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美术馆收藏(一) | 合美术馆:研精钩深

藏品是美术馆的立馆之本。在民营美术馆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当下,买买买已成为有实力的民营美术馆扩充馆藏的选项之一。论藏品的规模与体量,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是国内民营美术馆中的佼佼者。而藏品的积累需要大量的财力,尤其在中国艺术捐赠、艺术公益体系发展尚不健全的背景下,构建庞大的馆藏体系对多数民营美术馆来说都是一大难题。


如何在有限馆藏的基础下构建民营美术馆的特色之路,将是当下民营美术馆关注与探究的重心之一。在众多民营美术馆之中,位于武汉的合美术馆就在馆藏的建立和运营实践中寻找到一条突破之路,形成并确立了适合其发展的独特方向。

合美术馆

所在城市:武汉

收藏方向:当代艺术的长期追踪

创办者:光谷联合集团

馆长:黄立平(武汉光谷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执行馆长:鲁虹(国家当代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批评家)

开馆时间:2014年

开馆展:“西云东语——中国当代艺术研究展”,2014年

机构性质:2015年登记成为湖北省文化厅主管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公益性民营美术馆

理念和宗旨:秉承“学术性、国际性、开创性”,强调艺术家个案研究,侧重扶持艺术创新力量

展览展示情况:建筑面积为10000m²,拥有10个独立展出空间

配套设施:典藏画库、书吧、咖啡厅等

票价:无门票




以“当代艺术研究”为方向

合美术馆的收藏体系建立在“见证当代艺术的发展成果,记录当代艺术的变革历史,推动当代艺术走向未来”的宗旨上。


2014年,合美术馆正式对外开馆。开馆展为“西云东语——中国当代艺术研究展”,开宗明义地提出了“当代艺术研究”的使命。展览汇聚中、美、法、德、意87位当代艺术名家集油画、水墨、影像、雕塑、装置共210件当代艺术作品。


开馆展的历史缘由来自1993年在德国展出的由戴汉志、岳恒与史密特策划的“不是浪潮的浪潮——中国前卫艺术展”。然而虽然展出的主题是中国前卫艺术,但在一定程度上该展还存在“西方化”的问题。相隔20多年,中国当代艺术在不断进步与发展,从而形成具有中国特点的当代艺术,其中一个极为重要的特点就是:在寻求当下表达时,优秀的艺术家们不仅十分注重向西方的艺术传统学习,也很注重向中国的艺术传统与现实学习。


执行馆长兼策展人之一鲁虹撰在《开启“再中国化”的历史进程——关于“西云东语:中国当代艺术研究展”》中提到,合美术馆有着长期清理与推介中国当代艺术的学术定位。所以下一步计划通过不同的学术命题,以向国内外学者、艺术家、收藏家与观众多维度地呈现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创作成就。由此为基点,合美术馆开启一系列的当代艺术家样本研究。



关注艺术家的持续发展

合美术馆的收藏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其一,自改革开放以来,为视觉艺术的创新发展作出重要贡献,并被记录于历史文本之中的艺术家作品。作为一个年轻的美术馆,面对艺术家“成名作”、“杰作”过于抢手的实际情况,合美术馆选择深挖艺术家成名之后新的拓展和持续的创造;其二,当代艺术的文献、手稿以及各类研究出版成果所构成的历史档案,并以此为基础形成一个有国际影响力的研究中心;其三,在全球化时代背景中出生、成长起来的新一代艺术家的创意成果——未来的艺术形态在很大程度上将与这些年轻艺术家的工作有关,另一方面,与合美术馆一同成长起来的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也相对更容易跟踪与收藏,同时意义深远。


合美术馆的收藏体量并不庞大,但却并不妨碍其学术研究的精而专。合美术馆的展览大部分基于艺术家的个案,其中不乏馆藏艺术家作品的展览。合美术馆的展览主要以两条线出发:一是致力于美术史的清理,专注呈现优秀艺术家的研究展,如方力钧、王广义、张晓刚、徐冰、苏新平、毛旭辉、张大力等一系列对当代艺术史产生重要影响的艺术家的研究展;二是注重对艺术新秀的推介,推出了如周褐褐、吴振华、柯明等一批年轻艺术家,给予他们展示最新创作的舞台。


统计合美术馆创办至今所举办过的所有展览,共计48场。其中22场为青年艺术家推介展,13场为研究展,可见合美术馆将“强调艺术家个案研究,侧重扶持艺术创新力量”已贯彻落实在展览上。其中尤其是研究展,策展人会系统地梳理艺术家在各个时期的创作实践和思考,配合讲座、研讨会、公教活动等,将晦涩、复杂难懂的当代艺术层层剖析揭露于公众面前。

“深度阅读——对话毛旭辉”讲座现场,来源:合美术馆

为了更好的落实艺术家个案研究,2016年合美术馆正式成立“中国国家当代艺术档案库合美术馆中心”,聘请方力钧为中国国家当代艺术档案库主任。这意味着合美术馆中国国家当代艺术档案库正式成立,也标志着“中国国家当代艺术档案库”走向实体阶段。


合美术馆在丰富实物档案库的同时,也在完善电子档案库的建设。并且,合美术馆还将会为曾在馆内举办过展览的艺术家资料,以及湖北地区部分艺术家、批评家的资料纳入到档案库。截止2020年3月,合美术馆已对173位艺术家建立个人档案。

合美术馆艺术家档案,来源:合美术馆


艺术家个人档案的建立和运用,是对中国艺术生态建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档案中会包括艺术家创作的历程、创作特色等进行理性和学术的梳理。试图从建立档案的过程中去发现隐藏在艺术家光环背后的真实状态和创作事件缘由,为中国当代艺术史研究提供一个可查询的资料库。


除此之外,自合美术馆创办以来,每年均会出版《合美术馆年鉴》。年鉴中会系统回顾美术馆一年来所做的事,包含艺术展览、公共教育、学术研究、档案库建设、藏品精选、媒体简报(美术馆的传播影响力)及大事记。在回顾的同时,也是对美术馆成长的记录。

合美术馆年鉴,来源:合美术馆


有限的藏品下要如何打造收藏展?

合美术馆在办馆之初曾立下尽快举办收藏陈列展的目标。“合美术馆收藏展·2018”就是对当初诺言的兑现。由于建馆才三年有余,收藏也较为有限,仅展出馆内自藏的37位艺术家的48件(组)作品。


由于数量与规模的限制,因此展览在整理和组织过程中尽量弱化了展览的主题、线索,也没有在展陈方式上去遵循某种线性逻辑,展品的选择标准仅是在于它是否直观地呈现了每位艺术家创作时的真实。

“合美术馆收藏展·2018”海报,来源:合美术馆

虽然如此,合美术馆依然在细节上非常注重观众的感受与体悟。为了便于观众贴近艺术家的创作语境,展览为每件藏品添加了一段简短的注解——尽可能规避观众对作品观念的主观推断和解读,并试图以较为客观的视角对创作背景加以描述。


展览共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的作品由六十年代及以前艺术家的创作为主;第二部分的作品则以七十年代及以后艺术家的创作为主。虽然没有明确的线索,但展览还是从展厅的视觉感受和气质的呈现上还是尽力去契合了艺术家身处的时代和场域。选择这样分类对照的展陈方式,一方面是比较两代人的文化差异,另一方面也利于体现时代变迁与发展的足迹。


展览第一部分,呈现的是艺术家所经历的年代夹处在两种不同文化的交锋下:一方面仍旧延续传统的影响,另一方面也遭受到外来文化涌入所带来的思想冲刷。面对社会转型导致的价值失范、物质和信仰骤变造成的无所适从,这些艺术家从历史与文化的宏观视角出发,展现了生命欲望在社会中的浮沉煎熬,叩问着自我存在的精神处境,从而创造出代表一代人文化记忆的视觉符号。

“合美术馆收藏展·2018”展览现场,来源:合美术馆

在展览第二部分,消费文化的热烈气息不期而至。物欲的膨胀、人文的失落、个人意识的觉醒,促使年轻一代的艺术家徘徊于个体情感的脆弱与社会现实的不安之间。身处在社会复杂的情感之下,他们表现在创作中是转向对日常生活近乎偏执的记录,对周遭情绪微妙变化的捕捉,以及对自身与社会问题间悬殊的对立性的关注。

“合美术馆收藏展·2018”展览现场,来源:合美术馆

虽然展览所分的两类艺术家年龄差距并不很大,而且共处于这个时代,但从细微点上仍能发现他们微妙的不同。


六十年代及以前出生的艺术家,有持续三十年以上的艺术创作经验,无论在形式语言及媒材方面的拓展成效均更为显著一些;即便是观念形态的表达也没有完全脱离形式审美框架。比如艺术家尚扬,其风格转型期的代表作《剩山图2》,基本范式的形式审美痕迹仍旧十分明显;而七十年代后来的年轻艺术家,则更强调观念的直白表达,有些甚至追求绝对概念,如耿雪、柯明、唐骁、詹蕤、蔡雅玲等。他们身处于强烈的时代变革期,他们的思想冲击力毫不逊色于其艺术前辈们,这就是属于他们的优势。

尚扬《剩山图2》,布面综合材料,306x683,2014

唐骁《04无题》,丙烯木板,110 x 110 x 30cm,2015

合美术馆的应变能力与美术馆运营上的突破思维,为其赢得了《中国美术报》颁发的“2018最具影响力艺术机构”的称号。事实证明,藏品体系的建立对美术馆而言虽然重要,却并非是评判美术馆好与坏的唯一标准。


小结:在国内民营美术馆中,合美术馆在信息透明化方向上相对领先,但却仍受困于捐赠短缺。在其官网上虽有显示“合美术馆面向社会接受艺术家和收藏家等有识之士的作品捐赠”,但在具体的机构与个人捐赠名录中均是空白,这一点相信是目前大部分民营美术馆的现状。然而,在扶持政策与捐赠体制不完善的前提下,民营美术馆还应就自身的情况找寻并打造更适合自身的展藏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