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香港苏富比秋拍将于10月3号至9号举行。作为10月6日当代艺术晚间拍卖图录的封面,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1932-)作品《抽象画(649-2)》(Abstraktes Bild 649-2)是本场拍卖中最受关注的作品之一,当前显示为“估价待询”。本作创作于1987年,正值里希特“抽象画”系列风格成熟、国际声誉节节攀升的时候,而这也是格哈德・里希特这一作品系列中瞩目惊人的早期典例。


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格哈德·里希特《抽象画(649-2)》

1987年作

油画 画布

200×200cm

香港苏富比·当代夜场 LOT 1118

估价:待询


近二十年格哈德·里希特作品市场表现

千禧年以来,格哈德·里希特的地位愈发受到艺术界的肯定,尤其是在2002年艺术家的大型回顾展《绘画40年》(Forty Years of Painting) 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登场,这一展览进一步确立了里希特国际顶尖艺术家的地位。


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格哈德·里希特与其作品


整体来看,格哈德·里希特作品的市场表现在2007年后就跃升了一个新的台阶,即使受次贷危机、国际经济形势恶化的负面影响,但年度成交额和成交量长期以来,都稳定在一个较高的水平。虽然近几年总成交额有所下降,但年成交量始终维持着上升趋势。


从二级市场的数据统计来看,其作品近年来最高成交价出现在2015年,当年他凭借《抽象画》(Abstraktes Bild,1986)以3038.9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89亿元),打破了自己分别在2012年和2013年创下的“最贵在世艺术家”成交记录。


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不仅二级市场成交结果可喜,里希特的作品在一级市场上也有不俗的表现。就在2019年瑞士巴塞尔艺博会上,里希特的 “照片绘画”作品《集会》(Meeting,1966)就以2000万美元售出,创下近三年瑞士巴塞尔艺术展的单件最高价作品销售纪录。而这一价格,也是目前艺术家在一级市场成交上的一件重量级爆点作品。


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格哈德·里希特《集会》


从价格区间上看,里希特作品的市场并没有呈现出艺术市场一贯的“两极分化”态势——低价区间量大成交额低、高价区间量低但总成交额高。作为当世最顶尖的艺术家之一,里希特的作品平均质量很高:处在高价区间(100万元以上)的作品在成交量和成交额分别占到了79%和97%,这也意味着市场上里希特的作品,往往都是展现其创作实力的精品。


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出生于1932年的里希特不拘创作风格、勇于探索,敢于在浪漫主义、照相写实主义、抽象表现主义、极简主义、构成主义和波普艺术之间跳转,在欧美市场上的认可度极高。据统计,其市场主要集中在美国和英国,两地的总成交额合计占比约95%。


近年来,中国艺术市场的体量一直维持在世界前二,也逐渐有更多的西方现当代精品亮相拍场。里希特的另一力作《霜1》(Frost 1)在今年的佳士得香港创下国内最高的成交纪录,成交价高达7925.5万港元(折合人民币7159.7万元)。这也是在英美两地外最佳的成交记录。本次香港苏富比选择将这件《抽象画(649-2)》在香港上拍,不仅显示了对艺术家作品市场的信心,更是对我国艺术市场购买力的肯定。


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格哈德·里希特《霜(1)》

1986年作

油彩 画布

140×100cm

伦敦苏富比,2015年2月

成交价:USD 2,840,000 (RMB 21,795,854)


代理格哈德·里希特的是玛丽安·古德曼画廊(Marian Goodman Gallery),两者的代理关系始于上个世纪80年代,一直持续至今。画廊一直着力提升里希特在世界各地的影响力,常举办里希特的个展,最近的一次就在今年年初,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布劳耶分馆(因为疫情缘故,后者的展览只进行了九天)同时推出了艺术家的最新个展,其中包含艺术家近三年的新创作。


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格哈德·里希特个展现场,玛丽安·古德曼画廊(纽约)

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格哈德·里希特:终究是绘画(Gerhard Richter: Painting After All)”个展现场,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分馆


艺术生涯中历久弥新的经典创作

格哈德·里希特的艺术生涯始于1960年代。最初,里希特主要探索照片图像与绘画之间的关系。他以相片为素材,创作出标志性的“照片绘画”系列,其中比较知名的包括上文提及的《舞会》以及《米兰教堂广场》(Cathedral Square, Milan),后者曾于2013年上拍,并以购入价的十倍创下当时在世艺术家的成交纪录。


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格哈德·里希特《米兰教堂广场》

1968年作

275x290cm

纽约苏富比,2013年5月

成交价:USD 37,125,000(RMB 230,161,189)


60年代后期至80年代初期,里希特继续艺术的探索。他的创作媒介包含油彩画布、玻璃等。他也创作了多样的绘画作品,他的具象创作涵盖风景画、天空、“蜡烛”系列、人像作品等;抽象创作从“色卡”系列到“灰色画”系列,再到1977年的“抽象画(Abstraktes Bild)”系列。


这一系列是里希特对视光学、知觉、平面、深度、空间、形状、形式、色彩与光线等元素所做的激情探索,他的探究广泛,从对物质的微观窥索,到对地质或宇宙的巨观探究。这一批作品有一种非常原始的特质,采用大胆鲜艳的颜色,图案、质感、表面与技巧纷陈,也奠定了里希特日后许多作品的基础。


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格哈德·里希特《抽象画》(1977)


"和写作经验一样,你会先有一个想法,但让这个想法继续发展则需要时间。"

——格哈德·里希特


直到1980年,他才使用一种自制的橡皮刮板来抹除和摩擦画布上的大片油彩,创作出断断续续、没有节奏感的作品。在1980至85年期间,里希特创作了多幅风格未臻成熟的初期抽象作品;自1986年开始,他决意在作品中舍弃所有刻意安排的构图形象元素与结构,主要倾向以模糊不清的擦刮手法,以及采用刮墨刀(squeegee) 来堆叠颜料。这件新工具让他可以在画布上同时涂上和抹掉颜料,形成五彩缤纷的纹理。


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创作中的格哈德·里希特


最开始出现在1986-1988年的作品中,用刮墨刀进行创作也就此成为里希特最具标志性的手法之一。随后,里希特在1992年创作了标题为《巴赫》(Bach)的四联画,让鲜艳明灿的色彩与他本人偏好的柔和阴郁色彩之间获得统一。


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格哈德·里希特《巴赫》在瑞士当代美术馆(Moderna Museet)展出


随后,里希特用这一手法创作了更多的传世作品。2006年,他就创作了抽象六联画《凯奇(Cage)》,被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的馆长尼古拉斯·塞罗塔(Nicholas Serota)称为"气势宏伟"。这组六联画实际由私人藏家所有,自2007年就作为该美术馆的长期“负债”(long term loan),一直陈列于馆内。


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格哈德·里希特《凯奇》在泰特现代美术馆展出


多年以来,里希特对此类抽象画的探索也一直没有停止。画布之外,他也结合所擅长的摄影,将颜料直接作用在照片上,随后采用刮墨刀创作出独特纹理。这一系列最早见于1986年的《无题23.3.86》(Untitled 23.3.86),近年比较知名的作品则包含2005年的《九月》(September)、以及2014年的“比克瑙”系列(The Birkenau series)等。


尽管创作媒介多元,但里希特对布面油画上代表性的“抽象画”系列有长久的偏爱。从他的代理玛丽安·古德曼画廊官网也可以看到,最近如 2015年,他就延续了“抽象画”系列,最新的作品包括《941-1 抽象画》(941-1 Abstraktes Bild)、《941-4 抽象画》(941-4 Abstraktes Bild)等。


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格哈德·里希特《抽象画(941-1)》(2015)


“我从1976年开始创作小幅抽象画,在当中实践从未尝试过的做法:随心所欲地绘画。当然我后来意识到这手法并非全属偶然。它只是让我走进另一艺术境界的途径。假如我不知道结果如何,没有明确的图像,也没有照片,那么随机出现的题材与时机就担当了重要角色。”

——格哈德·里希特


1986-1988年内系列作品收藏价值极高

里希特创于1986至1988年的作品有很多属于重要馆藏或知名私人珍藏,足证此时期的艺术家抽象作品前无古人,是他壮阔雄奇的事业旅程的巅峰成就。


据苏富比拍卖行的统计,同一时期的18幅大型作品中,有13幅存于世界各地机构、私人藏家和公司企业的著名收藏,包括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以及蒙特利尔美术馆等。


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这一时期的创作同样也是二级市场中备受追捧的系列。系列的最高成交价由创作于1987年的同名作品达成,成交价折合2.84亿人民币。而这一价格也是里希特作品市场的最高价,当年里希特正是凭此作拿下了“最贵在世艺术家”的桂冠。


这件作品的尺幅也是里希特作品在二级市场之中的佼佼者,本次上拍的作品《抽象画649-2》或许难以匹敌。


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格哈德·里希特《抽象画》

1986年作

油彩 画布

300.5×250.5cm

伦敦苏富比,2015年2月

成交价:GBP 30,389,000 (RMB 284,275,024)


但从里希特作品高价榜单也可以发现,高居第二位的是同样创作于这一时期的作品《A B,静止》(A B, Still)。该作品色彩艳丽、迷幻纯粹,呈现给观者充满活力的视觉刺激。单从尺幅上看,这件作品仅略大于《抽象画649-2》,当年的成交价超2.33亿人民币。


秋拍巡礼|西方大师格哈德·里希特:当代艺术巨作再登亚洲拍场

格哈德·里希特《A B,静止》

1986年作

224.8x200cm

纽约苏富比,2016年11月

成交价:USD 33,987,500 (RMB 233,430,632)


据统计,包含上文所述的两件,里希特成交价最高的10件作品中,有5幅是创作于1986-88年间的大幅抽象作品;有6幅属于“抽象画”(直接被命名为“Abstrakte Bild”)系列,其中最晚的创作时间为1994年。足见市场对这一时期、这一系列作品的认可。


由此可见,在近年来里希特市场火热、高规格个展纷纷举办的背景下,88岁高龄的格哈德·里希特的巨作必将在亚洲证明自己的价值。可以想见,本次上拍的这件《抽象画649-2》的成绩必然不弱于同系列其他作品,为里希特壮阔雄奇的艺术生涯再添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