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思远、尤伦斯夫妇背后的神秘艺术顾问——吴尔鹿


他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与陈丹青是老同学;后留学美国攻读艺术史,其专业性被业界公认;陈逸飞总尊称其为“博士”;

他将中国艺术推向了国际市场,使许多西方买家成为中国艺术品的重要藏家,如安思远、尤伦斯夫妇等;

他说服佳士得总部于1991 年在香港开拍首个中国油画板块;使中国当代油画在国际市场价格上涨1000到4000 倍甚至更多;

他是艺术顾问、是画廊主、也是藏家,是活跃于各大艺术品拍卖场的社会名流;他还是艺术圈著名的点金胜手,能被他看上的艺术家和作品必会价值不凡。

他就是中国艺术收藏界绕不开的人物——吴尔鹿。

这个名字对于初入艺术市场的人而言,或许很陌生,关于他的报道也少之又少,然而他却是过去近三十年来中国艺术市场的重要推手。


▲吴尔鹿



开启安思远碑帖收藏的辉煌之路



安思远之于中国古代艺术品,是泰斗级的传奇收藏家,其身后的藏品拍卖更是成为拍卖史中重要的一笔。虽然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只有十二种(包括上海博物馆收购的淳化阁帖),但是涵盖了中国书法史的时间,从先秦到南宋,石鼓文、汉隶、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楷书、书圣王羲之的书法作品、三国时期很有特点的《天发神谶碑》、北宋最有名的《淳化阁帖》、南宋的《群玉堂帖》等等,各种最具有代表性的书法精品都包含在其中。


▲北宋祖刻《淳化阁帖》其中三卷


一个外国人要如何喜爱上看不懂的中国古代艺术,甚至成为中国古代艺术品收藏的“黑老虎”?吴尔鹿在这之中有着十分关键的作用,他不仅影响了安思远开始注意到中国的善本碑帖,更促使他收藏了其人生中的第一件古籍善本。

1983年,吴尔鹿留学美国攻读艺术史。1986年,他来到安思远家打工,帮其整理收藏的古物。当时的安思远对善本碑帖一类的收藏并不感冒,会收购中国的书籍、画谱、拓片,但唯独碑帖除外。安思远曾以个人经历告诉吴尔鹿,珍贵的善本碑帖在外国人眼里只是装饰品。

然而吴尔鹿所表现出的对善本碑帖的那股强烈的热情让安思远为之动容,也激起了他的好奇心。1987年,吴尔鹿在纽约苏富比上以一万多美元拍下了罕见的碑帖《晋唐小楷》,这个价格可是当时吴尔鹿半年的薪资。安思远知道后很诧异,询问价值何在?在此机遇下,吴尔鹿便开始为其讲解背后的价值与重要性。


▲《晋唐小楷》等十一种安思远藏善本碑帖


“我就给他找出一本当时罗振玉卖给日本人的目录,唐伯虎的画200大洋,沈周的画300大洋,然后宋拓的《狄梁公》,还不是宋拓里最重要的,3000大洋。中国传统文人的收藏价值体系和今天是完全不一样的,自从乾隆嘉庆之后,文人开始介入收藏,首推的就是古籍善本,这是最有价值的收藏品。” 吴尔鹿如是说。

身为艺术品商人的安思远,虽不深谙中国书法和碑帖在中国的地位,但从吴尔鹿的描述里已窥见其商机。时隔一天,便通过日本助手从吴尔鹿手中以两万美元的价格将《晋唐小楷》购得。自此,吴尔鹿便成了安思远的收藏顾问和“掌眼人”。


▲左起:安思远、启功、吴尔鹿


1994年,在佳士得“中国古代书法拓本拍卖”专场上,出现香港著名藏家李启严所藏《淳化阁帖》第四卷。吴尔鹿告诉安思远,德国政府正以300万元美元购进古腾堡插图本《圣经》,《淳化阁帖》可以与之类比。

安思远听从了吴尔鹿的建议,竞拍购得了《淳化阁帖》第四卷;1995年,安思远又以28万美元的价格在香港佳士得上再次竞得《淳化阁帖》的第六、七、八卷,此三卷原为台湾收藏家吴朴新“思学斋”所藏。

2003年,在经多方努力和安思远的成人之美下,上海博物馆以450万美元的价格购回了这几卷《淳化阁帖》,将其列为我国一级文物,成为当年轰动一时的新闻。而这则事件也再次验证了吴尔鹿的收藏鉴识能力。


▲《淳化阁帖》部分


2018年11月20日,在中国嘉德秋拍大观之夜上,“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以1.926亿元成交,创造了金石碑帖拍卖的世界纪录。吴尔鹿也出席了该场拍卖会,这是其三十多年后再次见到旧拓晋唐小楷,回想起自己与安思远之间的这段缘分,感概颇多,未曾想自己竟无意间促成了安思远日后的善本碑帖收藏。



尤伦斯夫妇早期的重要艺术参谋

吴尔鹿在尤伦斯早期收购中国艺术作品的过程中也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据尤伦斯夫妇回忆,吴尔鹿是那个带他们入门的人。在他的引领下,尤伦斯夫妇从中国古代书画入手开始了中国艺术品的收藏之路。

尤伦斯夫妇早期的收藏重点是收藏宋、元、明、清等时期的书画,并且有着公认的非常高的收藏水准。而能有此成就少不了吴尔鹿的功劳。


▲尤伦斯夫妇


在他的指点下,文化差异巨大的身为欧洲人的尤伦斯开始对中国古典书法、绘画和艺术史的认识有了足够的长进;他还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力排众议,将尤伦斯所藏的重要中国古代书画在北京保利进行拍卖,从而拉动了中国书画市场整体上扬,进而推动了中国艺术品市场向前发展的进程。

这场拍卖会上流出众多书画珍品,包括由吴尔鹿建议买下的《写生珍禽图》,2002年尤伦斯以2530万元的价格从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古代书画专场上竞得,与之同场竞价的还有台北大藏家林百里、北京故宫等各方,可见这件作品的珍贵。7年后,该作再现拍场,以6171.2万元的实际成交价被刘益谦购得。

另一件为人称道的作品——“唐宋八大家”曾巩唯一传世墨迹《局事帖》也在该专场中以1.09亿元的价格被一名上海的匿名藏家拍得。该作于1996年尤伦斯夫妇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以50.8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51.91万元)的价格买下,未曾想13年后会增值23倍之多;7年后(2016年),这件备受瞩目的作品再次以2.07亿元的超高成交价落入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之手,创下曾巩个人作品拍卖纪录。


▲《局事帖》


吴尔鹿对尤伦斯夫妇在收藏上的帮助还不仅限于古代书画方面,对于开启他们最为重要的中国当代绘画收藏之路也扮演着引路人的角色。他将中国当代艺术家介绍给尤伦斯认识,并促成其购买下个人第一批当代艺术藏品——艾轩与王广义的作品。从这之后,激发了尤伦斯夫妇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浓厚兴趣……



执掌中国艺术市场风向的幕后人


在以上的故事中,吴尔鹿都以配角的角色在各类报道文章里从侧面提及,未有对其的通篇介绍,这是由于其个人十分低调的缘故。他被认为是艺术界的隐士。然而,他却是藏在大藏家背后掌握着至关重要话语权、助推收藏风向的关键人物。

曾任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的刘尚勇曾给了这样一条挑选藏家的思路:“有些人在市场里不一定被大家关注。比如说吴尔鹿,他替尤伦斯买东西,名单里没有尤伦斯,所以就选吴尔鹿,因为他代表了尤伦斯,这就很重要。”


▲著名书画鉴定专家、曾任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尚勇


在艺术顾问身份外,吴尔鹿还是藏家和艺术经纪人。据尤伦斯回忆,“当我首次见到他时,他自己住的小公寓中挤满几百件作品,我真担心万一它们塌下来”。

1990年,吴尔鹿用4万美元收购了刘小东的20余件作品,这几乎是当时刘小东个展中所有的作品。要知道当时吴尔鹿的身份已经是内地油画市场的奠基人,他的赏识使得年仅27岁的刘小东一夜之间名利双收,自此他的画被美国、法国的画廊代理。


▲青年时期的刘小东


吴尔鹿还是刘野国内市场的重要推手。1995年,刘野回国后,与吴尔鹿的明经第画廊合作了三年,为刘野在国内市场的开拓起到关键性的作用。刘野曾经在自述中这样描述:“吴尔鹿出的作品价格是在德国的一倍,在商业运作上也很成功。”

虽然可查得的关于吴尔鹿的报道并不多,但他却实实在在引导着中国艺术市场众多大事件的发生。这或许国人的通病:常常关注于市场上一掷千金的大买家,而忽略了藏家背后真正的“操盘者”。