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AArt上海城市艺术博览会回顾


2020年第九届上海城市艺术博览会(以下简称AArt)于11月在上海衡山路十二号华邑酒店举办。据《艺术市场》报道,因新冠疫情各国与地区封锁,本届艺博会有近70%的过往合作画廊机构无法参展,举办日期亦从往年的春季挪至11月。2019年AArt使用了华邑酒店两层空间做展,而今年的规模缩减了一半。

▲第九届AArt上海城市艺术博览会现场,城市创新秀单元

今年AArt加入了热闹的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月,并成为其中心会员。AArt是一个混合性(Hyper Genetic Model)的艺术博览会,除画廊与艺术机构外,展出方中也包括文化跨界品牌和珠宝等;主办方自身亦策划举办了“城市创新秀”主题单元,由各方评委遴选的30多位青年艺术家,在第九届AArt 展间内展出他们的创作。

▲第九届AArt上海城市艺术博览会现场,LUEUR Jewelry璐迩珠宝展间


▲第九届AArt上海城市艺术博览会现场,“有节有礼四十年:元祖跨界艺术特展”

此外,AArt联手参展方“时代空间”与场地方“衡山路十二号华邑酒店”合作策划公共艺术展“遇见——雕塑长廊计划”布置于酒店长廊中,此公共艺术展在AArt举办期间为访客们创造了良好的专业气氛与环境。展会中的另一亮点是主办方在今年创立了藏家俱乐部“澄意会”,会员缴纳的会费可以全部使用于AArt博览会的现场艺术品购买,这为参展艺廊扩大了销售机会,带来了有效的流量。

▲上海衡山路十二号华邑酒店中庭花园

在本届AArt中,近30家与会艺廊所带来的作品媒介多集中在架上绘画与雕塑。而在“城市创新秀”板块中,主办方亦要尽量覆盖到私人藏家可收藏的大部分媒介,包括国画、油画、水彩、雕塑与陶瓷等等。根据主办方所提供的材料,此次参展画廊所带来的作品多集中在千元至10万元区间,但其中与会画廊也带来了较高单价的古典及现代主义绘画作品(售价为几十万元至数百万元)。

▲泰奥多尔•卢梭(法国),《森林》,1850,油画,19 cm × 27.5 cm,图片由上·美术馆提供

▲中原千寻(日本),《向KAWS致敬 Pay Tribute to KAWS》,2019,艺术微喷油画布,图片由传承艺术中心提供

作为酒店艺术博览会,上海城市艺术博览会对参展商有着比较精确的选择:即以所售作品价格相对贴近“大众藏家”的艺术品交易商为主。在当下,艺博会在画廊销售与客户拓展层面上的重要性与日俱增,但参与一次艺博会的成本不低,并且收益往往未知。酒店博览会的明显益处是能有效降低参展商们的出行与布展成本。并且,因酒店空间的特殊性,展商们所摆置的作品在观感效果上十分接近于藏家家中的“挂墙效果”,这样直观的成果在理论上缩短了有效协议的时间。

▲第九届AArt上海城市艺术博览会现场,上·美术馆展间

酒店艺术博览会的邀请环节往往难于在展览中心等举办的艺术博览会,若流量不做控制,就可能会造成不好的观展体验或安全隐患。但艺博会又是一个重社交的场合,意味着专业的与会者的层次越多样,展会的氛围越好。作为已有八届举办经验的AArt,在2020年里维持了往日水准,另AArt在此的准备并不限于艺博会客户邀请环节,“澄意会”藏家俱乐部的筹备与展会的品牌合作等亦能体现主办方在开展之前的工作。

▲梅琳玉,《摆盘之道》(系列),2019,瓷,城市创新秀单元

2020年新冠疫情对于艺术界是全方位的打击,AArt也面临巨大挑战。一来是主办方多年以来攒下外部资源如画廊群与客户无法入沪,二是在所有市场里,中小型企业的抗击打能力都是偏弱的。

让我们来看图一来估测艺术行当的整个生态:当画廊能够经营艺术圈的稀缺资源如“现代大师”单元时,他们一定更易于生存,因为一件单品的交易就可以赚到不菲的佣金,但这样的优势不是所有的艺术品交易商都能拥有的。

▲图一:2019年各品类作品价格中位数,Arts Economics (2020)

与此同时,聚焦于本土或成长型艺术家的“中小画廊“在整个市场中有不可否认的积极作用。在全球艺术一级市场中,小于5000美金的艺术品占据市场总销售量的一半(47%,见图二),这些小额的交易提供了艺术市场的大量流动,是艺术市场中一股不可忽视的活力源泉。


▲图二:2019年艺术交易商在各个价格区间的销售份额比重,Arts Economics (2020)

AArt在2021年即将迎来十周年,期待它凭借多年的经验与独特的模式,在未来的艺术市场中持续运作,释放更多能量。

撰文 | Richard 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