学,也是周恩来的老师,还曾在光绪年间开办了一所音乐体育传习所,是现在天津音乐学院和天津体育学院的前身;祖母刘凤鸣,是现代著名画家刘奎龄的姑母;父亲辛鼎秋与周恩来是同窗好友。辛一夫先生后来是天津师范大学、南开大学有名的客座讲授,主要讲授书法美学,也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天津书协理事,香港羲之书画院名誉院长。


而华非先生也是一位卓有成就的文物收藏家、鉴赏家和研究家,被誉为“津门大玩家”,同样家学渊深。


能被两位卓有成就的学者珍藏的古琴可见非同凡响。此琴以“龙云虎风”为名,其趣味不同于“飞泉”、“石涧敲冰”这样以自然界声音形容琴音的琴名,更多表达的是儒者德行之回响,意味浓郁。


清雍正 青花缠枝花卉纹抱月瓶

高53.3cm

供御——宫廷瓷器、吉金及古董珍玩·LOT2655

估价:RMB 6,000,000-10,000,000


此抱月瓶模仿明代早期“苏麻离青”料的“铁锈斑”效果,典雅古朴。底落“大清雍正年制”六字青花篆书款。


永乐绶带耳抱月瓶虽为仿中东金属器,但并非为当地市场外销而做,而是为明代宫廷所制。在故宫博物院的清宫旧藏中可见两例,并有图录记载,录于《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青花釉里红(上)》,图版39,及《故宫博物院藏明初青花瓷 上册》,图版36;台北故宫博物院亦藏一例,同为清宫旧藏,著录于《故宫藏瓷:明青花瓷》,卷1,1963年,图版6。


作为雍正时期的仿物,该抱月瓶经过改良,带有清代御窑持重精致的气韵。与明初原型相较,雍正抱月瓶的蒜头口从半截变得完整浑圆,足部也从外撇弧度大的圆柱型变成微撇的梯形,拉长了口径部和足部占整体器型的比重,让观者的视线不再集中在腹部的纹饰之上,更着重整器比例的协调之感,适宜陈设。


无论是公开收藏,亦或是私人收藏,雍正绶带耳抱月瓶均极为罕见,但仍有两例。一例在故宫博物院,与本品相较,更接近明代永乐原型,没有融入清朝时代风貌;另一例曾出现于2018年的伦敦佳士得,并被作为封面作品,当时成交价为144.9万英镑(折合人民币1296.7万元)。


赵之谦刻 青田石自用印

4.8×4.8×5.3cm

清宁——金石篆刻艺术·LOT3495

估价:RMB 5,000,000-8,000,000


赵之谦是晚清艺坛上一位“诗、书、画、印”堪称四绝的多面手。他开创了以北魏书体刻朱文款识,以汉画像入款的新风。实现了他“为六百年来摹印家立一门户”的抱负。他的创新实践,影响和启迪了近代的吴昌硕、齐白石等大师。赵之谦在篆刻使上的创新精神和作出的贡献,是极为难能可贵的。

此枚赵之谦刻青田石自用印曾在众多出版物中出现,如《传朴堂藏印箐华》卷十二,P2;《赵之谦印谱》P7;《晚清四大家印谱》第二卷,P3;《近代名家书法大成》第四册,P19;《中国玺印篆刻全集》篆刻下,p148等,可见其分量之重。


在过往拍卖成交纪录中,赵之谦刻章虽并不少见,但其自用印价格一直居高不下。2017年中国嘉德拍出过两枚赵之谦刻青田石自用印,价格分别为523.25万人民币和1207.5万人民币。两枚印章与此次上拍的这方印尺寸相近,可作参考。


清雍正 厂官釉如意耳尊

高22.5cm

堂皇——明清单色釉暨宫廷御瓷珍玩·LOT2746

估价:RMB 4,800,000-6,800,000


雍正皇帝崇尚素雅,对单色釉瓷器情有独钟,因此雍正一朝御窑单色釉的烧造得到空前发展,慕古和创新之作频出。唐英《陶成纪事碑记》所载五十七种仿古创新瓷器品种中,单色釉就占据半壁江山,厂官釉即在此列。


据雍正十三年(1735年)唐英《陶成纪事碑记》载“仿厂官窑,有鳝鱼黄、蛇皮绿、黄斑点三种”。但厂官釉发展至乾隆时期,“黄斑点”一色便已不见载,或因黄斑点烧制难度大,仅为窑中偶得,故至乾隆时期已近失传。传世所见乾隆厂官釉作品中,亦不见此类釉色。因此其存世品十分罕见,仅见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例,流传至市场更是罕有。


这件厂官釉如意耳尊造型端庄古朴,器身光素不事雕饰,尤显风韵隽永,其色泽静穆深沉,又富天然韵致,具有极高的审美情趣。无论从美学价值,还是历史价值,这件如意耳尊均值得一藏。


明永乐 青花轮花绶带耳葫芦扁瓶

高25cm

墨香居藏盛世御窑精粹·LOT2710

估价:RMB4,800,000-5,800,000


该瓷器为瑞典藏家卡尔·坎普(Carl Kempe)旧藏。卡尔·坎普是二十世纪收藏中国金银器与白釉瓷器历史最为悠久之西方收藏家之一。他对中国文物十分热爱,其收藏颇为可观。


此件器形体端庄隽秀,胎体洁白细腻,青花采用上等苏麻离青料,呈铁锈斑效果,发色幽艳,纹饰清新雅致,晕染自然,充分展现出永乐青花瓷典雅秀美的艺术风韵。


此式青花扁瓶是明初景德镇御窑厂御瓷之经典造型之一,且极得中外皇室所青睐。造型创思灵感源于中亚陶器或金银器,而细节装饰上融合中国风格,展现出中国瓷器的新面貌。国内外众多博物馆都将其视为臻藏。此次上拍的器形、品相与北京故宫博物院、香港天民楼和瑞士玫茵堂有所雷同,可资比较。


清雍正 蓝釉水丞 (一对)

直径6cm

堂皇——明清单色釉暨宫廷御瓷珍玩·LOT2731

估价:RMB4,500,000-6,500,000


此对水丞造型精致隽永,品质极佳,成对流传近三百年,殊为不易。其不仅是雍正皇帝亲自督促下烧制的御用文房佳器,而且还是后世收藏大家“暂得楼”主人胡惠春先生旧藏。从暂得楼原配精致底座及包装,可以深深感受到胡惠春先生对器物的爱惜之情。能递藏暂得楼之作品,是每位收藏家可遇而不可求的梦想。


胡惠春,堂号“暂得楼”,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收藏家之一。他不仅收藏丰富,还积极支持文博事业的发展,曾向上海博物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等多家文博机构捐献珍藏的文物。上海博物馆就设有“暂得楼陶瓷馆”,来纪念并展出胡惠春先生所捐藏品。


清乾隆 御制洋彩“万花献瑞”大葫芦瓶

高60.3cm

供御——宫廷瓷器、吉金及古董珍玩·LOT2649

估价:RMB4,500,000-6,000,000


“万花献瑞”又称“百花不露地”、“万花锦”,初创于清雍正⼀朝,乾隆时期最盛,嘉道⾄晚清均有烧造,这⼀名词⾸次出现是在乾隆⼋年的《清宫瓷器档案》中。本件“万花献瑞”葫芦瓶在档案中的记载为:“九江关监督海绍恭进……⽩地洋彩万花献瑞葫芦瓶成对……”。


本件拍品身型硕大,逾六十公分。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有⼀例,同为葫芦瓶型,但尺⼨仅为半;巴黎吉美博物馆亦藏有⼀乾隆“万花献瑞”⼤罐,⾼48cm,原为Ernest Grandidier藏品;2017年,北京观唐皕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拍出过一件相似器,高58cm,成交价逾两千万⼈民币,可作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