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拍巡礼 | 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F版)》:同系列作品曾超10亿售出

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F版)》

1955年作

布面 油画

54.2x65cm


从1954年12月13日到1955年2月14日,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根据欧仁•德拉克洛瓦(Eugène Delacroix)的杰作《阿尔及尔的女人》(Les femmes d'Alger)绘制了十五幅油画,每幅画分别由A至O的十五个英文字母进行编号。这组作品代表了毕加索二战结束后长达近三十年的阶段性创作巅峰,是他第一次对一位艺术家前辈的作品进行如此全面而有深度的探索,也是他自战争时期以来最专注的一次研究。这些变体共同构建了现代主义绘画形式的范式,焕发着全新的活力。每一幅都有其与众不同之处,件件锋芒毕露,才华横溢。


阿诺德•纽曼《毕加索》,1956年


即将在佳士得“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出现的《阿尔及尔的女人(F版)》创作于1955年1月17日,是该系列的第六件作品。佳士得“ONE”夜拍将于7月10日正式启幕,并通过网络即时连线在纽约、伦敦、香港和巴黎四地同步举行。


毕加索在整个系列的探索中采用了多样的艺术表现手法,第一阶段他偏爱中型画布,而此作是第一阶段中完成度最高的一幅。画作色彩鲜明,空间感复杂,构图别具匠心。它在从中尺幅到大尺幅的过渡中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F版和O版交相辉印,分别标志着前后两个阶段的顶峰。


毕加索的《阿尔及尔的女人》是对近一个多世纪以前发生的历史事件和艺术的承接。1832年德拉克洛瓦在摩洛哥度过了六个月,当时法国的路易•菲利普国王(King Louis Philippe)派遣外交代表团去处理两年前法国侵略阿尔及利亚时引发的争端,德拉克洛瓦用艺术记录了这一事件。在返回法国的途中,德拉克洛瓦去了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结识了当地的一位工程师,这位亲法的工程师曾是一名基督教徒,后来改信伊斯兰较。在得到他的许可后,德拉克洛瓦拜访了他的“哈来姆”(阿拉伯语“حريم”或英语“harem”代表穆斯林社会中的女眷或妻妾,也代表她们居住的闺阁)。除家庭成员以外的男性这样做在传统上是被禁止的。


德拉克鲁瓦《阿尔及尔的女人》,布面油画,180x229cm,1934年。现藏于卢浮宫。


返回巴黎后,德拉克鲁瓦绘制了第一张大尺幅的《阿尔及尔的女人》,并于1834年在巴黎卢浮宫的大展中展出。后来路易•菲利普国王购入了这件作品。德拉克洛瓦在1847年创作了尺幅较小的第二个版本,他调整了人物的位置和建筑的样式、改动了装饰和光线。该作现藏于蒙彼利埃法布尔博物馆。在随后的几年中,这件作品成为欧洲大陆通向陌生国度和文化的一扇窗,它不仅激发了十九世纪东方主义的兴起并将这股热潮延续到了二十世纪,还启发了两位世界级艺术大师——毕加索和马蒂斯的创作,现代最伟大的两位艺术家都在自己的作品中体现了这种异国情调。


年轻而心怀抱负的毕加索来到法国以后,就一直对德拉科洛瓦和他的作品着迷。他在卢浮宫研究《阿尔及尔的女人》。在《阿维尼翁的少女》(Les demoiselles d’Avignon)(1907)中他将德拉克洛瓦笔下的“哈来姆”变成妓院,并展现了裸体的、颇具非洲特点的女人。1940年在鲁瓦扬(Royan)毕加索参照《阿尔及尔的女人》画了些素描,或许是为后期的油画作准备。“他经常和我说要画自己的《阿尔及尔的女人》,”弗朗索瓦•吉洛(Françoise Gilot)回忆道,”平均每个月我都会陪他去一次卢浮宫研究那幅画。我问他如何评价德拉克洛瓦。他睁开眼睛,说:‘那个混蛋。他真的很棒。’”。


▲毕加索《阿维尼翁的少女》,布面油画,243.9x233.7cm,1907年。现藏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2020年巴勃罗•毕加索遗产/纽约艺术家权利协会(ARS)。照片:©现代艺术博物馆/SCALA许可/纽约艺术资源。


毕加索在他自己的工作室里完成了《阿尔及尔的女人》,这间工作室位于巴黎大奥古斯丁街7号,设立于1937年。该系列中的画作有十幅色彩艳丽(包括即将呈现的F版),另外五幅色调偏灰 。毕加索在突出色彩和突出线条之间进行交替,以实现他试图达到的综合。他创作整个系列的过程在某种程度上是有计划性的,但更多时候是即兴创作。“毕加索常常跟我说,他老去想第二天的《阿尔及尔的女人》,好奇下一幅画会长成什么样子,”代理毕加索的艺术品经销商丹尼尔-亨利•卡恩韦勒(Daniel-Henry Kahnweiler)回忆说, “‘你知道吗,这不是复古,而是新的发现。’”


《阿尔及尔女的女人》的前两个版本(A和B)绘制于1954年12月13日,作品包含三个人物:一个在吸水烟,一个在睡觉,背景中还有一名女子站着 。在此后的版本中,坐在画面左侧的人物(即吸烟者)一直保持在原位,主导着作品的构图。


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A版)》,61x72cm,1954年。沃兹沃思雅典娜艺术博物馆,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

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B版)》,60x73 cm,1954年。私人收藏。


C版(1954年12月28日)和D版(1955年1月1日)开始出现四人构图,就像德拉克洛瓦描绘的一样,添加了第二个面向正面坐着的女子。在这两幅画布中,睡觉的人把腿高高抬起,而在之后的作品中,她都保持着这种姿势。


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C版)》,54x65cm,1954年。私人收藏。

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D版)》,46x55cm,1955年。洛杉矶郡立美术馆。


接下来的两个版本又变成了三人构图,分别完成于1955年1月16日和17日。E版尺幅相对较小,目前收藏于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F版尺幅较大,它便是即将上拍的那幅。在这件作品中,睡觉的人被放大了,四肢伸展开来,侵占了左侧抽烟者的空间。她赤裸身体的双腿从下到上占据了画布,双脚几乎触及上边缘。苏珊•加拉西(Susan Galassi)写道:“空间不再压缩人物,是人物在创造空间。她们的身体丈量出画面的长度、宽度和深度”。睡觉的人头向下转,与向上伸的腿恰恰相反,而躯干扭曲起来,以同时展现身体的正面和背面,毕加索为花了很多草图。


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E版)》,46x55cm,1955年。旧金山美术馆。

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F版)》,布面油画,54.2x65cm,1955。私人收藏。


除了参考德拉克洛瓦之外,该作还与安格尔(Ingres)创作于1839年的《宫女与女奴》(Odalisque à l’esclave)颇为相似。当时安格尔在展览上看到了1834年版的《阿尔及尔的女人》,便受其启发进行了创作。毕加索深知这两位19世纪的大师——浪漫主义的德拉克洛瓦和古典主义的安格尔都在他们自己的时代挑战了艺术风格和气质的传统典范。


在《阿尔及尔的女人(E)》中,毕加索将睡觉的人画成了蓝色,这是对马蒂斯1907年《蓝色裸体》(Nu Bleu)的一次挑战和致敬。这个蓝色的人身边是红色的吸烟者,她们一同确立了冷色调的整体氛围。相反,在F版中,毕加索使用了温暖而鲜明的色彩,主要由饱和度高的红色和金色组成;与蓝色比起来,这个版本的配色更具力量感。E版中那些轻柔的白色线条消失了,在此取而代之的是密集而富有表现力的色彩和图案,作品的表现比系列中的其他所有作品都更加透彻,哈莱姆的温室氛围跃然于画布之上。


在画完F版的第二天,即1955年1月18日,毕加索画了G版,G版只研究了站着的侍者的上半身。此后,他将这个系列搁置了一周,直到1月24日(星期一)才继续创作。


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G版)》,65x54cm,1955年。私人收藏。


这个阶段他开始画大尺幅的作品,并在几天之内就画了三幅。H版是三人构图的最后一个版本。


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H版)》,130x160cm,1955年。私人收藏。


在I版和J版中,又变成了四人构图,第二名坐姿女子被放到了画面中央醒目的位子,置于门框之内。


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I版)》,96.8x129.9cm,1955年。诺顿西门美术馆。

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J版)》,114x146cm,1955年。私人收藏。


在K版(1955年2月6日)和M(11日)版是完整的构图,而L(9日)版专注于研究抽水烟的人。在这几幅画中,毕加索使用了非常纯粹的语言和立体主义的表现方式,用素描的方式画油画,突出作品的结构元素。


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K版)》,130x160cm,1955年。私人收藏。

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L版)》,130x97cm,1955年。柏林贝格鲁恩博物馆。

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M版)》,130x195cm,1955年。私人收藏。


N版(1955年2月13日)是整个系列中的倒数第二件,延续了此前三个版本的抽象语言和薄涂手法,但是采用了新的配色,制造出不同的体积感和氛围。


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N版)》,114x146cm,1955年。华盛顿大学美术馆。


1955年2月14日,毕加索完成了《阿尔及尔的女人》的最后一版即O版。此后不久罗兰•彭罗斯(Roland Penrose)来到了毕加索的工作室。“这一幅接一幅的画作想我展示了《阿尔及尔的女人》所映射出的多样的风格和丰富的想象,”彭罗斯回忆说, “自第一眼看到摩尔风格的内饰和裸女挑逗的姿态,我就不由得想起马蒂斯笔下的女性。毕加索笑着回答:‘你说的对,我传承了马蒂斯笔下的女性,尽管我从来没去过东方,但这形成了我对那个地方的印象。’”


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O版)》,1955年。©2020帕勃罗•毕加索遗产/纽约艺术家权利协会(ARS)。


此次上拍的F版左下角签有艺术家本人的署名。最初由巴黎路易斯•莱里斯画廊(Galerie Louise Leiris)的丹尼尔•亨利•卡恩韦勒(Daniel-Henry Kahnweiler)于1956年5月从毕加索手中购得。1956年6月画廊将作品转手给纽约的维克多•甘兹和萨利•甘兹夫妇(Victor and Sally Ganz)。再后来纽约的丹尼尔•赛登伯格和埃莉诺•赛登伯格夫妇(Daniel and Eleanore Saidenberg)于1957年1月从前一位藏家手中购入此作,并在他们逝世后传给了后代。2011年由现在的所有者买入这件作品。


考虑到作品在这位艺术大师创作生涯和整个西方现代艺术史中的重要地位,此次佳士得并未对即将上拍的F版进行准确估价。据考,这是F版首次进行公开拍卖,作品本身并没有直接的历史价值参考。


但是同系列于2010年代以后上拍的两件作品分别达到了千万和亿美元的超高价格——其中,中型尺幅的L版仅描绘了一位人物,构图较同系列的其他作品简单得多,但它仍然于2011年以213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9亿元)的高价在佳士得拍卖行成交。



2015年在佳士得成交的大尺幅O版更是卖到了1.79亿美元(约合人名币11亿元),创下了艺术家历史最高个人拍卖纪录。且O版第二次成交的价格达到第一次(1997年)的560%。因此象征该系列创作第一阶段顶峰,与O版交相辉映的F版,也被给予了很高的市场期待。


《阿尔及尔的女人》系列代表作品对比

《阿尔及尔的女人》F(第6版)布面油画 54.2 x 65 cm 1955年1月17日

《阿尔及尔的女人》O(第15版)布面油画 114 x 146.4 cm 1955年2月14日


背景

从1954年12月13日到1955年2月14日,毕加索根据德拉克洛瓦的杰作《阿尔及尔的女人绘制了十五幅油画,每幅画分别由A至O的十五个英文字母进行编号。


构图

F版沿用了最初A版的三人构图:左侧的吸烟者、横跨画面前景的睡觉者和背景中站着的侍女。与同系列相比,这件作品中睡觉的人被放大了,四肢伸展开来,侵占了左侧抽烟者的空间。她赤裸身体的双腿从下到上占据了画布,双脚几乎触及上边缘。


O版采用四人构图,比三人构图添加了第二个面向正面坐着的女子。新增的女子被放到了画面中央,置于门框之内。相较F版,O版中的睡觉者占据的空间较小。而左侧抽水烟的女人从下至上支撑起整个画面的重心,得到了最为细致的刻画,成为整件作品的焦点。


色彩

在F版中,毕加索使用了温暖而鲜明的色彩,主要由饱和度高的红色和金色组成;与同系列的冷色调作品比起来,这个版本的配色更具力量感。O版的色彩鲜丽,毕加索将睡觉的人画成了蓝色,这是对马蒂斯1907年《蓝色裸体》(Nu Bleu)的一次挑战和致敬。


线条

第一阶段其他作品中轻柔的白色线条消失了,在此取而代之的是密集而富有表现力的色彩和图案,作品的表现比系列中的其他所有作品都更加透彻,哈莱姆的温室氛围跃然于画布之上。相较F版粗旷的笔触,O版的线条更加细致而利落。尤其是左侧女子的面部、和头饰都得到了该系列中前所未有的细腻刻画。


从成交频次来看,该系列作品出现在公开市场上的频率较低。15件作品问世半个多世纪以来,仅有1件拍卖过两次,7件拍卖过一次,而剩下的7件从未在公开市场出现。


截止目前,除了即将上拍的F版以外,整个系列中仅剩B、C、G、H、K、M六件作品存在于私人藏家手中,而其余作品已经全部进入公共收藏领域,这一方面体现了《阿尔及尔的女人》极高的学术价值和历史意义,另一方面也注定了该系列作品未来在市场上出现的频率仍将比较有限。


综合上述原因,估测《阿尔及尔的女人(F版)》将逆势引发激烈的价格竞争,推测估价在6000万-1亿美元。


参考:

1. https://www.christies.com/features/Lot-52-Expert-View-Pablo-Picasso-Femme-10602-7.aspx?sc_lang=en

2. 《毕加索的生活》,纽约,1964年。

3. M·麦库利编辑,《毕加索选集》,普林斯顿,1982年。

4. 《毕加索:他的生活和工作》,伯克利,198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