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子寿之:teamLab背后的故事


在当代亚洲艺术市场中,或许没有谁比teamLab更不走寻常路。他们的身份与行为并不完全符合传统意义上“艺术家”的标签:这是一个由艺术家、数字化专家、数学家等共同组成的创造团队。


而2019年11月5日,他们在上海黄浦滨江建立的中国第一家数字美术馆——EPSON teamLab无界美术馆:teamLab Borderless Shanghai,将正式面对公众开放。该馆进一步扩展了teamLab Borderless的概念,并进一步发展了无边界作品群,在那里开辟了一个巧妙、复杂的立体空间。


去年,东京的森大厦数字艺术博物馆teamLab无界接待了来自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约230万名访客,作为单一艺术家美术馆,参观人数超过了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梵高美术馆(约216万人次),创造了世界最大规模的单年度参观人数的记录。而现在中国的观众也将有机会体验这场奇妙的虚拟之旅。虽然teamLab在全球大受公众欢迎,但学术界对“艺术”的定义仍然为teamLab所呈现的“数字艺术”惹来不少争议。


昨天,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就这些争议,以及teamLab团队发展至今的各种课题,如“艺术理念的演变”、“数字艺术”的诞生和teamLab的“造血模式”等与我们进行了一番探讨。


344A0514.jpg
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先生
©艺术市场通讯
拍摄:Tina Xu


猪子寿之谈到,建立teamLab的灵感来源于生活中的照片、电视和电影屏幕:当人们通过这些媒介看世界的时候,生活里真实的、立体的东西都被平面化了。于是他萌生了将平面化的世界进行解构和重塑变成一个更多维的空间的想法,让大众能够更“立体”地体验到屏幕背后的这个世界。


“我们最初的理念叫‘超主观空间’,就是把一些艺术品从平面视角扩展到三维立体空间,让体验者切实地体会到他们和作品之间是没有边界的。”


344A0554.jpg
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先生在作品Moving Lights前
EPSON teamLab无界美术馆
©艺术市场通讯
拍摄:Tina Xu

基于这些初步尝试和反馈,teamLab开始积累起技术和人才资源,也衍生出愈发丰富的创作灵感。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超主观空间”是teamLab团队的基础,而现在大家所看到的就是在这个基础上打造出来的一个进化的版本。


其实当下颇为流行的“数字艺术”这个名词,最早是由teamLab团队提出的。在早期的调查中,猪子寿之发现只有photoshop软件的一种剪切技术提到了“数字艺术”这个名词,但其概念类似于编辑。


14910.jpeg走,走,走:自由无碍
Walk, Walk, Walk: Free Infinity
teamLab, 2018, Interactive Digital Installation, Endless,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Voices: Yutaka Fukuoka, Yumiko Tanaka


15047.jpeg世界从黑暗里诞生,仍然如此可爱而又美丽
Born From the Darkness a Loving, and Beautiful World
Sisyu + teamLab, 2018, Interactive Digital Installation, Endless, Calligraphy: Sisyu,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当时“新媒体艺术”已经是一种获得承认的艺术种类,但teamLab团队认为,它的定义依然无法确切体现自己想要表达的概念。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在于,它不能够强调作品与最先进的数字技术之间的密切关联。teamLab作品最核心的特征在于,它是在数字技术支持下,由光与影构筑出的虚拟现实空间。所以“数字艺术”这个新词对于teamLab来说更吻合,也可以给他们更多自由发挥的空间。


QQ20191023-133259-HD.gif
光群落作品现场图
EPSON teamLab无界美术馆
©艺术市场通讯
拍摄:Tina Xu


“现在来看,虽然‘数字艺术’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和欣赏,但也有一些人并没有真正理解其含义就去进行模仿。所以悲观地看,以‘数字艺术’为概念的作品质量参差不齐。”猪子寿之先生补充道。


344A0464.jpg
作品Moving Lights现场图
EPSON teamLab无界美术馆
©艺术市场通讯
拍摄:Tina Xu


沉浸式展览或者说互动型展览的“社交媒体化”,已经成为艺术批评领域的老话题。但猪子寿之并不完全认同这种说法。他觉得“社交媒体化”并非仅仅是某类艺术的发展趋势。当其他艺术让观众产生共鸣时,他们也会拍照留影,并且发布到网络上去。“很多艺术展门口都排着长长的队伍,例如我近期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看到的中国艺术家蔡国强的展览‘蔡国强:瞬间的山水’就有不少人在拍照,在当地非常受欢迎。其实,美的东西大家都喜欢传播。”


344A0605.jpg
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先生在作品“在人们聚集的岩丘上,注入水粒子的世界”前
EPSON teamLab无界美术馆
©艺术市场通讯
拍摄:Tina Xu

与多数艺术家和艺术团体相似,在teamLab早期发展过程中,除了创作灵感等这些根本问题之外,遭遇的大挑战就是资金紧缺。


猪子寿之与teamLab的中国成员仲巧荣笑谈,团队刚成立的时候资金有限。为了在“非常时期”进行创作,大家一起凑钱买了6台(当时)最大的电视机,组成一个大屏幕。虽然作品的视觉效果比较平面化,无法做到大家期望的、人与作品之间没有边界的效果,但这其实已经近乎耗尽了他们的全部财力。


WechatIMG64.gif
teamLab Borderless Shanghai现场图
EPSON teamLab无界美术馆
©艺术市场通讯
拍摄:Tina Xu


公司为了维持下去便开始为客户提供技术服务。他回忆道:“我和3、4个发小以及大学好友一起建立了teamLab,那时候我们白天为商业项目提供技术服务,晚上才有时间静下来进行创作……其实,直到现在还有两个人在做‘白天的工作’。”


16195.jpeg
海洋之流动,浮游的网巢
The Way of the Sea, Floating Nest
teamLab, 2018, Digital Installation, Endless,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在这个艰难的创业过程中,teamLab获得了更丰富的经验,增强了团队的技术。直到2011年,其作品才开始在国外的一些展会上崭露头角,受到国际市场的认可,进而让日本国内的一些企业把目光投向他们。


19402.jpeg超越边界的群蝶, 浮游的网巢
Flutter of Butterflies Beyond Borders, Floating Nest
teamLab, 2019, Digital Installation, Endless,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猪子寿之先生表示,teamLab创作的艺术和传统艺术另一个不同点在于,传统的艺术往往希望通过知名度和收藏行为获得艺术价值。而teamLab一开始并没有太多人欣赏过,也无法出售,所以从始至终就没有在思考他们的艺术是否需要被收藏。观众能够走进美术馆并且拥有一个不错的体验,这样就很值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