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霍克尼拍卖市场报告


640.webp.jpg

回望过去数年,大卫·霍克尼的作品屡屡成为拍卖场上的热门标的。作品《水花》(The Splash)曾于2006年以290万英镑的价格被香港富商刘銮雄拍得。2020年2月伦敦现当代艺术季上,大卫·霍克尼的作品再次以振奋人心的价格成交,成为全场焦点。《水花》价格在14年后增长7倍有余,以2411.7万英镑(折合人民币2.17亿元)售出。

在即将举行的2020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中,也将呈现大卫·霍克尼于1996年创作的《三十朵向日葵》,该作曾于2011年在纽约富艺斯以22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427.6万元)的价格拍出。此次相隔近十年的时间再次亮相拍卖市场,并选择于香港市场登陆,此番举措极具深意。
一方面,随着亚洲藏家对西方艺术热情的日益高涨,以及对大卫·霍克尼的认识加深,选择在此节点上拍无疑是为该作增加了成交筹码;另一方面,此次是大卫·霍克尼油画作品首次正式登陆大中华区市场,标志着大卫·霍克尼在亚洲市场将迈进重要一步。这些因素使这场拍卖意义非凡。(据苏富比昨日最新公告,由于疫情的影响,该专场将移师纽约举行,这无疑对中国市场来说非常遗憾。)
本报告将从大卫·霍克尼个人生平及重要事件、展览与出版、拍卖成交情况等维度,全面分析和回顾大卫·霍克尼的创作生涯及其市场表现。

640.webp (1).jpg







丰富的参展记录与出版物使大卫·霍克尼的传播度及影响力倍增。在全球范围内举办过的个展不下400场。自2014年起,大卫·霍克尼每年在全球范围内的平均个展数量不少于6场。

他的作品横跨各类媒材,极具突破性与实验精神。其作品从常见的绘画艺术到风格独特的照片拼贴作品,从录像装置跨界到歌剧舞台设计,涉猎广泛。同时,他还一直在尝试并使用时代最前沿的科技融合到艺术创作中去,包括传真机、激光影印机、计算机,以及近年来使用的视频、iPhone手机、iPad等设备。

大卫·霍克尼不仅是在世畅销艺术家,也是在世最贵艺术家之一。从近两年在世艺术家作品的拍卖成交量来看,,大卫·霍克尼排名第六。他创作于1972年的《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 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以9031万美元拍出,成为当时最贵在世艺术家拍卖作品,截止目前为止仍排在第二高位(第一位为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兔子》(Rabbit),以9107万美元在2019年纽约佳士得上拍出,险胜霍克尼)。

油画作品极为稀缺。虽然大卫·霍克尼是一位畅销艺术家,但其83%的成交作品类型为版画(5118件),有成交纪录的油画作品仅162件(含重复上拍),可见其油画作品释出非常有限,而其黄金时代的具象作品流通数量更是稀少,大多已经进入美术馆收藏体系。油画作品稀缺度决定了它们在卖方市场上人人觊觎的现状,以及牢牢占据市场的价格高地。

因此,大卫·霍克尼的作品成交价格两极分化显著。57%的成交额由500万美元以上价位拍品贡献,而该部分的作品数量不及总数的1%;而10万美元以下的拍品成交额占总数的10%,成交量却占到总数的96%。


640 (1).webp.jpg


640 (1).webp (1).jpg










大卫·霍克尼以其洛杉矶游泳池的绘画系列和照片拼贴系列而闻名,他被认为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英国艺术家之一。

1937年7月9日,大卫·霍克尼出生于英国布拉德福德。从小他就对艺术十分感兴趣,尤为崇拜毕加索、马蒂斯和弗拉戈纳尔。16岁时,霍克尼便已接受布拉德福德艺术学院传统写实绘画教育,虽然这与后来其艺术风格大相径庭,却为他打下了坚实的绘画基础。1959年,他进入了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研究生院,与彼得·布莱克(Peter Blake)和艾伦·琼斯(Allen Jones)等其他年轻艺术家一起学习。
1961年,24岁的霍克尼创作了《我们两个男孩紧紧胶着》(We Two Boys Together Clinging),这件作品引用自沃尔特·惠特曼(Walt Whitman)创作于1900年的一首同性体裁的同名诗歌,这也是其首次在作品中委婉的证实了自己同性恋的身份。在之后的50年里,霍克尼创作了大量的裸体肖像和同性恋题材作品,甚至在很多作品里表露出对男性的仰慕,以及切实地描绘出同志的生活。
霍克尼出名较早,在校期间便已小有成就,不仅参加了英国波普艺术标志性的展览“当代青年(Young Contemporaires)”,还获得了1962年皇家艺术学院的金勒斯奖。26岁时,大卫·霍克尼在英国举办了其首次个展。
1963年,向往加州生活的大卫·霍克尼来到洛杉矶,并于1966年正式搬至那里。洛杉矶的灿烂阳光与伦敦的阴郁形成巨大反差,他热爱这里的一切。在这里,霍克尼创作了许多与泳池相关的绘画作品;1968年之后,霍克尼开始新的尝试,更多关注于周遭的人,包括其恋人、朋友、亲人还有邻居,以其为主题创作的每一幅肖像画都能感受到加州阳光特有的躁动。
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至80年代,大卫·霍克尼将更多的创作时间转向摄影、歌剧和戏剧的布景和服装设计,以及中国卷轴画的研究上。其另一个代表系列"参与者"(joiners)便是霍克尼于80年代的重要创作,该系列由宝丽莱拍摄而成,再以多点透视的方式拼贴照片以获得一种移动对焦的效果。这一时期他笔下的物象,都以这种方式来呈现——被彻底分解之后再进行重新组合,从而得到视觉上的流动感与绘画感。
20世纪80年代末,霍克尼又重新开始拿起画笔,以海景、花卉和亲人的肖像为主要题材,2005年他回归故乡后,开始创作大尺幅的风景作品;同时在这一时期,他将科技融入其艺术创作中,1986年,他在一台复印机上创作了自己首件自制版画,自此他感受到了来自艺术和技术结合的魅力。1990年,他开始使用激光传真机和激光打印机进行创作;2009年,他开始使用iPhone和iPad上的画笔应用程序进行绘画。
大卫·霍克尼非凡的创造力与不拘一格的精神为其收获了无数的掌声与荣耀。2011年,大卫·霍克尼被评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英国艺术家;翌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为其颁发了英国功绩勋章;此外,他还获得了来自世界各地不同机构的9个荣誉学位。

大卫·霍克尼的厉害之处还在于其实实在在的社会影响力与号召力。2017年,泰特美术馆举办了大卫·霍克尼回顾展,是截止目前泰特美术馆最受欢迎的在世艺术家个展,创下47.8万观众买票参观的纪录(打破了达明·赫斯特在2012年于泰特现代美术馆创下的46.3万观众纪录)。


640.webp (2).jpg









1、展览情况

据悉,大卫·霍克尼在全球范围内举办过的个展不下400场。根据www.hockney.com网站,2011年至今,大卫·霍克尼举办51场个展,其中27场为博物馆展览及公众艺术项目,余下24场为画廊展,画廊展主要集中于佩斯画廊(Pace Gallery)、洛杉矶百叶窗画廊(L.A. Louver)、安妮朱达画廊(Annely Juda Fine Art)、勒隆画廊(Galerie LeLong Paris)和理查德格雷画廊(Richard Gray Gallery)举办。在博物馆及画廊双重推广下,大卫·霍克尼在学术层面和市场层面的传播度及影响力都非同一般。
大卫·霍克尼的展览影响辐射地域甚广,上述51场个展涉及10个国家、18个地区。其中超过72%的个展在美国(26场)和英国(11场)举行,这是大卫·霍克尼主要居住与生活的地方,因而在作品的收集与整理过程上相对较易;此外,美国与英国是全球艺术品市场的两大重心,对大卫·霍克尼的市场传播具有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640.webp (3).jpg

2、出版情况
据www.hockney.com网站显示,大卫·霍克尼的相关书籍与图册多达94本。其中《我的观看之道》(That's the Way I See It)、《隐秘的知识 : 重新发现西方绘画大师的失传技艺》(Secret Knowledge: Rediscovering the Lost Techniques of the Old Masters)、《中国日记》(China Diary)、《写给孩子们的图画史》(A History of Pictures for Children: From Cave Paintings to Computer Drawings)等多本著作均被译为中文,并大获中国读者好评。这些书籍与画册系统的从各个角度梳理了大卫·霍克尼的艺术创作生涯,94本中半数以上由大卫·霍克尼本人参与写作,为其学术研究提供了详实的文献考证,也使其市场根基更为稳固。

640.webp (4).jpg








成交率83.9%


截止2020年2月21日,大卫·霍克尼共有9536条拍卖记录,成交8001条,成交率高达83.9%。流拍作品多为版画与水彩,偶有油画。


版画最为畅销,油画价格更高

成交量贡献最大的为版画作品,以5118件占总数的83%;成交额贡献最大的为油画,以424,510,402美元占总数的80%。

虽然大卫·霍克尼是一位高产艺术家,但其油画作品市场流通极为有限。2000年以后拍出的油画作品仅162件(含重复上拍)。
640.webp (5).jpg


油画的平均年化收益率为:28.61%

大卫·霍克尼油画的重复上拍率极高。294件上拍的油画作品中,57件为重复上拍作品。其中,最高频上拍的作品Three Snakes(1962)有6次上拍记录,然而其中5次惨遭流拍。因此虽然大卫·霍克尼的单件作品(创作于1961年的Erection)最高年化收益率可达105.43%,尤为可观,但其投资风险也异常高,38.6%(22件)的重复上拍作品有流拍记录。

640.webp (6).jpg

640.webp (11).jpg



油画作品市场表现


640.webp (7).jpg

十年间,大卫·霍克尼的油画作品价格呈现逐步上升趋势。其在2018年达到近十年的成交巅峰,创作于1972年的油画代表作《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以8000万美金落槌,加佣金以9031万美元成功售出,摘取当年“最贵在世艺术家”桂冠,也是其截止目前为止个人单件作品的最高成交记录。
作为2016-2017年在伦敦泰特、巴黎蓬皮杜、纽约大都会上演的“大卫·霍克尼60周年回顾展”的封面主角,《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被认为与泰特美术馆藏的《大水花》(A big Splash)(1967)、《克拉克夫妇与珀西》(Mr and Ms Clark and Percy)(1971)及芝加哥艺术学院藏的《美国收藏家》(American Collector)(1968)一同代表了霍克尼艺术生涯的顶点。同时又因它是其中唯一一件收藏于私人藏家手中的艺术家名作,故而成为霍克尼作品的最高市场价。凭借《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一件作品便拉高了大卫·霍克尼2018年度整体的平均成交价,成功将其推上千万美元平均成交价大槛。

在缺少顶级尖货的助力下,2019年度较2018年度的成交表现相对有所回落,但与2018年之前相比,油画作品的平均成交价仍提升了4倍有余;并是2010年度平均成交价(575,000美元)的10倍,涨幅显著。


版画作品市场表现


640.webp (8).jpg

大卫·霍克尼的版画作品在近十年间的峰值同样出现在2018年,而这个峰值是由其创作于1978年的作品《午夜游的泳池》(Piscine de Medianoche)带来的。该作以117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足以匹配其油画作品的价格。这是由于其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版画,但又与油画截然不同。
在70年代后期,大卫·霍克尼开始尝试非传统的纸浆媒介,试图捕捉水面上微光的细微色调。1978年8月至10月的六周时间内,大卫·霍克尼在泰勒图形公司(Tyler Graphics Ltd)完成了他的“纸上泳池”系列,这一系列作品由彩色纸浆压制而成,每版各不相同,由于每次在模具的大致轮廓内倒入彩色纸浆都是即兴的,因此每一幅画都是一个独特的变体。
除此之外,大卫·霍克尼的版画作品价格并不贵,由于其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用复印机加入到版画创作中来,使版画作品数量大大增加,因此单件版画的平均成交价仅在5000至15000美元之间,便能入手到大卫·霍克尼的原作。虽然其版画作品未及油画作品的增长幅度高,但除去2018年的峰值,2017年度与2019年度的平均成交价与之前(2010至2016年度)相比,也增长了一倍左右。

高价拍品成交情况


大卫·霍克尼过500万美元的成交记录共计23件,其中1件为重复上拍。由于其一生创作多变的缘故,这22件作品分别来自不同时期的创作,但最为突出的仍属创作于60年代至70年代初的作品。该创作时期被认为是霍克尼创作的“黄金时代”——最为著名的泳池系列和双人肖像系列都是这一时期的创作。在拍卖价格超过500万美元的作品中,有9件来自这一时期,同时其拍卖最高成交价作品《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也是这一时期的代表。
余下的13件作品:3件创作于1978年,共属于“纸上泳池”(Paper Pools)系列,这一系列仅30幅;8件为创作于90年代前后的风景作品,画面题材显示出明显的变化:从异域风景到故乡景色,从城市街景到自然景致;2件创作于2005年后,这时的霍克尼回到了英国约克故乡,开始创作多块画布组成的巨型风景主题。

640.webp (9).jpg


大卫·霍克尼作品拍卖地区情况分析


大卫·霍克尼的拍卖市场集中于其主要活动地——美国和英国,98%的成交额由这两地贡献,美国为59%,英国为39%,其余地区仅占2%。成交量上,英国与美国平分秋色,英国占40%,美国占39%。可见,霍克尼于美国市场拍出的高价更多。而余下的21%的成交量由德国(416件)、日本(227件)、法国(127件)、瑞典(118件)等贡献,其中中国仅贡献了1件,且并非油画作品。因此,原定于香港即将上拍的《三十朵向日葵》本是优秀的市场拓展策略,将使其市场全球化进入一个新阶段,如今只能期待霍克尼的重要之作能再次有缘在与中国市场相会了。
640.webp (1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