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美术馆收藏(七) | 和美术馆:传统与当代交融,本土与世界对话

和美术馆于2019年于广东顺德正式落成,现有美术馆及创始家族各类艺术藏品逾 400 件。和美术馆在根植本土的基础上,不断尝试以一种国际视野审视和拓宽收藏版图。美术馆和家族的藏品分为两条收藏轨迹:一为中国书画收藏,涵盖岭南画派、海派艺术等代表艺术家作品;二为中国现当代艺术,不乏国内与国际的知名当代艺术家。和美术馆围绕藏品,常设中国近现代馆藏展厅及当代艺术展示厅。


和美术馆

和美术馆

所在城市:佛山

收藏方向:中国近现代书画、中西方现当代艺术

创办者:何剑锋

执行馆长:邵舒

开馆时间:2020年

开馆展:“世间风物——和美术馆开馆大展”,2020年

机构性质:2019年登记成为广东省文化和旅游厅主管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公益性民营美术馆

理念和宗旨:在根植本土的基础上,不断尝试以一种国际视野审视和拓宽收藏版图

展览展示情况:建筑面积为16000m²,展示面积达8000m²

配套设施:咖啡厅、艺术品商店等

票价:150元/人


美术馆和家族收藏

美术馆及家族收藏体系非常全面地收藏了二十世纪中国艺术的作品,囊括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等岭南画派代表艺术家的作品;海派艺术收藏有吴昌硕、潘天硕、傅抱石等;另外齐白石、林风眠、张大千等重要艺术家作品也在家族收藏线之中。

中国现当代艺术方面,和美术馆藏有赵无极、周春芽、张晓刚、岳敏君、丁乙、刘野、尚扬等人的作品;而国际现当代艺术藏品涵盖安尼施·卡普尔、亚历山大·考尔德、达明·赫斯特、草间弥生、李禹焕、菅木志雄等人作品。

亚历山大·考尔德《黄色回旋镖与红茄的移动碎片》,1974

在和美术馆开馆展“世间风物”中,设置了两个藏品展单元:“风会之变——中国近现代美术作品展”和“西风渐,东风起——当代艺术作品展”,集中呈现了家族两方面的收藏。

从中国近现代艺术延展到中国当代艺术和世界当代艺术大家的作品,揭示了家族收藏视野的变化——在时间上的延伸和空间上的扩展, 试图寻找不同时期中国艺术的价值,在横向以及竖向比较中发现其错位的部分,并梳理影响关系的图谱。

毕加索《裸体的男人女人体》,布面油画,1968

本着对收藏事业的一腔热忱,创始家族持续地置入艺术作品,并逐步建立起符合美术馆理念的藏品体系。历经多年探索,终于有所积淀,心怀回馈家乡的使命与造福大众的愿景,家族投资兴建了和美术馆,并赋予其传承的意义。

传播岭南本地文化

由于美术馆创始家族的地缘性,这座位于珠三角文化腹地广东顺德的美术馆十分重视对地域艺术文化的推广。美术馆希望借助粤港澳大湾区的地理优势,在本土与世界之间建立传播的枢纽,让艺术更好地融入当地社区的同时,能够凭借自身的独特性在国际发声。

广东顺德属于岭南文化所在地。因此,和美术馆致力于对本土艺术,尤其是“岭南画派”的研究及收藏。目前,和美术馆已经拥有了“岭南画派”创始艺术家“二高一陈”(高剑父、高奇峰和陈树人)的典藏,这支由广东籍画家组成的画派,他们在中国画的基础上融合东洋、西洋画法,自创一格,着重写生,多画中国南方风物和风光,章法、笔墨不落陈套,色彩鲜艳,学者甚众,与京津派、海派三足鼎立,是20世纪主宰中国画坛的三大画派之一,学术成就不可小觑。

高奇峰《威震高岗》,纸本设色,1924

将“岭南画派”作为美术馆重点藏品的另一个原因是希望建立与顺德当地的联系,在共同的文化基因下,使在地观众更容易感知艺术的魅力,从了解本土艺术,以及本土艺术的发展历程,而产生对更广阔艺术的兴趣。

和美术馆不光是顺德的一个文化中心,还致力成为全中国岭南文化的讨论核心。美术馆希望将中国南部地区延续千年的多样文化融合在一起——包括地域风俗、饮食特色、气候状态、景观文化等等,把美术馆作为一个充满活力的聚合点,通过高质量的展览和艺术藏品,唤醒公众的审美意识。

高剑父《耕罢》,纸本设色,年代不详

从本土到国际

除了具有地域特质的岭南画派和其他中国近现代书画外,和美术馆还有丰富的国内外现当代艺术。和美术馆藏当代艺术主要为架上作品,其中又以1980年代以来的中国当代艺术为重。从创始人家族收藏的线索可以看到,家族对于当代艺术的收藏进入得比较晚,并且是从中国当代艺术拓展到世界的当代艺术以及前沿作品的收藏,这也反映了其眼界的不断变化。

刘野《百老汇往事》,布面油画,2006

和美术馆希望通过将岭南画派和其他艺术类别作对比,从而找到岭南画派是如何与外面的世界产生合作的答案,从在地视角发散至世界范围。在开馆展“西风渐,东风起——当代艺术作品”单元,中国当代艺术藏品与世界当代艺术藏品混搭在一起,以此探索全球视野下中国当代艺术中的价值和进程。当代藏品展既要回应以水墨为主的中国近现美术,又需要和主题展有所关联。基于对藏品和展出空间的条件限制,展览以有限抽样的方式,从时间线的传统向现代再向世界的横向交错的维度上展开,跳出自我叙事的逻辑,置放到全球背景下检视,以此回应“西学东渐”的开题。

安尼施·卡普尔《Glisten》,2018

面对以非遗传统文化为特色的佛山顺德,当代艺术对观众来说仿佛是天方夜谭的存在。如此,观众对当代艺术的接纳度成了和美术馆的的思考重点之一。和美术馆执行馆长邵舒认为,推广当代艺术是一个过程,即便是有困难,推行时间长,也需要坚持做下去,让当代艺术不再仅是小众人的艺术,而是属于大众的。

和美术馆的收藏体系在弘扬岭南本土文化同时,不忘将国际的先锋艺术引入岭南地区,使这片原本艺术生态相对贫瘠的地区,形成传统与当代交融,本土与世界对话的新艺术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