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艺术市场通讯从事件、拍品、艺术家三个纬度切入,与读者们一同回顾疫情难关下艺术市场的“星星之火”。

线下艺术活动受阻

艺术行业迎来“云时代”

新冠疫情之下,不少艺术活动纷纷延期或取消,这让原本就有意向线上化进行尝试的艺术行业在上半年“被迫”走向了一个全面“云时代”的局面,推动拍卖会、艺博会、画廊等纷纷做出向线上靠拢的调整。艺术机构一方面采用虚拟现实(VR)以及与之相关的扩展(XR)和增强现实(AR)等先进技术,重现亲临观赏体验,使观众获得良好观感;另一方面,线上平台的业务和服务水平也得到了充分的拓展——远程沟通、线上导览及在线拍卖等功能和稳定性得以迅速完善和提升。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网络拍卖拍品页展示,图片源自佳士得


此外,网络销售也进一步加强了艺术市场的透明度。为了吸引客源,一些画廊和艺博会在网络平台上公开标明作品价格或价格区间,构建了更具有公众性的参与机制。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香港巴塞尔线上展厅截图,图片源自巴塞尔


这一系列举措也促使成为网络拍卖、网络销售获得了长足的增长。据巴塞尔及瑞银集团发布的《新冠疫情对艺廊行业的影响》,相比去年的10%,今年上半年网上销量占画廊总销量的37%;有66%的画廊都认为画廊行业将在2021年迎来线上销售的进一步增长。画廊之外,拍卖行也都在网拍的成交表现上获得了较大的提升。据苏富比拍卖行公告,全年网上专场占比超七成,亚洲市场网拍总成交额同比上升440%。

跨地域、跨拍行联合拍卖

携手共度疫情难关

8月19日,富艺斯拍卖行与保利拍卖集团联合宣布,将首度携手合作于香港联合呈献“20世纪及当代艺术”秋季拍卖。12月3日,香港拍卖史上首次由两家拍卖行合作举行的拍卖会举槌,在这场小而精的“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中共31件作品上拍,29件顺利易手,成交率高达94%,共斩获3.88亿港元。这一成交额是香港富艺斯晚拍史上最高成交,亦与保利香港现当代艺术专场的最高成交相差无几,真正实现了“1+1>2”的效果。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富艺斯亚洲区主席及拍卖官陈遵文(Jonathan Crockett)拍出全场最高价拍品奈良美智《温室女孩》,逾1.03亿港元成交,成为艺术家拍卖纪录第二高价作品,图片源自富艺斯


无独有偶,今年5月,佳士得和中国嘉德联合宣布计划在9月的上海携手呈现“2020+”主题合作。然而鉴于全球范围内复杂的防疫形势,双方经过审慎评估,决定将该项目延期,预计于2021年9月举行。


疫情无法阻碍拍卖行携手合作、共克时艰,同样不能阻隔各地艺术市场的跨区域互动和融合。7月,佳士得利用网络直播,举办以香港、巴黎、伦敦、纽约四地为主体的接力拍卖“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探索拍卖模式的新可能。最终,这场历时超4个小时的马拉松式拍卖狂揽4.2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9.5亿元)。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ONE”现场同步直播,图片源自艺术市场通讯

拍卖市场亮点频频

永乐首拍创下不凡佳绩

疫情之下,香港拍卖市场依旧坚挺。富艺斯香港拍卖全年成交总额逾 11.8 亿港元(折合人民币9.94亿元),较去年增长 24%,为富艺斯亚洲历来最高。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富艺斯与保利拍卖香港秋拍上海预展 | ART021展位,图片源自保利香港拍卖


据悉,苏富比和佳士得在现当代艺术板块都已连创佳绩。香港苏富比在现代艺术成交额达17亿港元,缔造现代艺术拍卖历史第二高佳绩。而对于佳士得香港,包含“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香港场在内,春季三场现当代艺术拍卖的成交总额高达9.68亿港元(折合人民币8.15亿元);秋拍中,佳士得亚洲在二十/二十一世纪艺术板块的五场拍卖成交总额达17.3亿港元(折合人民币14.57亿元),同比增长37%,打破佳士得亚洲历来拍卖纪录。


在内地拍场中,龙头拍行之外,永乐首拍创下不凡佳绩,以24.9亿元的总成交额完美收官。18个专场拍卖中共有3个白手套专场,共有25件千万级以上拍品。在年度中国艺术市场成交价TOP10的作品中,更是有四件来自于本次永乐拍卖。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永樂2020 全球首拍 | 拍卖现场,图片源自永乐拍卖

私洽业务迅猛增长

疫情之下,由于大规模的线下艺术活动无法正常举行,因此于销售而言,小范围的私洽业务成为了今年最主要的艺术品销售方式之一,并取得了卓越的销售表现。


据苏富比报道,2020年度私人洽购成交额已超过 15 亿美元,较 2019 年上升逾 50%,创行业历来新高;佳士得也在年报中宣布,年度私人洽购成交额超过了2019年总私人洽购额的56% ,这也是历史上最高的年度私人洽购总额,其中62%的总量是在今年下半年产生的。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苏富比私洽,图片来源:苏富比


佳士得中国区总经理胡伟燨在《2020艺术财富白皮书》中谈到,疫情改变了传统拍卖行的思维和行为习惯。以往的思路以拍品为核心,在拍卖行征集拍品之后,藏家在预展现场选择自己偏好的拍品。而如今的思维模式更接近画廊,也因此能够更加贴近客户。拍卖行能有更多时间和机会与客户交流沟通,能够深入了解他们关于尺幅、金额、主题等更细化的真实需求。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佳士得私洽,图片来源:佳士得


除拍卖行外,一些包含私洽业务的画廊在今年的疫情影响下相比同行业展现出更高的抗风险性。如厉为阁亚洲合伙人魏蔚在接受采访中所述,这次疫情对厉为阁的影响相对较小,尤其在面向亚洲客户的私洽业务方面,更是取得了比往年更优异的成绩。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厉为阁香港空间外景,图片来源:厉为阁

亚洲藏家热情高涨

网络技术带动藏家群体扩展

疫情下,不仅艺术市场格局骤变,藏家画像也出现了不小的变化。


一方面,近年来,亚洲藏家在全球艺术市场中扮演了愈发重要的角色。尤其在国内疫情得到初步控制的当下,亚洲艺术市场的成绩十分亮眼。据苏富比年报,在2020年全球拍卖成交总额中,逾三成来自亚洲藏家;在排行全年20大拍品中,亚洲藏家参与竞投10件,并成功竞得9件。由于跨境出行的限制和部分人群惯常时间表被打乱,亚洲藏家的购买热情也更直观地体现在下半年的几场线下艺博会中,一级市场销售增长强劲。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ART021会场内外人气高涨,图片源自ART021


另一方面,网络平台在创新并拓展了藏家群体。疫情促使拍卖行、画廊等推出更便捷的渠道让藏家接触多元化藏品,能够充分发掘藏家更广阔的收藏爱好,使之在藏品选择上有了更多的自主权和选择权。佳士得1至7月的网拍数据显示,老藏家的占比并未显著下降,依旧在60%左右,显示出现有藏家群体对网络拍卖较好的接受度。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4月,佳士得以中国传统艺术为主题的“古今”网拍实现该系列历年之最,图片源自佳士得


另外,网络销售也成为许多新藏家的入场渠道。虽然今年的网络拍卖增长强劲,但整体价格水平相对线下拍卖依然较低,新藏家更易入手;而网络交易和社交平台等新技术手段也拓展了客户的接触面,尤其是能够直达新一代与互联网联系更加紧密的藏家。据苏富比统计,包括中国市场在内,在全球网拍中,40岁以下的年轻买家人数较去年翻了一倍。

艺博会进程迟缓却在逐步恢复

压抑的需求推动成交表现超预期

在疫情下,艺博会在短期内聚集大量资源的优势反而成为了展会延期或取消的主要原因。这些艺博会或收缩规模,重整旗鼓延期举办;或直接取消,期待来年厚积薄发。纵观全年,在中国大陆和港澳台地区,仅少有几个“幸运儿”能够如期举办。2020年初,新冠疫情仍未在全球扩散开来,第二届台北当代艺博会在1月中下旬顺利举办,这也成为年初唯一按期举行的艺博会。


早在2月,巴塞尔艺术展便已经认识到疫情的严重性,并直接宣布取消3月的香港展会,随后通过线上展厅的形式举办了第一次只存在于线上的艺博会。同时,巴塞尔艺博会也宣布将在明年放宽香港的申请规则:参展画廊暂时不再被要求拥有永久性空间,也将获得15%展位费的优惠;同时,展位也仅需25%的预付款,而非一次性全额付清。11月底,巴塞尔与典亚艺博(Fine Art Asia)合作“艺荟香港 — 由巴塞尔艺术展呈现”,这也是今年香港首场线下博览会。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2020艺荟香港现场,图片源自:巴塞尔艺术展


北京的艺博会大多集中在前半年,然而首都复杂的人口流动、严格的防疫措施使得艺博会日程一波三折。2月,JINGART艺览北京宣布取消;4月,“艺术北京”宣布定档6月,却最终无奈延期至12月18日;2020“北京当代”则分别在8月推出艺述单元“金汤”,在9月推出核心单元“明天的艺博会”。


上海作为内地一级市场的重心,年底的艺博会和密集的展览是重头戏。随着国内疫情控制得到初步控制,ART021、西岸艺博会顺利举办。考虑到画廊的压力,ART021还免除了2020年所有画廊参展申请费用。而疫情压抑的需求也在这两场大型艺博会期间得以爆发,参展的不少画廊主都表示销售高于预期,“甚至超出往年”。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第七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现场,图片源自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第八届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图片源自ART021


此外,南京、深圳、广州等地也在下半年逐渐复苏博会生态,不仅有熟悉的艺术深圳、南京扬子当代艺博会、南京国际艺博会、深圳艺术博览会、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等,还有首届举办的广州当代艺博会。从这一趋势能看到除北京、上海外的一些城市已开始对艺术布局。

中国私人美术馆群再添新成员

近年来,中国私人美术馆出现井喷式增长,即便是受疫情影响的2020年,仍有不少私人美术馆坚持选择在今年内完成美术馆开馆事项,包括广东顺德的和美术馆、北京的X美术馆、南京的金鹰美术馆,以及上海的APSMUSUEM。


历经五年的筹备工作,和美术馆终于于2020年10月1日起正式开馆并迎来首次展览“世间风物”——这一计划原本定于今年3月,因疫情原因而推迟。和美术馆位于广东顺德,常设中国近现代馆藏展厅及当代艺术展示厅,主要关注于20世纪中国近现代、全球重要当代艺术。该建筑特别邀请日本著名建筑设计师、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安藤忠雄设计。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和美术馆外观,图片来源:和美术馆


X美术馆由收藏家与策展人黄勖夫先生与企业家、收藏家谢其润女士于今年5月创立,其定位为超当代美术馆,即比当代更进一步,主要关注新生代艺术家,着眼于艺术发展的未来。在疫情期间,X美术馆还推出了X虚拟美术馆,在国际媒体中引起了强烈的关注——观众可以通过移动端的屏幕感受到真实的裸眼3D 质感,并可以在三维的立体空间中尝试丰富的操作体验。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X美术馆外观,图片来源:X美术馆


金鹰美术馆位于金鹰世界大厦的第52层,由南京金鹰国际集团创立。9月26日起,金鹰美术馆正式对公众预热运营,并在11月11日起正式全馆开放。金鹰美术馆馆长卞卡表示,未来美术馆的运营不希望以“流量”或者藏家个人趣味作为主导,而是回到那种以艺术家为中心的工作方式上去。同时他还提到,未来每年会有2到3个大展,10个以上中小型规模的展览,基本群展和个展各半,希望可以会有清晰的研究方向。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金鹰世界大厦外观,图片来源:金鹰美术馆


同样于11月11日迎来开馆展的还有APSMUSEUM。APSMUSEUM坐落在上海陆家嘴中心L+Mall商场内,其定位是一个“中性的白盒子”——通过一个个展览赋予美术馆灵魂。对于APSMUSUEM的未来规划,创始人汪斌提到,希望让艺术进入建筑空间、城市空间,以及人们的生活中,同时也能让建筑、设计、城市影响艺术的发生及创作。开馆展“空间领导者”便是一个证明,展示了艺术家关于空间、城市、公众生活等各个维度的思考。映射出我们今天在城市生活的人所面临的具体处境。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APSMUSEUM外观,图片来源:APSMUSEUM

多家画廊与艺术空间开幕

为中国艺术产业注入新鲜血液

画廊与艺术空间也是艺术行业生态中不可或缺的一环。随着艺术行业生态的愈发完善,中国艺术市场将迸发出更为强大的力量。


疫情之下,诸多国际画廊选择暂时止步中国艺术品市场,但也不缺乏“冒险者”。今年8月中旬,Edward Ressle画廊在上海设立全空间,首展带来其代理的美国艺术家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中国大陆首个展。Edward Ressle 定位于专注欧美艺术家作品的当代画廊。画廊创始人爱德华·莱斯勒与艺术总监安东尼娅·莱斯勒来自莱斯勒家族,其家族1970年代就开始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市经营画廊,曾经与索尔·勒维特、唐纳德·贾德等艺术家并肩工作。Edward Ressle的到来将丰富中国艺术市场中的国际艺术文化内容。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Edward Ressle外观,图片来源:Edward Ressle


10月,位于上海西岸文化核心区的“西岸艺岛Art Tower”正式启动。Art Tower的落成或将开启艺术产业新模式。这座建筑面积约9.3万平方米的上海文化“新地标”将凭借聚合型的艺术空间、一站式的交易服务、全要素的产业生态,重新定义艺术品全产业综合体。开幕式当天,Art Tower就迎来了“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的整体迁入,以及中央美术学院教学实践基地——西岸科技与艺术创新实验室率先入驻揭牌。未来,Art Tower还将结合学术与科技的力量,利用地理位置优势,联动周边的美术馆大道、西岸智慧谷、西岸传媒港,促成科技与艺术的联谊。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西岸艺岛Art Tower,图片来源:西岸艺岛


近年来,艺术+购物中心的模式并不少见,随着国内地产形势的变动,商业地产作为新风口成为广大开发商争相追捧的新出路。就在今年,又新添了多家艺术购物中心,如位于上海的全球首个策展型零售商业空间“百联TX淮海”,以及位于杭州的城市商业&艺术综合体的“天目里”等。未来的购物中心会为热爱生活的消费者塑造一个具有场所精神的公共空间,并提供更加舒适、便利的娱乐生活体验。在空间营造方面,将多元化概念元素融入商业,如历史、文化、艺术、教育等与商业交汇融合,为商业空间注入灵魂与活力。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TX淮海外景,图片来源:TX淮海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杭州天目里,图片来源:天目里

慈善义拍发力

艺术界火热捐赠驰援救灾

疫情下,艺术界通过艺术捐赠、慈善义拍等形式支援抗击疫情。


1月底,杭州西湖当代美术馆、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上海云开朵朵公益基金会和北京拍卖行业协会作为联合初始发起人,共同发起“艺起扛”艺术品慈善义拍,多家机构和组织踊跃参与。善款用于医疗物资及其他抗击疫情所需物资的购买及配送,必要时直接捐助给受赠单位。从2月10日诞生中国艺术界第一笔义拍款,至3月6日第五场结拍时,已募得善款272.4万元,超28.8万人次关注。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艺起扛”慈善义拍首场成交表现,图片源自华辰拍卖


2月,昊美术馆与HOW Store联合一条、现代传播、ART021联合发起倡议,以上海宋庆龄基金会作为受捐机构,携手国内外八十余家重要艺术机构及百余位艺术家共同发起“风雨同舟”艺术抗疫慈善拍卖。3月6日结拍时,成交总额达1221.38万元。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风雨同舟”艺术抗疫三个专场成交表现,图片源自HOW昊美术馆


据不完全统计,上海拍卖行、上海朵云轩、中国嘉德、中鸿信拍卖、荣宝斋等拍行也相继推出艺术慈善拍卖;众多艺术家、多家画廊和艺术基金会等艺术机构和藏家踊跃参与,共同为抗疫事业贡献力量。


此外,不少艺术家、藏家和艺术机构通过捐赠的形式参与支援抗疫。他们或将款项定向捐赠给抗疫专项基金,或依托强大的资源购得物资驰援灾区。而一些艺术机构、美术馆背靠的企业,或是知名藏家、艺术慈善家所在的企业与集团也纷纷解囊相助,如泰康集团、万达集团、宝龙集团等在大笔捐款之外,也各自推出了优惠利民举措,充分发挥行业楷模的作用。

文物艺术品可开全额发票

多项政策利好促艺术品交易

疫情之下,我国政府也颁布了一系列文物艺术品税收相关政策,推动艺术品交易回暖。5月1日起,对拍卖行受托拍卖的文物艺术品,委托方按规定享受免征增值税政策的,允许拍卖行以自己名义就代为收取的货物价款向购买方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而对应的货物价款不计入拍卖行的增值税应税收入。这一拍卖税务难题的解决,激发企业收藏热情的同时,也有利于拍行拓展业务,给予疫情冲击下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极大的生存和发展信心。


此外,政府在进口税率上也出台了相关举措,这也是近年来力度较大的一次调整。2021年1月1日起,在进口艺术品中,照片的关税从6%下调至3%,增值税税率不变。虽然其他品类未涉及调整,但艺术品进口的综合税率也因此有所下降。这或将对国内艺术机构在选择进口的艺术品时产生一定的影响。


而国内的一些省市也在政策支持下,依托当地优势推动艺术品交易发展。在海南对标国家战略要求,全力推进自贸港任务落实的背景下,4月,海南国际文化艺术品交易中心落户综合保税区。12月,海南一家企业引进法国国宝级油画《东方梦(Rêve d’Orient)》,这也成为海南自贸港开展的首单文化保税业务。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让·勒孔特·杜诺依《东方梦(Rêve d’Orient)》,图片源自苏富比

中国艺术市场年度TOP10拍品

TOP1 吴彬《十面灵璧图》

成交价:5.129亿人民币

拍卖行:北京保利

拍卖时间:10月18日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吴彬《十面灵璧图》

水墨纸本 手卷

引首一26×112.5cm;引首二47.5×143cm;画心55.5×1150cm;题跋55.5×1132cm

约1610年作

成交价:RMB 512,900,000


《十面灵璧图卷》出自明代宫廷画家吴彬之手,从十个角度、用了十幅画呈现了明代“石隐庵居士”米万钟所藏罕见奇石,画法为古今罕见。画作以形写神而至形神兼备,除中国传统绘画笔墨外,又参以几何原理、音律节奏、五行之说,在中国古代绘画史上颇为罕见。此外,该作品拥有诸多国外博物馆展览记录,高达18次的重要出版以及12次古代权威著录。


1989年,《十面灵璧图卷》第一次在纽约苏富比拍卖面世,当时即以121万美元的天价成交,创下当时中国古代书画拍卖世界纪录。31年后,该作再次上拍,在北京保利以5.129亿元的天价刷新中国古代艺术品成交纪录,成为2020年度最贵中国艺术品、有史以来最贵中国古代书画作品。


TOP2 任仁发《五王醉归图》

成交价:2.701亿人民币(3.066亿港元成交)

拍卖行:香港苏富比

拍卖时间:10月8日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任仁发《五王醉归图》

设色纸本 手卷
35.2×210.7cm

元代

成交价:HKD 306,551,000


《五王醉归图》描绘唐玄宗身为临淄王时,与四位兄弟出游饮宴,醉后策马归途的景象。流传有序,经手者皆为一代重要鉴赏家或收藏家,古今中外,每每识者自珍。该作也被收入清宫成皇室瑰宝,经乾隆皇帝、嘉庆皇帝及宣统皇帝之手,更收录于《石渠宝笈续篇》,八玺全,并以赏溥杰之方式流出宫外。


之后此卷在美国又转手德国裔收藏家侯士泰之手,在其过世后由候氏家族将此卷拿出在香港佳士得于2009年第一次拍卖,并在当年以4658万港元天价成交。2016年,《五王醉归图》再度现身拍场,在北京保利由苏宁集团以3.03亿天价投得,但由于卖方当时未能妥善处理进口及税务相关事项,画作最终无缘进入苏宁艺术馆收藏。今年,该作于香港苏富比上拍,轻松超过估价1.2亿港元,以3.036亿港元(折合人民币2.701亿元)由著名藏家、龙美术馆创始人刘益谦成功竞得。


TOP3 《王文公文集》《宋人信札册》(宋龙舒本)

成交价:2.634亿人民币

拍卖行:北京永乐

拍卖时间:12月2日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宋龙舒本《王文公文集》《宋人信札册》

纸本写本

南宋

成交价:RMB 263,350,000


宋龙舒郡本《王文公文集》全帙一百卷,在南宋之后迄无翻刻,全世界目前所知仅有两套,并均为残本。本次在永乐首拍中出现的卷十七、卷十八、卷二十,与上海博物馆所藏为同一本,两者均原藏于清内阁大库。本次上拍的龙舒本《王文公文集》《宋人信札册》为二次利用旧公文纸张或私人信件刻印诗文,一面刊印着一代文学、政治巨擘王安石的孤本文集,另一面书写着南宋官民的私信往来,不仅能深化对王安石著作的研究,更是研究宋代书札、公务交往及历史人物的第一手珍贵资料。


在拍卖现场,这件标的以1亿元起拍,随后经过激烈的拉锯战,最终以2.29亿元落槌,加佣2.634亿元。


TOP4 常玉《绿色背景四裸女》

成交价:2.356亿人民币(2.583亿港元成交)

拍卖行:香港苏富比

拍卖时间:7月8日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常玉《绿色背景四裸女》

油画 纤维板

100×122cm

1950年代作

成交价:HKD 258,341,000


《绿色背景四裸女》是常玉晚期集中西方文化大成之作。在常玉的裸女群像中,尤其以本作的画面最显精彩活泼、创作过程最为严谨考究。本作曾于1994年在台北、2005年在佳士得香港上拍,15年前的成交价折合人民币为1709.02万元,当年便已表现不俗。


近年来,常玉市场一路走高,就在2019年凭借《曲腿裸女》和《五裸女》两度刷新个人成交纪录。今年,艺术家作品市场信心愈发看涨,总成交额更是一举超越赵无极。《绿色背景四裸女》的竞拍过程尤为激烈。在经过12分钟20多次的加价后,最终以2.25亿港元落槌,连佣2.58亿港元,仅次于2019年以3.04亿港元成交的《五裸女》,为常玉作品拍卖第二高价。


TOP5 崔如琢《秋山烟翠》

成交价:1.898亿人民币

拍卖行:北京永乐

拍卖时间:12月4日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崔如琢《秋山烟翠》

镜心 设色纸本

142×368cm

2017年作

成交价:RMB 189,750,000


永乐2020首拍特别策划了“太璞如琢——崔如琢水墨精品”专场,涵盖崔如琢指墨书法、山水巨制和梅花长卷等九件作品、四个标的,其中三件作品单价过亿,总成交额达到5.566亿元。


《秋山烟翠》真气弥满,加上画家的层层积染,整个画面烟涛漭泱、云气冲荡,极雄奇浑茫之致,一种强烈的动感,使人益觉在大山的覆盖下万物正萌发着勃勃生机。本作以咨询价上拍,最终以1.898亿元成交。


TOP6 格哈德·里希特《抽象画(649-2)》

成交价:1.891亿人民币(2.146亿港元成交)

拍卖行:香港苏富比

拍卖时间:10月6日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格哈德·里希特《抽象画(649-2)》

油画 画布

200×200cm

1987年作

成交价:HKD 214,631,000


《抽象画(649-2)》(Abstraktes Bild (649-2))绘于1987年,源自格哈德·里希特最著名的、也是最受市场追捧的作品系列,是系列中瞩目惊人的早期典例。里希特以力量和敏锐触觉,为“抽象画”系列添上色彩、创造质感与结构,成就出诱惑迷人的复合画面,营造出一片精美瞩目、大气磅礡的视觉景象。


本作领衔苏富比香港当代艺术晚间拍卖,现场以8500万起拍,迅速过亿,最后在苏富比亚洲区当代艺术部主管寺瀬由纪(YUKI)和伦敦的电话委托间交相叫价,最后以香港现场的寺瀬由纪手中的15号牌拿下,落槌价1.85亿港币,最终以2.146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891亿元)价格成交,刷新了西方当代艺术品在亚洲的拍卖最高价记录。


TOP7 潘天寿《耕罢》

成交价:1.788亿人民币

拍卖行:广州华艺

拍卖时间:10月16日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潘天寿《耕罢》

立轴 设色纸本

227×121cm

1958年作

成交价:RMB 178,825,000


在华艺国际北京首拍“大美-中国书画珍品之夜”中,潘天寿《耕罢》领衔全场。《耕罢》不仅为花鸟画家潘天寿所擅长的水牛题材巨制;本作更是流传有序,不仅画中钤“赐荃堂藏”、“应荃珍藏”、“天山孙氏广信珍藏”鉴藏印,也曾于2017年在中国嘉德上拍,连佣以1.589亿元成交。


今年,这张巨幅作品以8000万元起拍,以一口100万的竞价阶梯开启了胶着战,甚至在过亿之后进入到50万的价格阶梯中,最终以1.555亿元落槌,加佣金以1.788亿元成交。当前,潘天寿作品共有6次突破亿元大关,其中《耕罢》两次上拍便占其二。


TOP8 崔如琢《暗香浮动鸟鸣春》

成交价:1.771亿人民币

拍卖行:北京永乐

拍卖时间:12月4日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崔如琢《暗香浮动鸟鸣春》

纸本水墨

47x1053cm

2020年作

成交价:RMB 177,100,000


与《秋山烟翠》同为永乐2020首拍“太璞如琢——崔如琢水墨精品”专场的作品,《暗香浮动鸟鸣春》也以过亿高价成交。


《暗香浮动鸟鸣春》是一幅长及十米的长手卷,描绘了冬日寒梅盛放、百鸟鸣春、石林虬结。梅花取法王冕、金农,疏疏落落间,融入宣纸,水墨淋漓间草木纷繁。鸟接朱耷寒鸦,穷究鸟兽之势,不徒画其娇嫣,最重气骨之渲染,浑然深郁。画面中首尾以石镇气,临事制宜,从意适变。三者相辅相成,乃艺术家在创作上的不二之作。


TOP9 赵无极《04.01.79》

成交价:1.748亿人民币

拍卖行:北京永乐

拍卖时间:12月4日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赵无极《04.01.79》

布面 油画

250×260cm

1979年作

成交价:RMB 174,800,000


作为赵无极上世纪七十年代最具典范性的作品,《04.01.79》尺幅之宏大,堪称巨作。可以说,它见证了赵无极从中期至晚期风格的过渡与转变。此外,本作曾先后十几次参与艺术家重要展览,足迹遍布欧洲、亚洲多个城市,更完整地著录于十二本重要画册中,拥有极为耀眼的“履历”。本作也曾于2018年在富艺斯香港上拍,以6985万港元(折合人民币5671.82万元)成交。


在今年的永乐首拍中,本作以8500万元起拍,经过22分钟和50口叫价的漫长竞争,最终以1.52亿元落槌于场内买家,加佣金1.748亿元,超越2017年成交的《29.01.64》、《04.01.79》,一跃成为赵无极作品拍卖史上的第二高价,也是赵无极单幅作品的最高价。


TOP10 常玉《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

成交价:1.732亿人民币(1.916亿港元成交)

拍卖行:佳士得香港

拍卖时间:7月10日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常玉《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

油彩 纤维板

110×60cm

1940-1950年代作

成交价:HKD 191,620,000


根据常玉画作全集纪录,目前已知只有四幅越一米高并以红底菊花为题之画作,其中两幅已被公立博物馆永久收藏,本拍品为仅有两件私人收藏之一。《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流传有绪,曾被各国著名藏家入藏,而作品于2005年佳士得上拍后,至今十五载从未现身拍场。


在今年香港佳士得“现代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中,常玉《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以4500万港元起拍,经过数轮激烈竞逐,于1.67亿港元落槌,加佣金1.916亿港元(折合人民币1.732亿元)成交,刷新常玉静物画作拍卖纪录。

中国艺术市场年度TOP10艺术家


TOP1 常玉

年度成交额:9.547亿元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今年是常玉作品市场来势汹汹、全面爆发的一年,年度成交额过9亿元人民币,达到历史性高点。相比2019年全球艺术家第16位的排名,凭借六件过亿、多件高价成交的作品成为仅此于巴勃罗·毕加索的艺术家。其中,两件作品打破系列拍卖记录:《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以1.916港元(折合人民币1.731亿元)刷新花卉及静物系列新纪录、《八尾金鱼》则以1.702亿港元(折合人民币1.441亿元)破动物主题画作记录。而裸女系列中,《绿色背景四裸女》虽不及2019年上拍的最高记录《五裸女》,但在全球市场表现不佳、藏家观望的情况下,依旧以2.583亿港元(折合人民币2.634亿元)的超高价仅次于《五裸女》成交,首度跻身全球艺术品前十。


TOP2 赵无极

年度成交额:9.087亿元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2018年至今,赵无极一直凭借强有力的香港市场位居全球第三位。以往赵无极的世界排名一直高于常玉,但随着常玉作品市场的爆发,今年却以五千万元差距在年度成交额上低于常玉。此外,赵无极的作品市场在2018年到达高点后走势趋弱,虽然在市场表现上仍傲视群雄,去年和今年的同比下跌幅度均超过两成,这也是常玉作品市场后来居上的原因之一。


在赵无极的主场香港,今年有三件作品破亿成交。这三件都为六十年代前后的佳作,在今年被推迟的春拍中呈现:《20.03.60》、《18.11.59》、《19.11.59》,全部进入赵无极作品TOP10。


TOP3 张大千

年度成交额:7.907亿元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张大千的作品市场在2010年之后便保持在较高的水平,市场表现极其稳定。虽然在2011年市场泡沫后有所下降,但十年以来常有精品上拍,年度成交额从未跌出过全球前十位;包括今年在内,张大千在中国书画板块也长期保持在总成交额第一。


2020年,艺术家最高成交价的作品《竹林幽居》仅以3910万元成交,较去年最高价作品的低了1亿元。而从量价层面上看,虽然年度成交额仅有7.907亿元,同比有所下滑,但作品成交量也有较大的降幅,故本年度上拍的张大千作品在质量和均价上仍能保持较高的水平。


TOP4 齐白石

年度成交额:6.57亿元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同张大千相似,齐白石也常年位列中国书画市场前三甲,其作品市场十分优异。2009年,齐白石作品的成交额便陡然从58位跃升至全球第三,此后十余年间很少跌出前十。2020年,齐白石作品的成交额为6.57亿元,同比并没有出现显著下滑,在全球艺术市场表现弱势下依旧坚挺,在全球艺术家中排行第八位。


近年来,齐白石不少重量级的藏品在2017年前完成新一次转手,包含2017年成交的、至今仍是中国艺术品拍卖纪录的《山水十二条屏》等,近三年少有超高价作品现世。本年度齐白石最高价的作品为《致杨度工笔花虫册》,在中国嘉德以4600万元成交,在其作品成交价榜单中仅为26位。


TOP5 傅抱石

年度成交额:6.111亿元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虽然世界排名波动较大,但傅抱石在中国书画板块的位置一向稳定在前十。2020年,艺术家作品市场在成交额方面出现了逆向回暖,同比上升11.3%,使其在全球艺术家榜单中上升,当前位列十一。


近年来,傅抱石作品在超高价区间的表现也可圈可点。2017年,三件作品破亿成交,助力艺术家市场达到高点;此后,近八成亿元级别的作品集中在近四年成交,昭显傅抱石作品市场的强劲。2020年,《大涤草堂图》和《二湘图》分别以1.38亿元和1.047亿元在中国内地成交,进入艺术家成交价TOP10榜单,着力推动市场上行。


TOP6 吴冠中

年度成交额:5.636亿元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吴冠中作品的市场当前处于2011年泡沫之后市场逐步回暖的阶段中,艺术家的成交额世界排名近年来也多有波动。2020年该市场的成交额为5.636亿元,同比有所下跌;成交量同比则减了一半。但其作《北国风光》在今年香港秋拍中破亿成交,位列历史第三。该作不仅造就了吴冠中油画市场的另一高峰;也以毛泽东诗词如画的立意,成为红色革命题材作品市场中的佼佼者。此外,含《北国风光》在内,今年上拍的吴冠中作品不少在香港苏富比上拍,在作品成交价中占了前六席,显示出拍行对吴冠中市场的关注。


TOP7 吴彬

年度成交额:5.129亿元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吴彬是中国国画大师,明代宫廷大画家,晚明人物“变形主义画风”和“复兴北宋经典山水画风”的主要倡导者和领导者之一,享有“画仙”之誉。吴彬作品现存不多,每年的成交量以个位数计。今年,吴彬共有三件作品上拍,其二流拍,而成交的作品正是摘取中国市场年度成交价榜单桂冠的《十面灵璧图》。该作以5.129亿元的成交价成为中国古代书画的最高价,同时使得吴彬凭借单件5亿多的价格成为艺术家榜单第七位。


TOP8 朱德群

年度成交额:3.291亿元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作为“留法三剑客”的一员,朱德群作品的市场表现近年来一直弱于赵无极、吴冠中,在市场中逐渐掉队。2020年是朱德群诞辰百年,基金会送拍其毕生唯一一件五联屏巨作《自然颂》,希望为其作品市场注入一剂强心针;结果也恰如所料,疫情之下,该作依旧成功接受了考验,以1.137亿港元(折合人民币1.027亿元)成交,成为朱德群作品的成交新纪录。该作也贡献了艺术家年度成交额的三分之一,使其8年来首度进入全球艺术家前三十。


TOP9 徐悲鸿

年度成交额:3.002亿元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2011年以后,徐悲鸿的作品市场就出现了后续乏力的情况,在成交额和成交量上的表现都不尽如人意。2020年,艺术家作品成交量是200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数量不及百件,同比下跌36.5%。而年度成交额则仅有3亿,同比下跌15.8%;但在全球艺术市场走低的情况下,徐悲鸿在全球艺术家中的排名却稍有回升,为26位。


从高价作品上看,其高价记录大多在2010、2011年前后创下,除2018年成交的《天马六骏》外,近年来再无过5000万的作品。2020年的最高成交价则由《红豆情思》实现,含佣3680万元。


TOP10 黄宾虹

年度成交额:2.585亿元


2020年度中国艺术市场焦点回顾


黄宾虹作品的市场在2017年达到了历史性高点,随后便逐渐回落。2020年,其成交额仅有2.585亿元,同比下跌8.26%;成交量则同比下降43.66%,回归到2009年的水平。但横向比较全球艺术家时,黄宾虹今年排名第三十,较去年上升了近20位,显示出全球艺术市场环境的恶化。


本年,黄宾虹作品的最高价由《高阁清话》实现,连佣4542.5万元,位列艺术家成交价榜单第七位。


*本文数据统计时间截至12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