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魏蔚:两个月时间完成身份转换,来自厉为阁合伙人的市场洞察


今年10月,魏蔚正式出任厉为阁(Lévy Gorvy)亚洲合伙人兼主席。她曾任佳士得亚洲区总裁及主席,于麦肯锡工作十余年,为麦肯锡大中华区的首位女性董事合伙人。


魏蔚的加入无疑夯实了厉为阁在亚洲市场的实力。上任两个月时间,魏蔚便已快速地熟悉并进入到画廊的工作中,在了解厉为阁日常业务的同时,考察了11月上海举行的兩大艺博会,同时还忙着筹划11月27日至30日举办的香港首场线下艺博会“艺荟香港(HK Spotlight)”。在此时机,艺术市场通讯采访到魏蔚本人,与我们分享两个月中她的工作体会与对两地市场的感悟。


魏蔚,厉为阁亚洲合伙人兼主席,摄影:Coco Yang


疫情下香港首个线下艺博会

为什么选赵无极作品参展?

“艺荟香港”是巴塞尔艺术展与典亚艺博的首次合作,也是疫情下香港首个线下艺博会。此次展会主办方要求每家画廊仅呈现单个艺术家个展。对于这个要求,魏蔚做了进入厉为阁后的第一个决定——呈现赵无极人生最后十年中三件不同媒材的重要作品——一幅蓝色油画《21.11.03》和两幅大型纸本水墨作品《无题》。


当问及为什么选择赵无极时,魏蔚表示,既有偶然也是必然。厉为阁以二级市场业务为主,因此比较倾向于选择二级市场蓝筹艺术家。结合画廊的特性,以及考虑到区别于其它同行,厉为阁选择带来更受亚洲市场青睐并已获市场公认的的艺术家作品。


另一方面,由于此次艺博会通知仓促,画廊需要在短时间内寻找到令藏家满意的生货。第一时间,魏蔚便联想到与厉为阁有着长期良好合作关系的赵无极基金会,在双方协商之下,带来了此次的三件赵无极大作。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基金会首次允许画廊将这三件作品带到亚洲。


三件作品有着各自特色之处。蓝色油画《21.11.03》唯一展览记录为瑞士皮埃尔加纳达基金会,作品彰显了赵无极在新千禧创作中呈现的自发、自由。魏蔚透露,不少亚洲藏家都非常喜欢赵无极晚年的蓝色抽象作品。


赵无极《21.11.03》

2003 年作 油彩 画布

195 x 130 厘米 (76 3/4 x 5 13/16 英寸)

© 纽约艺术家权利协会(ARS) / ADAGP,巴黎

摄影:Julien Gremaud


另两件水墨作品《无题》更是此次厉为阁所希望呈现的“重头戏”。这批作品创作于2006年,是赵无极为北京国家大剧院项目所创作,共八幅。2018-2019年间,巴黎市现代艺术博物馆(Musée d'Art Moderne de la paris)携手法国赵无极基金会举办“赵无极:无言的空间”,展览以艺术家在上世纪50年代至2006年创作的大型绘画作品为主,其中这批未曾展出过的水墨作品成为整场展览的焦点。


赵无极《无题》

2006 年作 水墨 纸本 裱于画布

274.5 x 213.5 厘米 (108 1/16 x 84 1/16 英寸)

© 纽约艺术家权利协会(ARS) / ADAGP,巴黎

摄影:Julien Gremaud

赵无极《无题》

2006 年作 水墨 纸本 裱于画布

271 x 213 厘米 (106 11/16 x 83 7/8 英寸)

© 纽约艺术家权利协会(ARS) / ADAGP,巴黎

摄影:Julien Gremaud


魏蔚告诉我们,当时没有如此大尺幅的宣纸,是赵无极为国家大剧院项目特别在上海定制的纸张。作画场所也选择在赵无极位于郊外的大别墅,他将房间的桌椅清空,直接将画纸铺在地面上创作。从当时的照片以及作品画面中仍能令人感受到赵无极当时创作时的饱含激情。


2006年夏天赵无极在法国卢瓦雷省高迪尼的工作室中。摄影:Françoise Marquet-Zao,图片鸣谢:赵无极基金会


香港与上海艺博会有何不同?

“艺荟香港”举办前夕,魏蔚来到上海参加了ART021和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魏蔚表示上海的艺博会氛围与别的城市有很大的不同。


“首先,上海‘一城双展’的形式在全球范围都是非常罕见的。不少画廊会选择同时参加两边展会,形成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同时,接连开幕的两场艺博会流量都非常旺,也让我感受到中国市场已经有如此大的容量。” 魏蔚如是说,并表示在条件成熟时,厉为阁会踊跃进驻上海。


魏蔚补充说,“西岸艺博会在结构上很像小型的巴塞尔艺博会,都是双馆结构,并都有设计和公共单元(西岸称为Xiàn Chǎng,巴塞尔称为Unlimited),严格遵循标准的艺博会规格,布展不会受到建筑物限制;而ART021则不同,会受制于原有的建筑,但主办方非常巧妙地利用时尚和品牌项目进行布展,这在海外很少见到,也让我感受到上海的海派和时尚文化。”


DIOR 展览现场图,图片来源:ART021

宇舶表展位现场图,图片来源:ART021


上海独特的气质与文化培养出一批别样的观展人群,也是魏蔚觉得上海有别于他地艺博会的地方——西方老牌艺博会上,观众群体普遍年纪较大,而上海则偏年轻。据魏蔚推测,可能是与国内目前流行的网红文化有关系,所以很多不一定是买家、藏家,但他们喜欢艺术,其中高校学生就不在少数。


买家层面,魏蔚谈到,像瑞士主要购买人群是传统豪门(old money),他们是以“藏”为目的的购买;而上海则更多是年轻的艺术消费者,魏蔚称他们为“玩家”,这里的“玩家”并非贬义,是指他们的购买行为很多时候取决于当下的喜好,有别于于老一辈以“投资”为目的的收藏,在他们身上“与艺术共生活”的概念非常强烈。这一现象也让魏蔚感受到已有一支不可小觑的新生力量进入到了市场。


第八届ART021现场,图片来源:ART021


但同时魏蔚谈到,目前上海艺博会上的作品价位与老牌艺博会仍相差甚大。她笑着分享在西岸艺博会上的趣事:一进展厅,老朋友大田秀则就主动介绍此次画廊带来的草间弥生大型花卉雕塑,并询问她220万美金的估价是否合理,在收到肯定回答后,大田秀则立马和一旁的工作人员说,“你看,魏蔚都这么说,我肯定可以卖掉。”但让魏蔚没想到的是,等她逛完一圈后,这件作品竟是她听到作品价格里最贵的一件。魏蔚说,巴塞尔艺博会上超百万美金的作品比比皆是,而上海这边主要购买力集中在几万到百万人民币以内。


大田秀则画廊展位,第七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现场,2020,图片来源: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不过魏蔚惊喜地发现,上海的这两家艺博会吸引到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私人美术馆馆长的到来,他们成为艺博会上大件作品的主要购买力。魏蔚说,“如果第一天的销售额有六千多万,至少三分之一是美术馆买走的。” 魏蔚补充道,上海的面积比香港大很多,美术馆资源也比香港更丰富,单就艺博会期间的活动就有七、八十档可以参加,艺术氛围非常活跃。因此,相比较之下,上海比香港艺博会上的美术馆购买情况更好。

厉为阁定位与商业模式的独到之处

回到厉为阁本身,能吸引到魏蔚加入的画廊有何独到之处?据魏蔚介绍,厉为阁三分之一的业务为一级市场,核心大头部分为二级市场业务。


厉为阁香港空间外景,摄影:Kitmin Lee


基于这样的定位,相对于其它艺术机构,厉为阁受疫情影响较小。魏蔚谈到,疫情以来整个艺术市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尤其是欧美,到目前为止还未进入到稳定的运营状态,也影响到整体营收。即便有丰富的线上展览形式,也始终无法完全替代线下的购买体验,尤其是作品的真实感和艺博会现场的氛围。


由于厉为阁主要业务为二级市场,因此不需要像一般画廊定期为艺术家举办展览,更多的是根据客户的需求寻找作品。另一方面,厉为阁近年来一直扎根于亚洲市场,而这次疫情对亚洲的影响相对较小,因此在面向亚洲客户的私洽业务方面,厉为阁反而取得了比往年更优异的成绩。魏蔚用八个字总结了她对今年市场的感受——欧美有货,亚洲有钱。


与此同时,厉为阁也擅长于亚洲现当代艺术的推广。在今年,厉为阁为画廊唯一代理的在世中国艺术家屠宏涛于伦敦举办了首展,取得了非常好的销售成绩——五天时间全部售完。厉为阁有意将屠宏涛的作品推向欧洲的大藏家和机构,因此仅一件因特殊情况留给亚洲美术馆外,其余全由欧美重要藏家、基金会藏购。“目前,已有多家欧美大机构预定了屠老师的画作。”魏蔚谈到,“屠老师的画,从语言角度是中国山水的感觉,但其手法和观念又十分容易让西方理解。”


“屠宏涛:一波三折”2020伦敦展览现场,图片来源:厉为阁


能让中国艺术家在欧洲产生影响力并收获喜人的成绩极其不易。因此厉为阁在挑选艺术家时十分谨慎,当然艺术家必须符合画廊严谨的调性。魏蔚笑言,“有时候好像结婚一样,承诺了就是一辈子。”厉为阁会对签约艺术家十分负责,屠宏涛便是由厉为阁亚洲区总裁李丹青负责管理,兼顾艺术家从学术、研究、推广、策略、商业的所有对接与沟通,解决其创作本身之外的事项,使艺术家能专心创作。魏蔚认为相互的信任与尊重在与艺术家的合作中非常关键。


魏蔚表示,中国艺术家在走向国际化的道路时,学术支持必不可少,也少不了机构的关注,而厉为阁的另两位创始人多明尼克·李维和布赖特·格文均在海外艺术圈有着深厚的根基和资源。同时,布赖特·格文在佳士得有二、三十年的工作经验,对市场运作思路非常清晰。


布赖特·格文(左)与多明尼克·李维(右),合影摄影:Ben Wan


强强联手后拥有的强劲的学术资源、商业运作资源,以及藏家资源是一般画廊远不能企及的。在市场运作中,厉为阁凭借丰富的经验,早已为艺术家规划好每一步该如何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