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拍巡礼丨韦恩·第伯 《四个弹球机》:百岁艺术大师街机主题巨作首次亮相拍卖

韦恩•第伯《四个弹球机》

款识:Thiebaud 1962 (右下)

油彩 画布

172.7 x 182.8 cm

1962年作

佳士得

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

LOT 63

估价:18,000,000-25,000,000美金


韦恩·第伯(Wayne Thiebaud)创作于1962年的油画《四个弹球机》(Four Pinball Machines)即将现身于7月10日开始的佳士得“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


2020年恰逢这位艺术家100岁生日。作为第伯关键时期创作的最大尺幅油画之一,这件重磅作品凝结了他百年艺术生涯对美国文化中典型静物的遐思。作品估值高达1800万至2500万美金(约合人民币1.27亿元至1.77亿元)。其中最高估价超当前艺术家个人最高成交纪录的三倍多。下文将从市场、作品本身以及艺术史的角度出发,就该作的价值逻辑进行分析。


市场上行:个人最高拍卖记录有望刷新

肖像:艺术家韦恩•第伯的照片,拍摄:Max Whittaker,来源:sactown magazine


2019年韦恩•第伯作品的总销售额达3083万美金(约合2.146亿人民币),在全球所有艺术家中排名第60位。与他同时代的美国艺术家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排名第4位,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排名第21位,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排名第29位。


他的作品以典型的美国文化和美式生活中常见的静物为重要创作灵感,因此主要受美国本土藏家和收藏机构的关注。近十年内,有96.3%的成交额由美国市场贡献。从纵向来看,在过去的二十年中,第伯作品在拍卖中的成交量和成交额呈现波动上升的趋势。



截至目前,韦恩•第伯共有1638件作品上拍。其中,创作于2011年的《被罩住的蛋糕》(Encased Cakes)在2019年秋拍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中取得846.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953万元)的高价,成为其个人当前最高价作品。


排在第二位的《两个赌博机》(Two Jackpots)创作于2005年,2013年秋拍在佳士得拍卖行以63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827万元)的价格售出。它与此次上拍的《四个弹球机》相似,都是以街机游戏为灵感创作的布面油画作品。



弹球机与蛋糕,领带架以及熟食店的柜台一样,都是艺术家早期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从1956年开始画街机游戏,最早的《弹球机》(Pinball Machine)是一幅高度抽象的混合材料作品,描绘了一台弹球机,一台糖果机,以及一个小板凳上放着的可口可乐瓶。随后在1961年第伯画了《推币机》(Penny Machines),1962年《星星弹球机》(Star Pinball)和《两个赌博机》(Twin Jackpots)。半个多世纪以来,第伯对于街机主题的创作热情不减,近十多仍有新作出现。


韦恩•第伯《赌博机》,1962年。华盛顿 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 ©2020年韦恩•第伯 / 纽约艺术家权利协会(ARS)。 照片:华盛顿史密森尼美国美术馆 / 纽约艺术资源。


在他所有街机游戏主题的作品中,此次即将上拍的《四个弹球机》是尺幅最大、完成度最高的作品。除了这件超大尺幅的油画之外,为了研究,他还创作过一些内容高度相似的小尺幅作品。2011年春拍,《四个弹球机(研究)》(Four Pinball Machines (Study))(1962)在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晚拍中,以34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231万元)的价格售出;2019年春拍又以36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492万元)的价格再次在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成交。而即将上拍的巨作面积达到上述研究作品的三十倍以上。


韦恩•第伯《四个弹球机(研究)》,布面油画,28.3x30.8cm,1962。2019纽约苏富比成交:362万美元。


街机游戏:静物中的美国文化

弹球机在美国有着悠久的历史。第一台投币游戏机诞生于大萧条时期,最早的弹球机也在这个时候问世了。直到1947年机器才增加了弹板,弹球游戏开始变得与过去截然不同,玩家的命运被一个随意跳动的小球所左右。很快这发展成了一种赌博游戏,赢家可以得到各种各样的奖品,小到口香糖,大到珠宝首饰。慢慢地教徒和当局开始注意到这款游戏,认为它在鼓励年轻人偷窃、逃课,把钱全部浪费在游戏上连饭都顾不上吃。在《四个弹球机》中,第伯把对过去的回顾和对当代的观察、争议并置。


巨大的画布中心是一排五颜六色的弹球机。高挑细长的桌腿支撑着机器的身体,以艺术家标志性的精确主义风格进行渲染。一旦玩家启动游戏,闪亮的不锈钢小球就会弹出来,挡板、弹簧、小钟和小灯也随之开始工作。弹球在这个迷宫般的机器里穿梭,机器被倾斜的玻璃罩住,这里是艳红色的弹板,那里是深蓝色的挡板……第伯笔下的弹球机充满视觉冲击力,装饰着各种生动活泼,色彩鲜明的几何形状。五角星和锯齿形状都象征着动态。


韦恩•第伯《四个弹球机》 ,油彩 画布,172.7x182.8cm,1962年。


通常弹球机上面最引人注目的竖立的装饰面板会用高调的卡通和闪烁的灯光来装饰,但是第伯别具一格地与现实背道而驰。他用艺术取代流行文化,用独特的风格呈现了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的《同心方块》(Concentric Squares),贾斯珀•约翰斯(Jasper Johns)的《靶子》(Targets)和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的早期作品。因此,《四个弹球机》不仅仅只是一场怀旧的记忆之旅,更是对绘画本质的形式性和概念性研究。


弗兰克•斯特拉《Hyena Stomp》,1962年。伦敦泰特。 ©2020 弗兰克•斯特拉/纽约艺术家权利协会(ARS)。 照片:©泰特美术馆,伦敦/纽约艺术资源

韦恩•第伯《四个弹球机》(局部)

贾斯珀•约翰斯《靶子》,蜡笔画布报纸,167.6×167.6cm,1961年。埃德利斯•尼森收藏。

韦恩•第伯《四个弹球机》(局部)


他在方形背板中引入那些同时代艺术家作品的行为非常具有当代意义。其中斯特拉的第一幅《同心方块》于1962年首次公开,与《四个弹球机》的创作时间同年。


尽管第伯主要在加利福尼亚生活和工作,但他也一直敏锐地留心美国东海岸的艺术生态发展。斯特拉、约翰斯和勒维特的绘画与当时流行的艺术意识形态形成鲜明对比。这种新的抽象形式完全脱离了威廉•德•库宁,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和弗朗兹•克莱恩(Franz Kline)的姿态抽象(gestural abstractions)。这种新的抽象形式充满了焦虑和情绪。


从这个层面上讲,虽然第伯的作品经常与波普艺术鲜明的形式主义联系在一起,但在其他的许多层面上,例如他对色彩,光线和空间的描绘,会让人觉得他的艺术探索是抽象的。


除此之外,《四个弹球机》引人注目的另一个特征是对“视角”的大胆运用。通过改变透视规则,以及对影子的戏剧性刻画,画中的机器被艺术家推向了画板面前,这是第伯早期作品的典型代表。他拒绝了一点透视和两点透视的规则,形成属于他自己的现代主义形式。


对话经典:自学成才的艺术大师

韦恩•第伯在家里,萨克拉曼多,1961年。照片:©贝蒂•珍•第伯。艺术品:©韦恩•第伯/纽约艺术家权利协会(ARS)。


1920年第伯出生于美国亚利桑那州,在第伯很小的时候就举家搬至加利福尼亚州生活。成年后他曾就职于迪士尼公司。他在洛杉矶等地从事卡通画师和设计师的工作长达十年以上。虽然他从未接受过正统的艺术训练,但在艺术创作方面,他发明了一种有别于波普艺术常规范式的独特的具象写实主义形式。“我觉得我们很少触及现实主义绘画真正的能力。”他说。


第伯喜欢从日常物品中寻求灵感,这一点跟与他同时期的其他艺术家一样,比如安迪•沃霍尔和罗伊•利希滕斯坦。但第伯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他颇具触感的笔法和敏锐的色彩感。他专注于色彩,空间和光线的传达。第伯可以从看似普通的物体中发现无限的意义和隐秘的视觉潜能。


第伯对写实主义很感兴趣,尤其欣赏约翰内斯•维米尔(Johannes Vermeer)和让-西梅翁•夏尔丹(Jean-Siméon Chardin)的作品。他表示自己受到维米尔的影响尤甚,维米尔让他认识到了“延时观察”的价值。他把维米尔视作“冻结时间”的大师。


“这是惊鸿一瞥和久久凝视的差别,当你看着维米尔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得花很长时间去看,很长很长,时间不停地叠加,五分钟,一小时,三小时……她还在那里倒牛奶!”谈到维米尔作品的时候第伯这样说道。


约翰内斯•维米尔《倒牛奶的女仆》,布面油画,45.5×41cm,约1657-1658年。荷兰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


在《四个弹球机》中,这种“延时观察”的方法可以帮助观者去发现这张彩色印片般的图片中那些千变万化、深思熟虑、五颜六色的笔触。弹球机底部凹槽的深色阴影把这一点表现得淋漓尽致。缺乏光线的地方通常看起来是灰暗的,但是通过第伯的眼睛,我们看到了鲜艳的蓝色、黑色、红色、粉色、橙色、绿色。那些波动的边缘和跳跃的色彩营造出一种富有表现力的能量,使静止的物体表面呈现真实的动感。第伯说他的色彩感是偶然之中培养出来的。虽然他从来没有接受过正统艺术培训,但他留意到莫奈(Monet)和梵高(van Gogh)等艺术大师如何用对比色处理边缘,突出对象。


韦恩•第伯《四个弹球机》(局部)


《四个弹球机》创作于1962年,这对艺术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4月,艾伦•斯通画廊(Allan Stone Gallery)举办了他的首个纽约个展。斯通是一位艺术品经销商,主要因其代理的抽象表现主义作品而闻名,他曾拒绝安迪•沃霍尔,他说沃霍尔不会画画的故事也广为流传。第伯来到他的画廊之前,曾被他所接触的其他所有艺术品经销商都拒绝过,但斯通立刻被第伯的构图能力和创作技巧所吸引。两人开始了一段长达四十五年的合作关系。


约1975年纽约艾伦•斯通的住所(画面背景是本次上拍的作品)。 照片:©2020杰瑞米•斯通。 艺术品:©2020韦恩•第伯/纽约艺术家权利协会(ARS)。


在纽约展览取得巨大成功之后,同年他受邀参加了曼哈顿西德尼•贾尼斯画廊(Sidney Janis Gallery)的群展“新现实主义者”(New Realists)。评论家们对他独特的绘画风格非常感兴趣,并且受到纽约时报等赋有影响力的媒体好评。第伯在这关键一年完成的许多其他主要作品现在都藏于知名博物馆,其中包括休斯敦梅尼尔收藏《熟食柜台》( Delicatessen Counter)等等。



尽管静物画有其固有的艺术史内涵,但第伯通过彻底的现代主题更新了静物画的内涵。简洁的背景前面,四个弹球机焕发活力。第伯特别了解商业艺术家处理对象的手法,以及由此产生的视觉效果。例如用纯色的背景和果敢的线条来突出产品。他对美式生活的速写说明他与“波普运动”息息相关,但是他所做的不仅仅是纪念美国社会的消费主义,他在扑捉“美国式”的质感、光线和阴影,跃动的色彩和笔触组成迷人的交响乐。第伯说:“(我作品的主题)来自我生活的真实经历,我特别有幸生活在美国这片土地上。这可能是我做过的最真实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