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春拍现当代艺术盘点(附本季TOP20拍品榜单)


今年在疫情的影响下,香港春拍命途多舛。年初,随着疫情在亚洲爆发,苏富比把现代及当代艺术板块移师纽约,之后随着欧美地区相继沦陷,苏富比又将该板块“挪”回了香港,将其推迟至7月初;而随着香港地区疫情的扩散,佳士得和富艺斯等龙头也当机立断将本年春拍押后至7月。相比往年今年香港春拍竟形成了几大拍卖行隔空对垒的场面。


7月8日晚富艺斯率先举槌破冰,苏富比紧随其后传来捷报,昨夜随着佳士得两个现当代晚间专场的结束,本季香港春拍现当代艺术的重头戏正式落下帷幕。


就像是2003年“非典”并没有给艺术市场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艺术市场的成交额和成交量当年不降反升。2020年,同样是疫情压抑了购买热情,但市场需求一旦有了释放出口,便会集中爆发。本次香港春拍市场表现喜人,不仅高价频出,几场拍卖各自的总成交额更是超出预估,市场反应良好。


7月8日 富艺斯20世纪和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举槌破冰,赵无极刘野稳扎稳打

7月8日下午4点30分,富艺斯率先举槌破冰,举行本季首场大型现当代艺术晚拍。全场共计22件拍品,仅仅有2件流拍,最终成交率高达90.9%,总成交额达1.95亿港币,数字较去年香港春拍同一专场增长了约10%。


虽然上拍数量不多,但是本次香港春拍富艺斯提供了不少佳品,全场共有四件作品最终破千万港元成交。整场拍卖由中国现代艺术大师赵无极领衔,他的两件作品《22.6.63》和《24.10.63》分别以5431万和4636.5万港币成为成交价排名第一和第二的拍品。


富艺斯本次春拍预展现场,左起为《22.6.63》、《24.10.63》


7月8日 苏富比现代艺术晚间拍卖:

金字塔顶端的旅法艺术家们

本季,苏富比现代艺术晚拍凭借35件精品斩获8.26亿港元,远超拍前6亿的估价,给市场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全场竞买氛围热烈,最终成交率高达97.1%,并有4件拍品过亿 。朱德群、关紫兰、庞均和陈庭诗也分别刷新了各自的拍卖纪录。其中,常玉创作于其巅峰时期的《绿色背景四裸女》以高达2.58亿港元的价格领衔整场拍卖,也成为本季香港春拍最贵拍品。


常玉《绿色背景四裸女》拍卖现场


在“赵无极热”多年延续,艺术家市场持续火爆的当下,本次香港春拍各大拍卖行接连推出多件赵无极不同时期的大作,以期占领市场高地。不仅佳士得、富艺斯将其作为主推,苏富比更是一举推出了赵无极1959至1988年间共七幅作品。


本次苏富比现代艺术春拍,“留法三剑客”和常玉为代表的旅法艺术家们的作品表现尤为精彩——本场最终成交价超千万港币的共有9幅作品,其中赵无极一人便占据了五个席位,常玉占据两席,吴冠中与朱德群则各占一席。


“留法三剑客”(左起):吴冠中、朱德群、赵无极


7月9日 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霍克尼成西方艺术亚洲上拍最二高价

本次春拍,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的估价达4.8亿港币,为亚洲苏富比该专场有史以来最高价,而最终成交结果也不负众望,以5.95亿港币溢价成交。本次专拍共计上拍48件,最终成交率高达93.8%。在诸如刘野、奈良美智等亚洲艺术“熟面孔”之外,本次苏富比还带来了多件当代西方艺术精品,拍卖的国际化程度大大提升。


预展现场


其中,大卫·霍克尼的《30朵向日葵》以1.148亿港币的最终成交价领衔本次当代艺术春拍,仅次于去年以1.15亿港币成交的《THE KAWS ALBUM》,位居西方艺术品亚洲拍卖成交金额第二位。


大卫·霍克尼《30朵向日葵》落锤现场


7月10日 佳士得现代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常玉、赵无极破亿成交遥遥领先

本场成交额高达6.07亿港元,远超当初预估。其中共有2件破亿拍品,分属于常玉和赵无极两位中国现代艺术大师。本次共计上拍45件,成交率相比本季的另几场拍卖不遑多让,最终报于95.6%。当晚同时还刷新了黄宇兴、陈可、禤善勤、乔纳森·查普林(Jonathan Chapline)、哈维尔·卡勒加(Javier Calleja)、梁春尔等6位艺术家拍卖纪录。


本次佳士得春拍的重头戏依旧集中在现代艺术大师常玉和赵无极身上。在激烈的争夺后,前者《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最终以1.92亿港元的成交价超越赵无极1.14亿的《18.11.66》,不仅摘取了本场拍卖的桂冠,更是打破了常玉静物画的成交记录。


《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落槌现场


7月10日 佳士得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香港拍场:

艺术市场新模式成果喜人

早在去年,佳士得就对公众放出了“ONE”全球联合夜拍的消息。本次拍卖跨越门类、跨越国界,由香港、巴黎、伦敦、纽约四地的首席拍卖官同时举槌,全球联动拍卖。最终成交结果也不负所望,报32.75亿港币(约合美金4.21亿)。其中香港拍场的成交金额为2.14亿港币,最终成交9件,成交率达90%。


“ONE”现场同步直播


佳士得十分重视本次全新概念的全球接力拍卖,上拍的作品虽然数量不多,但几乎件件精品。其中,乔治·康多(George Condo)和山口长男分别凭借《力场》和《黄色四边形》打破了个人成交纪录。


下文将详细介绍成交价TOP20的作品。



TOP 1 | 常玉《绿色背景四裸女》:2.583亿港币

今年春拍,常玉的裸女系列一如既往受到热捧,艺术市场通讯曾在“春拍巡礼”系列中详细介绍了他本次上拍的大作《绿色背景四裸女》,并给出了2亿的估价。常玉如今是现代艺术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明星,在去年凭借《五裸女》和《曲腿裸女》相继破纪录后,市场信心看涨,因此7月8日当晚《绿色背景四裸女》的竞拍过程尤为激烈。在经过12分钟20多次的加价后,最终以2.25亿港元落槌,连佣2.58亿港元,仅次于去年以3.04亿港元成交的《五裸女》,为常玉作品拍卖第二高价。


常玉《绿色背景四裸女》,1950s

油画 纤维板

100×122 cm

香港苏富比·现代艺术晚间拍卖

成交价:258,341,000港元



TOP 2 | 常玉《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1.916亿港币

本作是私人收藏手中唯二的大尺幅红底白菊作品之一,当晚从4500万港元叫价起拍,经过近10分钟27口叫价的激烈竞争,以1.67亿港元落槌于电话委托,加佣金1.92亿港元,一举成为常玉成交价排行前五,同时也破纪录地成为了常玉静物画作的最高成交价。


常玉在7月8日刚刚凭借《绿色背景四裸女》在香港苏富比创下个人第二高价,本场便又以《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实现近两亿成交。虽然本次香港春拍常玉作品在数量上不如赵无极,但这两件作品的成交价最终位列本次春拍的第一、第二位,远超赵无极。


常玉《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1940s-1950s

油彩 纤维板

110×60 cm

佳士得香港·现代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成交价:191,620,000 港元


TOP 3 | 大卫·霍克尼《30朵向日葵》:1.148亿港币

《30朵向日葵》创作于1996年,此时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已年近六旬,他从摄影重返绘画,在艺术造诣达至巅峰之际,创作了这件花卉作品。《30朵向日葵》是霍克尼花卉系列的重点之作,被选为1997年“花卉、脸庞与空间(Flowers, Faces and Spaces)”展览的图录封面——该展集合了霍克尼所有花卉系列作品。在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晚拍中,《30朵向日葵》以1.15亿港元成交,以遥遥领先的价格成为该专场成交价TOP1作品。


大卫·霍克尼《30朵向日葵》,1996

油画 画布

183×183 cm

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成交价:114,827,000 港元

TOP 3 | 赵无极《20.03.60》:1.148亿港币


近几年,赵无极作品市场表现强劲,每年均有多件作品成交过亿,本季共3件作品过亿成交,足以证明其作品市场地位。


赵无极的《20.03.60》是首次上拍,但苏富比在拍前给出了极高的估价——是此次香港苏富比现代艺术晚间拍卖赵无极作品中的最高估价,由此可见苏富比对于这件作品价值的肯定。此作也不负众望,以1.15亿港元的价格位列该专场第二高价。《20.03.60》诞生于1960年,正值赵无极完成环球旅行回归巴黎之时,旅途中不但受到美国战后抽象表现主义风格之激荡,还结识了第二任妻子美琴,炙热的爱情与新艺术形式的碰撞,给予赵无极无限创作灵感,影响其风格从“甲骨文时期”走向了“狂草时期”。


赵无极《20.03.60》,1960

油画 画布

130×162cm

香港苏富比·现代艺术晚间拍卖

成交价:114,827,000港元


TOP 5 | 赵无极《18.11.66》:1.144亿港币

无独有偶,佳士得香港同样力推赵无极佳作。《18.11.66》是60年代赵无极“狂草时期”的作品,过去30多年,“狂草时期”作品出现于拍场的数量仅二、三十幅,每有释出均引得藏品激烈竞争。此件作品还附有赵无极基金会于2017年签发的保证书,并登记于赵无极基金会之文献库,无真伪争议。以1.144亿港元的高价成交无可厚非。


赵无极《18.11.66》,1966

亚克力 画布

97x195cm

佳士得香港·现代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成交价:114,440,000港元


TOP 6 | 朱德群《自然颂》:1.137亿港币

《自然颂》是朱德群唯一一幅五联屏油画,其诞生于1983至1984年,正值艺术家重回两岸三地、撰写事业新章之际。同时,《自然颂》多次包揽其重要展览画册之封面、封底位置,足见该作的重要性。自2012年起,朱德群作品拍卖市场表现低迷,远落后于“留法三剑客”的另两位。


此次《自然颂》以1.14亿港元的成绩成交,是香港苏富比现代晚间拍卖排名第三的成交作品,不仅刷新了艺术家拍卖的最高纪录,更重要的意义是——使朱德群终于跻身亿元俱乐部的队列,提升市场信心。对于自然颂的价格分析可参照“春拍巡礼系列——朱德群《自然颂》”。


朱德群《自然颂》,1983-1984

油画 画布

162×650cm

香港苏富比·现代艺术晚间拍卖

成交价:113,688,000港元


TOP 7 | 赵无极《19.11.59》:1.108亿港币

在香港苏富比现代晚间拍卖上,另一件赵无极的作品《19.11.59》同样以亿元成交。《19.11.59》标志着赵无极“狂草时期”的起点。该作于1961年9月1日被纽约库兹画廊购藏,并长期展示于作为展览总部的88大楼,足见赵无极在五、六十年代于美国收藏界所受到的高度重视。如此重要的作品现身拍场必然激起一番激烈争夺——从4500万起拍后,经历31口加价后落槌于9550万港元,加佣金1.1亿港元成交。该作2009年曾以3034万港元成交,十余年时间里增值200%以上。


赵无极《19.11.59》,1959

油画 画布

114×146cm

香港苏富比·现代艺术晚间拍卖

成交价:110,840,500港元


TOP 8 | 格哈德·里希特《霜(1)》:7925.5万港币

创作于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黄金时代的《霜(1)》(Frost(1)),是艺术家探索抽象绘画的又一次尝试。本作采用了极富动感韵律的作画方式,这也是里希特艺术生涯后期的标志性特征。相比于早期简单、直接的处理,他进一步把更复杂、细腻且全面的笔法引入到作品中。这一创作技法上的突破使得艺术家在美学上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虽然本作最终成交价不及里希特以往更高价的拍品——他的个人最高成交纪录高达2亿——但近8000万的成交价创下里希特作品亚洲地区拍卖的最高价记录。


格哈德·里希特《霜(1)》,1989

油彩 画布

144.8×100 cm

佳士得香港·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

成交价:79,255,000 港元


TOP 9 | 克里夫・斯蒂《PH-306》:6414.2万港币

克里夫·斯蒂(Clyfford Still)虽于国内的知晓度不高,但作为掀起抽象表现主义的先驱,他在美国画坛的地位不亚于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等美国当代艺坛巨匠。此次上拍的《PH-306》正值艺术家全面步入抽象领域的时间点诞生,用色对比强烈。该作以6414万港元成交,在拍前估价范围里,由于艺术家在国内影响力不足,买气尚欠,仅经过5口加价便早早结束。


克里夫·斯蒂《PH-306》,1946-1947

油画 画布

136×71cm

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成交价:64,141,500港元


TOP 10 | 赵无极《22.6.63》:5431万港币

赵无极的《22.6.63》于7月8日富艺斯香港20世纪和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中以5431万港元的价格拍出,是该专场的最贵成交拍品。该作为赵无极狂草时期的创作,曾被美国知名现当代艺术收藏家沃尔特·比尔兹利(Walter R. Beardsley)收藏。该藏家从纽约库兹画廊购得其作,而库兹画廊的主人正是将赵无极作品引入美国主要博物馆的重要推手——山姆·库兹(Samuel Kootz)。该拍品重要且珍贵的来源,成为其加分的一大亮点。


赵无极《22.6.63》,1963

油画 画布

146×89cm

富艺斯香港·20世纪和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成交价:54,310,000港元


TOP 11 | 乔治·康多《力场》:5315万港币

根据Artprice数据,乔治·康多(George Condo)的主要市场集中在欧美地区,将近89%的成交额由英美两国贡献。近年来,随着艺术家影响力的扩大,他在亚洲的市场认可度也在逐渐上升。他于2018年首次在香港举办个展,并荣登当年香港巴塞尔艺博会海外艺术家成交额TOP1。


本作的最终成交价报5315万港币,成功实现康多个人最高成交纪录。


乔治·康多《力场》,2010

亚克力 炭笔 粉彩 麻布

208.3×208.3 cm

佳士得香港·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

成交价:53,150,000 港元


TOP 12 | 赵无极《29.02.88》:4990.4万港币

该作创作于80年代末,是赵无极典型的“无境时期”的创作。此时的赵无极已被视为殿堂级大师,全球博物馆展览邀请不断,在沉淀了人生阅历与智慧后,赵无极再次呈现出新的创作面貌——开放式构图,扩散、放空,将结构巩固于四周,给予中央位置更多空间,笔法率性洒脱,反映出艺术家豁然开朗的心境,是对自由的释放,以及对“无我”的探索与想象。该作以4990.4万港元成交,成为香港苏富比现代晚间拍卖赵无极成交价排名第三的作品。


赵无极《29.02.88》,1988

油画 画布

162×130cm

香港苏富比·现代艺术晚间拍卖

成交价:49,904,000港元


TOP 13 | 赵无极《23.03.68》:4747.5万港币

1968年,当时赵无极已经完全过渡到了抽象画风,并构建起他独树一帜的表达方式。这一时期赵无极逐渐将自己的作品从以中央为核心的构图中解放出来,本作正是赵无极迈向70年代新阶段的过渡作品。作为当年创作的画作中尺寸画幅最为宏大的作品之一,《23.03.68》以极高质量的笔触、细致入微的色彩变化及令人心旷神怡的构图布局,完美地呈现了艺术家最富有标志性的创作风格。


本作最终以4747.5万港币成为赵无极本次春拍排行第六的作品。


赵无极《23.03.68》,1968

油彩 画布

89×130 cm

佳士得香港·现代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成交价:47,475,000 港元


TOP 14 | 赵无极《24.10.63》:4636.5万港币

《24.10.63》与上述的《22.6.63》有着同样的背景来源,是藏家沃尔特·比尔兹利在库兹画廊一起购得。虽然同样是赵无极创作于1963年的作品,但由于此作的尺幅略小于《22.6.63》,因此价格上也略逊于前者。二幅作品一金一红,寓意富贵、喜庆,更契合华人的喜好。


赵无极《24.10.63》,1963

油画 画布

194×97cm

富艺斯香港·20世纪和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成交价:46,365,000港元


TOP 15 | 刘野《让我留在黑暗里》:4534.8万港币

刘野是2019年度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黑马艺术家,他以3.13亿人民币的年总成交额荣登2019年度中国当代艺术拍卖排行榜榜首。同年,其作《烟》以5218.2万港元的成交价刷新其个人最高拍卖成交纪录。今年,香港苏富比乘胜追击,在今年7月9日现代晚间拍卖中带来刘野另一件巨作《让我留在黑暗里》,该作是刘野红色系列巨制外唯一一幅大尺幅人物画作,重要性可见一斑。最终,《让我留在黑暗里》以4535万港元成交,为艺术家作品拍卖成交价的次高。


刘野《让我留在黑暗里》,2008

亚克力 画布

219.7x299.7cm

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成交价:45,348,000港元


TOP16 | 艾德里安·格尼《前往塔拉斯孔的路上2》:3372.5万港币

梵高的艺术影响一直表现在艾德里安·格尼(Adrian Ghenie)本人的作品中,本作正是根据这位荷兰艺术大师失落的自画像《去往塔拉斯孔路上的画家》(The Painter on His Way to Work,1888)创作的。


格尼用他独具一格的绘画语言对原作进行重新演绎,将画面转变为色彩、图案、质感交织下的千变万化的虚幻面纱。本件作品中,画家戏剧化地反映了时间是如何改变人们对艺术与历史的理解方式,为这种深藏在人们集体潜意识中的事物增加了更多层次的迷惘与巧思。


本作最终成交价为3372.5万港币,位居这位年仅43岁的艺术家作品成交价前五位。


艾德里安·格尼《前往塔拉斯孔的路上2》,2013

油彩 画布

210×160 cm

佳士得香港·现代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成交价:33,725,000 港元


TOP 17 | 赵无极《荷兰小镇》:3252.5万港币

1952年,赵无极在抵达巴黎两年后,开启了自己的欧洲壮游,在欧洲艺术与建筑的耳濡目染之下,赵无极萌生了无限的创作热情。而本件《荷兰小镇》正是他旅行期间典范佳构。这一构图通过大量纵横勾勒的线条,给观者呈现出其最富感染力的标志性图案——建筑的轮廓与剪影、人物与船只。

当时赵无极深受保罗·克里(Paul Klee)的启发,彻底改变了他对空间的处理方式、对符号和表征学的理解与色彩的运用,最终步入之后“保罗·克里时期”(1951-1954)东西方交融的全新艺术境界。


本作最终成交于3252.5万港币,为本次现当代春拍赵无极排行第八的作品。


赵无极《荷兰小镇》,1952

油彩 画布

65×92.5 cm

佳士得香港·现代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成交价:32,525,000 港元


TOP 18 | 奈良美智《三颗星》:2897.5万港币

来自日本的奈良美智是近年来拍卖场上炙手可热的明星,他的《背后藏刀》曾于去年以1.95亿元的天价成交,使之一举成为日本最贵艺术家。2020年香港春拍,艺术家的多件作品出现在包括苏富比、佳士得、富艺斯等各大拍卖场上,其中仅有一件《Mathematical Cliché》流拍。


本次上榜的《三颗星》是奈良美智在本次香港春拍中成交价最高的拍品,愤世嫉俗的小女孩神态狡黠,看似形象简单,但展现了日本青少年普遍对世界的疏远感和孤独感,引发了观者共鸣和喜爱。


奈良美智《三颗星》,2014

油画 画布

180.5×158.5 cm

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成交价:28,975,000 港元


TOP 19 | 刘野《天使合唱团(红)》:2775万港币

《天使合唱团(红)》是刘野最早期的绘画作品之一,来自他标志性的“红色帷幕”系列。这一系列以精心平衡的构图、逼真却令人心神不宁的场景致敬了马格丽特(René Magritte)和基里诃(Giorgio de Chirico)两位超现实主义大师。在此之外,本作集合了小女孩、红色、帷幕、大尺幅等多个刘野标志性的元素,也因此轻松地达到高价。


本作以1500万港币起拍,7口叫价后,最终以2775万落入某电话叫价的买家之手。虽然以近两千万之差低于刘野同样于本季上拍的《让我留在黑暗里》,但仍占艺术家单件作品成交价的第六位。


刘野《天使合唱团(红)》,1999

油画 画布

169.1×199.2 cm

富艺斯香港·20世纪和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成交价:27,750,000 港元


TOP 20 | 白发一雄《地退星翻江蜃》:2657.5万港币

《地退星翻江蜇》来自白发一雄最受欢迎的《水浒传》系列作品,全系列的艺术表达激烈狂乱、却又充满惊人魅力。该系列创作时间长达42年,分别以《水浒传》中的好汉来命名。其中,本作以第六十九位梁山好汉地退星“翻江蜇”童猛命名。这或许也是该画作以泼洒的蓝和翻滚的红为基调进行创作的原因。


白发一雄尤其擅长以身体作画,用身躯力量与油彩碰撞交融,这也使得他的抽象艺术充满着野蛮生长一般的力量,较西方抽象表现主义有过之而无不及。


本作最终以2657.5万港币的成交价在艺术家所有作品中位列第七。


白发一雄《地退星翻江蜃》,1960

油画 画布

130×162 cm

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成交价:26,575,000 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