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岸美术馆正式开放!开启蓬皮杜中心在亚洲的首个合作项目


2019年11月8日,西岸美术馆(West Bund Museum)将正式向公众开放,这间崭新的、重量级美术馆致力于以公众性和国际性为原点,突破美术馆的固有范畴和传统边界,邀请多元人群参与现当代艺术的文化体验。同时,作为中法两国高级别人文交流的成果——“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陈合作项目”也于11月5日下午4点正式开幕,该项目是蓬皮杜中心在亚洲的首个合作项目。当天下午,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先生及其夫人布丽吉特·马克龙(Brigitte Macron)女士出席项目开幕活动。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先生与徐汇区区长、西岸文化艺术委员会主席方世忠一同为“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陈合作项目”揭幕。


640-5.jpeg

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先生为“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陈合作项目”揭幕


西岸美术馆坐落于上海徐汇滨江,由英国著名建筑师戴卫·奇普菲尔德(David Chipperfield)设计,建筑面积为2.5万平方米。西岸美术馆将在未来五年内呈现3个为期一年半的常设展和约10个为期半年的特展,由西岸美术馆和蓬皮杜中心共同策划。常设展将为观众带来蓬皮杜中心现当代艺术收藏中的标志性作品,并通过三次主题展览的互相补充,系统且完整地展现20世纪至21世纪现当代艺术的历史面貌和发展进程,全面性地向亚洲观众提供对西方现当代艺术史的普及环境,并为艺术爱好者提供解读经典杰作的全新视角。此外,特展将由双方共同选题,深度挖掘当下全球化语境下热议的艺术话题,提出最具研究价值的跨领域艺术展览,并与常设展互为依托。两者从点到面,通过系统化的内容和跨科学的视野,帮助观众实现对于现当代艺术的欣赏、认知,进而加深文化体验。


Screen Shot 2019-11-06 at 5.53.01 PM.png

蓬皮杜中心主席塞尔日·拉斯维涅先生与徐汇区区长方世忠出席西岸美术馆开幕仪式


西岸美术馆开馆同期将呈献开馆展“时间的形态”与“观察”。在开幕之日起,西岸美术馆推出为期两周的开幕季活动,带来包括放映、表演、论坛、工作坊、儿童活动等60场公共文化艺术项目。


l-1.jpeg

西岸美术馆外观,©️西岸美术馆



时间的形态——蓬皮杜中心典藏展(一)


二十世纪的艺术,以及后来我们所看到的现代艺术(modern art),都起始于19世纪后期的现代主义(modernism)。在二十世纪,我们见证了可以称为是艺术史上最重要的发展和革新时期。例如,康定斯基和库普卡等人成为了抽象艺术(abstract art)的开拓者,而由毕加索、布拉克和梅辛格等人开创的立体主义(cubism)则通过将多个视角引入二维图像中来摒弃文艺复兴时期的传统绘画技术。


l-2.jpeg瓦西里·康定斯基,《黄红蓝》,1925年
1976年由妮娜·康定斯基女士捐赠
蓬皮杜中心,巴黎
法国国立现代美术馆–工业创造中心
© 公共领域 © Centre Pompidou, MNAM-CCI/Philippe Migeat/Dist. RMN-GP


l-3.jpeg康斯坦丁·布朗库西,《沉睡的缪斯》,1910年
1963年由男爵夫人荷内·伊兰娜·弗兰尚赠予
蓬皮杜中心,巴黎
法国国立现代美术馆–工业创造中心
©公共领域©Centre Pompidou, MNAM-CCI/Adam Rzepka/Dist. RMN-GP


至于未来主义(Futurism),便是将机器时代对图像的描绘融合进了艺术领域。随后,波普艺术运动(Pop Art movement)在1960以现代流行文化和大众传媒为基础艺术,对传统美术价值进行批评或讽刺,其代表人物为安迪·沃霍尔。在沃霍尔的作品中,商业图像成为美术的主要内容。沃霍尔还尽量削弱了艺术家的角色,经常聘请助手来制作作品,并且热爱使用丝网印刷等机械生产方式。事实上,这标志了现代主义到后现代主义的一个转变,写实主义(Photorealism)便是从波普艺术演变而来的,与抽象表现主义(Abstract Expressionists)背道而驰……


l-4.jpeg
费尔南·莱热,《拖船甲板》,1920年
1965年由男爵夫人艾娃·古尔戈·贝各斯遗赠
蓬皮杜中心,巴黎
法国国立现代美术馆–工业创造中心
©公共领域 ©Centre Pompidou, MNAM-CCI/Philippe Migeat/Dist. RMN-GP


l-5.jpeg
马塞尔·杜尚,《自行车轮》,1913年/1964年
1986年购藏
蓬皮杜中心,巴黎
法国国立现代美术馆–工业创造中心
©公共领域 © Centre Pompidou, MNAM-CCI/Christian Bahier et Philippe Migeat/Dist. RMN-GP


西岸美术馆首个常设展览“时间的形态——蓬皮杜中心典藏展(一)”(The Shape of Time —— Highlights of the Centre Pompidou Collection vol. I )便以此时间轴 - 20世纪和21世纪 - 为主线,共分为十一个章节,通过“时间”这一线索,检视跨度长达一个多世纪的艺术发展路径,为观众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来了解视觉艺术对于时间的认知和表现。


作为美术馆的首个常设展,它汇集了来自蓬皮杜中心的百余件重磅作品,向公众介绍蓬皮杜中心在艺术收藏方面的定位和历史,以及相关藏品同欧洲乃至整个西方社会的重要渊源。


l.gif



观察——蓬皮杜中心新媒体典藏展

何为“观察”?


在科学中,“观察”是通过使用科学仪器来感知,并且进行数据记录的行为。该术语亦可指在科学活动期间收集到的任何数据信息。“观察”可以被归为是定性的,也就是记录物体属性的存在或者不存在。另一方面,它可以是定量的,也就是通过计数或测量将获得的数值附加到观察到的现象中去。


除去科学领域,事实上,从认识诞生的即刻起,“观察”便已是艺术与科学发展的基础。在这两个领域中,“观察”均由如下动作组成:它令视线位移,不仅分配着对事物的注重性认知,还质疑其变化着的状态及我们赖以研究并使用的观察工具之演变。事实上,望远镜、显微镜及摄像机这些“视觉的机器”,均影响着我们借其从现实中观察而得到的表征。它们变成了构建而成的观察文化中的部分。


崔岫闻 | Cui Xiuwen,《地下铁 2》|Underground 2,2002.jpg崔岫闻 | Cui Xiuwen,《地下铁 2》| Underground 2,2002年
数字录像带转换为数字文件
蓬皮杜中心,巴黎
法国国立现代美术馆–工业创造中心
©崔岫闻
©Centre Pompidou, Paris, Musée national d’art moderne - Centre de création industrielle


周滔,《凡洞》|Fán Dòng (The Worldly Cave),2017年.jpg
周滔,《凡洞》| Fán Dòng (The Worldly Cave),2017年
影像
2018年由国立现代美术馆馆友协会国际委员会–大中华地区赠予
蓬皮杜中心,巴黎
法国国立现代美术馆–工业创造中心
©周滔
©照片由艺术家及维他命艺术空间提供


由蓬皮杜中心国立现代美术馆系列展览中针对不同板块藏品而开展的首场展览 “观察——蓬皮杜中心新媒体典藏展”(Observations —— Highlights of the Centre Pompidou New Media Collection),通过汇集新媒体馆藏中的十五位艺术家的创作,其中包括自影像艺术之初,跨过1970年的转向,以及延续至当代的数码影像的实验性作品,向我们呈现了“观察”的更深刻意义。作为首个特展,该展览将以跨科学的讨论方式聚焦新媒体艺术发展,并将特别关注中国艺术家对于该领域的讨论和贡献。


莫娜·哈透姆 | Mona Hatoum,《陌生身体》|Corps étranger,1994年.jpg
莫娜·哈透姆 | Mona Hatoum,《陌生身体》| Corps étranger,1994年
混合媒体装置,350×350×300厘米
数字视频(PAL制)转化为数字文件(4:3,彩色,立体声)
蓬皮杜中心,巴黎
法国国立现代美术馆–工业创造中心
©Mona Hatoum. Courtesy
©Centre Pompidou, MNAM-CCI/Philippe Migeat/Dist. RMN-GP


莱涅可·迪克斯特拉 | Rineke Dijkstra,《我看到一个女人在哭(〈哭泣的女人)〉,泰特利物浦》|I see a Woman Crying (Weeping Woman), Tate Liverpool,2009—2010年.jpg
莱涅可·迪克斯特拉 | Rineke Dijkstra,《我看到一个女人在哭(〈哭泣的女人〉),泰特利物浦》| I see a Woman Crying (Weeping Woman), Tate Liverpool,2009—2010年
视听装置
蓬皮杜中心,巴黎
法国国立现代美术馆–工业创造中心
©Rineke Dijkstra
©Centre Pompidou, MNAM-CCI/Georges Meguerditchian/Dist. RMN-GP


模拟摄像机的镜头为人眼提供了一种精密复杂的仪器,旨在通过将注意力聚集在被构建的边框与透视关系之上以支持人类视觉。借助数码技术,由图像向编码信息量的转化,深深地颠覆了自19世纪初摄影术诞生以来便与知识构建相伴的视觉再现系统。图像不再需要作者甚或人类视角,而是通过别的路径到达了真实,并产生了其他多种形式的认识。


l-1.gif


关于西岸
上海西岸位于徐汇区黄浦江畔,岸线长度11.4公里,区域面积9.4平方公里,规划开发总量950万平方米,是“上海2035”城市总体规划中承载全球城市核心功能的高品质中央活动区。这里曾是20世纪民族工业的发源地之一,2008年以上海世博会的举办为契机,遵循“规划引领、文化先导、生态优先、科创主导”的发展理念,启动地区城市更新,对标巴黎左岸、伦敦南岸,开启了生产型岸线向生活型岸线的华丽转变。


突出生态、文化、科技相融合,以“上海CORNICHE”为设计概念建成可以驱车看江的景观大道,建设世界级滨水开放空间;沿江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西岸美术馆、星美术馆、油罐艺术公园、西岸剧场群等20+文化艺术空间串连成线,打造亚洲最大规模艺术区;布局西岸传媒港、西岸智慧谷、西岸金融城,构建文化创意、科技创新、创新金融三大产业互为支撑的国际创新创意产业群。


新十年,大作为,再出发,上海西岸加快建设人工智能产业新高地(AI):成功举办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集聚微软亚洲研究院、央视、腾讯、阿里、网易、小米、联影等行业巨头,打造最具活力的人工智能应用示范区;加快形成国际文化新地标(ART):开展中法最高级别文化交流项目“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陈合作项目”,与香港西九文化区形成战略合作,西岸文化艺术季、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等品牌活动影响力持续提升,吸引国际一线品牌云集成为“全球新品首发地”,谋划上海西岸国际艺术品集聚区(创新试验区)推动产业发展,以“双A”引擎带动地区能级提升,不断迈向全球城市的卓越水岸。


关于法国巴黎蓬皮杜中心
作为一家创建于1977年的法国国家公共文化机构,蓬皮杜中心国立现代美术馆收藏着欧洲最丰富的现当代艺术作品,同时也是全世界两个规模最大的同类馆藏之一。从历史上重要的艺术作品及文献到新近入馆的馆藏,蓬皮杜中心的收藏涵盖造型艺术、摄影、新媒体、图像艺术、实验电影、建筑和设计等广泛领域,拥有超过12万件作品,可谓是20和21世纪名副其实的艺术圣殿。


蓬皮杜中心是文化艺术的集结地,汇聚了视觉艺术、现场表演、电影、音乐及辩论等多样形式的文化艺术活动。蓬皮杜中心植根于城市,就社会的重大问题和当今世界使命的变化,通过艺术创作的视角,面向世界开放与创新。中心位于巴黎的标志性建筑由建筑大师伦佐·皮亚诺和理查德·罗杰斯共同操刀设计,可以容纳涵盖所有学科、面向所有观众的多元化展陈项目。每年有超过350万名游客涌入这座艺术地标,参观美术馆各部门馆藏作品与临时特展,并参与研讨会、艺术节、表演和儿童与青少年工作坊等活动。


蓬皮杜中心作为一个独特的文化媒介,真正体现了其所秉承的开放精神以及让更多的观众接触到文化与创造的美好愿景。中心通过展览、展品外借或者与地方政府开展长期合作的形式呈现各种地区性活动。位于世界领先国际博物馆机构网络之中,蓬皮杜中心策划致力于展现法国及其吸引力的大型展览。凭借着享誉全球的专业度和技术,使得蓬皮杜中心成为一所无与伦比的文化机构。在巴黎中心的基础上,蓬皮杜在法国梅斯建立分馆,并与西班牙马拉加和比利时布鲁塞尔建立海外合作,如今也在上海揭幕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陈合作项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